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卢峰︰「癌毒」在吞噬中国的良心 医疗团队操控刘晓波生死



听着刘霞边哭边说「不能动手术,不能放疗(电疗),不能化疗」才真正明白哭断肠是甚么意思。

此时此刻的刘霞只怕比过去十年任何时候都无助彷徨。深爱的丈夫已在东北锦州的苦牢熬了七个寒暑,本来还有三年左右就有机会夫妻团聚,好歹有个盼望。忽然传来噩耗,说丈夫罹患歹毒非常的肝癌,并已是末期。在医学界而言,末期肝癌几乎可说群医束手,难以找到甚么有效的控制方法,更不要说治疗。就如刘霞哭着说的那样:不能做手术,不能放疗化疗只能期盼有奇迹。可两夫妇这些年来一路坎坷,要命运女神忽然眷顾谈何容易。命运女神不关爱的话,丈夫刘晓波只怕撑不了多久。刘霞想到这里,能不哭断肠!

坚持民主梦换来更长刑期

实在不明白,老天爷为何对刘晓波如此不仁,让癌症来作北京当权者的帮凶,让癌症来吞噬他的精力以至生命,令他在剩下来的日子只能为自己的生命拼搏,不能再为中国的人权、自由发声、打拼。

在北京当权者眼中,这癌症实在来得是时候。反正刘晓波这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只会替崛起的强国制造麻烦,让世人看到中国人权、自由倒退萎缩,老在提醒国际社会,中国是个践踏个人尊严与权利的专权国度。北京当权者需要的是乖乖听话、默默服从的顺民,不是能独立思考有良心良知的公民。刘晓波被视为中国的良心,让癌细胞吞噬这「良心」北京根本不当甚么一回事,更不会心痛,反而觉得省事。

北京当权者最怕那些坚持理想的人,最担心那些百折不回追寻民主自由梦的人。像刘晓波,八九民运居然老远从美国赶回来声援学生,在镇压前夕居然为了防止广场流血努力调停学生与政府。到六四镇压后被当权者拘捕入狱。出狱后刘晓波仍然四处联系知识分子、维权律师、天安门母亲……等,又发起「零八宪章运动」要求修改宪法让民众有言论集会自由,有平等开放的参政权,让中国变成一个实践普世价值及尊重公民权利与尊严的地方。坚持民主梦换来的却是更长的监禁,2009年底北京当权者以「莫须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他入狱11年,直到2020年他才有希望重获自由。

医疗团队操控刘晓波生死

北京当权者深知长期的牢狱不可能改变他争取民主自由的决心,几年后刑满出狱他大有可能再搞「零八宪章」之类的活动,呼唤民间社会的良知为中国未来奋斗,到时候他可能掀起更大的回响。正当北京当权者担心不已之际,癌细胞做了他们的帮凶,令他们不必像对付民运人士李旺阳那样出手把他来个「被自杀」,当权者怎会不觉得更省事?

据说,中国监狱当局因刘晓波病重批准他保外就医,并已成立由八位医生组成的专家组负责救治。在信息完全封闭,家人包括妻子刘霞都不能自由发布消息的情况下,当权者究竟是不是在救治刘晓波,有没有真的采用各种可行、有效的治疗外界根本不得而知,只能任由当权者掌握话语权,掌握刘晓波的生与死。事实上在共和国的历史中,连曾贵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也可以没没无闻的死在河南狱中,家人过了好一会才知道死讯,被剥夺送别的机会。也许在北京当权者眼中,刘晓波已比刘少奇幸运,至少妻子、家人、朋友、支持他声援他的人,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都知道他病危的消息。

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礼台上为得奖的刘晓波预备了一张空凳,期盼他有朝一日可以用得上,可以领到他应得的桂冠。现在看来,不但这空凳会一直悬空,只怕「中国的良心」也会变成一张空凳,无人愿坐。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