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星期五

维园的烛光再一次粉碎了北京当权者的梦



六四之夜,面对中共官方和本土分离运动的双重压力,11万香港市民聚集维园举行烛光悼念晚会,纪念28年前那个悲壮的日子,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六四悼念活动的分析评论。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20多年来,悼念六四被赋予了各式各样的政治意义,例如它是一国两制下捍卫港人言论自由的象征,甚至是检视政治人物风骨的一面镜子,好让公众了解他们在大是大非面前的立场。不过随着激进本土主义抬头,近年愈来愈多人对悼念六四不以为然,甚至漠不关心。最新民调显示,认为港人没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的比率攀升至30%,是1993年有纪录以来新高,学联和多间大专学生会也不再出席维园烛光晚会,有大学生甚至形容纪念六四‘落伍’。面对港独自决思潮冒起,今时今日纪念六四竟然变成了维系香港与中国大陆的一条纽带,确实相当讽刺。”“认为‘六四与我何干’者,既是昧于历史,也是拒绝直面当前香港的政治现实,即香港是中国一部分。内地发生的事情,无论好坏都会影响香港,并非采取回避主义、拒绝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就会有所不同。”
香港《信报》的社论称:“随着‘自决’、‘港独’等思潮近年冒起,大专院校的学生会,与开宗明义‘支援爱国民主运动’、主催‘建设民主中国’的支联会已分道扬镳,举办另起炉灶的六四集会。可是像中大学生会那样公开明言不再举办和参与任何六四活动,直指‘悼念经已走到尽头,六四需要被画下休止符’,然后鼓吹‘聚焦本土社运如鱼蛋革命’来代替关注‘六四’,这在香港还是第一遭。 尽管中大学生会此一被抨为‘无知、冷血’的声明,受到包括‘一群中大人’在内的学界与社会人士广泛批驳,且相信即使是年轻一辈,认同其极端观点的也不在多数。事实上,港大民调显示,十八至二十九岁的青年受访者当中,占百分之七十五支持‘平反六四’,比率高于其他各组别。然而,在作为未来社会栋梁的大学生群体,产生这般思绪,虽今番表现于六四问题上,但大家都明白,骨子里其实是对国民身份认同的抗拒。”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卢峰的社论称:“香港的民主运动起步较迟,八九民运及六四镇压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起点;参与及声援的人数众多(过百万人),行动最持久有力,并成了香港人反对暴政强权、捍衞人权自由的标记。28年来坚持悼念、坚持集会不是甚么行礼如仪,而是守护民主自由的价值,继承八九民运的诉求与抗争,表明坚持下去不达目标不罢休的决心。若果连这个起点都忘却,把过去几代人的努力一笔抹杀,所谓本土争取民主只是一番浅薄甚至冷血的空话,置历史与事实于不顾。”“维园的烛光再一次粉碎了北京当权者的梦。表明港人没有忘记,表明港人对民主自由人权的坚持没有放弃,表明历史与事实不容扭曲。我们不知道明年、后年、10年后八九民运的民主自由人权诉求能否实现,只知道在民主发展的长河中六四永远是值得志记的日子。”
香港《01周报》的社论称:“香港人连续28 年,在位处中国南方边陲的这片土地上吶喊着‘平反六四’,也是在不断提醒着中国的领导者:六四事件所造成的政治伤口,28 年来都没有愈合、仍然不时隐隐作痛。任凭内地的‘强力部门’无所不用其极地试图抹去六四事件的印记、不断淡化内地民众对六四的记忆,藉此令事件不断丢淡,直至将之完全脱离大众的视野,但香港仍每年有人以点点烛光,提醒六四事件的悲剧是确确实实发生过,中共仍然欠当年的死难者与其家属一个交代,只有中共愿意谦卑地承认当年的缺失、磊落地承担起当年的责任,这个心结才有望化解。” 


文章来源: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