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0日星期二

曾仁全:《人民的名义》远离普世价值



《人民的名义》电视剧(以下简称“人剧”)符合预期的大结局:公安厅长祁同伟被迫饮弹自杀身亡,副市长丁义珍逃到美国后被黑社会绑架转移非洲被击毙了,银行副行长欧阳菁判十年徒刑,商人高小琴判刑十五年,商人蔡成功被判刑十年;新新建被判无期,陈清泉判刑十八年,检察长肖钢判刑十二年,公安厅副主任程度判罪十八年,太子党赵瑞龙被判死刑,北京某部司级干部赵德汉被判无期徒刑,省委副书记高育良被判有期徒刑十八年,副国级赵立春(未露脸)被判无期。正面人物如反贪局长候亮平、省委书记沙瑞金、省委副书记李达康、市公安局长赵东来、省检察长季昌明、纪检干部易学习、老革命陈岩石、检察干部吕梁、陆亦可和林华华等“正义战胜了邪恶”,正气弘扬了,党的干部队伍纯洁了,腐败分子和邪恶势力得到了惩处,反腐“大获全胜”。

一、帮派体系是最坚实的社会基础

不难否认的是,这部电视剧许多情节符合中国大多数民众的期待,从一个侧面掀开了中国官场厚黑学的冰山一角,揭示了中国官场鲜为人知的罪恶:官员们打着人民的名义冷静地贪腐、说谎面不改色心不跳,他们把无耻当策略,把邪恶当秘籍,把人民利益当玩偶。在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的近三十年时间里,官员们披着“为人民服务”的外衣长袖善舞,以帮派、亲朋、学友活动范围为要旨:秘书帮、政法帮、同乡帮等等帮派体系是坚而不摧的社会基础,任何法律法规都是纸老虎,跟明朝末期的朋党如出一辙,社会越黑暗,他们的抱团越紧密。进入官场就是一条污水沟,一潭不流动的死水,跳下去就得染成同一种颜色,只有同流合污才有市场,象蛤蟆戏浊水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十八大以来查处的省部级贪官达一百二十七人之多,查处的处级以上官员数以万计,车载斗量,每查处一个,官方媒体不以为耻反而为荣,沾沾自喜地把查处贪腐作为战绩来炫耀。只有在中国,把反贪、反腐作为一种政绩来炫耀,官媒津津乐道的不是贪腐的丑恶,而是中共治理贪腐的伟光大,“人剧”恰好是误导和混淆人民价值观认知的一副催眠曲和麻醉剂。丑闻不丑的原因,是当政者无羞耻感,无公信力。
   
二、《人民的名义》阐述的主旨是中共制度可以“挽救”

与文革时期的经典小说《红旗谱》、《火红的年代》、《燎原》、《怒潮》《红河激浪》、《洪湖赤卫队》、《保卫延安》及样板戏《白毛女》《杜鹃》《红色娘子军》《红灯记》《沙家浜》如出一辙,如果说上面这些文艺作品是毛泽东时代疯狂的赞歌的话,而“人剧”是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制度的挽歌。它将威权政治、信息封锁、权力世袭、利益抱团描写得合情合理,情景交融。

三、“赵家人”乱政中国现实

这部电视剧对权力演绎是生动的,它向世人诩诩如生地展示二十世纪末与二十一世纪初,中国权力争斗的残忍性与复杂性,故事反映了赵立春时代——实际上是江泽民时代和胡锦涛时代政治污浊的政治形态,从一个侧面暴露了赵立春“赵家人”当权时代的乱政,影射的是江时代和胡时代权力失控,官员普遍的道德沦丧、腐败淫乱,剧情中承认“烂透了”。用省委副书记高学良的话来说:官场就是一个大染缸,体制监督拿不出良方,官员们普遍的双面人格。可以说,这部电视剧戳穿了官员们打着人民的旗号行骗与贪渎的现实。

这部五十五集的电视剧向世人展示了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那就是权力失控,权力得不到监督,正直而乖巧的省委副书记李达康、检察长季昌明等人没办法监督同级长期腐败的高育良,没办法监督和识破长期作恶多端的祈同伟,也没法监督哪怕是妻子的欧阳菁的贪渎行为,副市长丁义珍在一位神秘人物的暗中相助下逃出了国门,竟然在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瞬间不知去向、人间蒸发;赵瑞龙利用其曾担任省委书记父亲的权力掠夺和瓜分了汉东省无数的财富和资源,长达数年而相安无事。在这个仁者不见仁,智者不见智、贤者不建功业的时代,没有民主、不尊重人权的时代,哪里会有真正的监督?从人文角度来说,这部被众多中国民众叫好的电视愤血剧,仍然不可能挣脱俗套,它阐述的主旨,依然是中共这个制度的可挽救性,可挽救的原因,认为有一大批正直无私、有党性原则、有人格魅力的“党员干部”在起先锋模范作用,强调腐败与邪恶势力只是“少数人”,张扬中共制度的合法性,不可动摇性,是自欺欺人的说教。

这部电视剧又向人们透露了另一个信息:官员打着国家和人民的名义,手中拿着国家的重要资源不择手段地窃听政治对手的秘密:祈同伟、市检察长肖纲等人持有警力资源和先进的电子设备监控的不是犯罪分子,而是自己的对手,他们牙根儿没有国人。他们能调动的国家机器太强大,强大得可怕,他们能根据电话、小车在几分钟之内监控到对手的活动内容,通话内容,达到打击对手的目的。

四、“陈岩石”在中国“查无此人”

“人剧”围绕汉东省“大风厂”拆迁为故事的注脚,剧情中,看似有一大群“人民”在维护自己的权利,其实,这里的人民的角色是苍白无力的,故事的主线条是老革命、老检察长陈岩石为工人的利益在较量在抗争,如果不是“陈岩石”,破败的国企——大风厂早成为利益集团的囊中物,“人民”只是故事情节的需要,剧情把陈岩石的“共产党员品质”塑造得美轮美奂,但是最后,不是用制度来维护大风厂职工的尊严,而是用权力平衡的方式保住了大风厂。在中国无处不在的强拆事件中,难以找到第二个陈岩石似的干部站出来为工人、为农民鼓与呼,中国大地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强拆事件的背后,人民无法找到陈岩石似的影子,“人民”眼睁睁地看着工厂、田园被掠夺、被侵占而束手无策,可以说,理想化的人物“陈岩石”在中国“查无此人”。

剧情通过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政治体制治理腐败的成本之高,难度之大,因为你治理腐败是打着人民的名义,而蟥虫般贪婪的腐败官员,也是打着人民的名义在贪渎,媒体也好,社会群体也罢,都被排斥在监督环境之外,权贵相结合的游戏规则包装得天衣无缝,“人民”如何去识破呢?挖掘贪腐信息、查处贪腐分子,没有媒体的介入,没有互联网的跟踪与反馈,没有大众的觉悟,更没有反对党的穷追不舍,而是靠几个纪委干部和检察官“暗中调查”,反映出这个机制迟钝而机械,剧情给国人带来的不是信心而是困惑,不是正义而是功利。

该剧没有从深层次描写赵立春、高充良、祈同伟、高小琴、肖钢、赵瑞龙“腐败分子”对中国社会的破坏性,只是蜻蜓点水式的捞钱捞名不择手段,他们披着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外衣,人格普遍分裂,他们的罪恶不只是杀了多少人、毁了多少土地、污染了多少河山的问题,而是让这个具有悠久历史和文化传承的民族在智力上更加白痴,在道德普遍败坏的问题。

五、西方国家政治文明与中国专制政治文明冰火两重天

最搞笑的是丁义珍的出逃,到美国后“日子不好过”,“混不下去”,随时受到黑社会“胁迫”。这狗血剧情不是故事的需要,而是中国意识形态的需要,只有这种描述才符合体制的需要。试问,逃到美国等国家的贪官成千上万,有几个不是过着有滋有味的生活?

在西方国家,发现一两个贪官,都会激起社会强烈反弹,人人得而诛之的地步,其上级和下级都会颜面无光,其丑闻会昭示天下,媒体会穷追猛打,反对党会“纠缠不休”。无比干练、优秀、“把自己一生奉献给韩国”的朴槿惠因为闺密门事件没能得到韩国人民的原谅,最后还逃不脱锒铛入狱的命运;二0一五年末,美国新墨西哥州州务卿戴安娜(DiannaDuran)因为把选举捐款中的一万三千八百美元用于赌博的嗜好,结果被法院判决除赔偿和罚款二万八千美元、坐牢三十天不说,还要完成二千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向新墨西哥人和运动捐赠者写信道歉、向学校团体和社团发表一百四十四篇认罪的演讲等八项重罪,中国网友感叹“美国真是一个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斯罗格的加拿大女移民部长因涉嫌贪吃印籍难民一块比萨,被反对党一阵猛批为受贿,主动辞职,一块价值不过几美元的街头比萨饼也能把相当于我们省部级的移民部长拉下马;二00九年美国时任纽约州长的斯皮策“自费”召妓,自掏腰包“偷腥”虽然获得了妻子的谅解、但这样的“小事”硬是把堂堂州长“削官为民”,失去道德公信力的斯皮策无法东山再起,更莫说“异地为官”了。相比中国官场的厚黑与无耻,西方国家表现的不仅是自律,更重要的是透明与监督,靠的是民主与人权等普世价值的不断完善,得利于一人一票的约束力。
  
 六、没有希望的现行体制

一个水塘,死了几条鱼,那是鱼类本身的问题;如果死了成千上万条鱼,那就不是鱼的问题,是水质问题。这个制度就是官权乐不可支的“鱼池”,腐败、淫蘼和堕落是全方位的,败坏不是一个偶然性事件,它就是原则。官员在没有制约没有权力监督的环境下,不贪腐就没有生存空间。比如前几年曝光的福建省县委书记黄金高为整治腐败穿防弹衣八年,最后因讲出事实而反而因腐败被抓。他雷厉风行的整治腐败,打击黑社会,黑社会就要杀他。当他把穿防弹衣8年的事告知人民网的时候,当网友对他表示支持的时候,官方反倒把他当作一个腐败官员抓了起来。事实上,他也是腐败的一员,从他的身上,看出中国官员的腐败不是一两个候亮平、陈岩石、沙瑞星能够正本清源的,官员们一旦表现出洁身自好、拒绝加入贪污受贿以及行贿的潮流,便成为其他官员的眼中钉、肉中刺,必除之而后快。剧情中类似于反贪局长候亮平的“完美形象”、“刚直不阿”是危险的,有良心也是很危险的,说真话更危险。而相反:见利忘义非常普遍,说谎话、说套话、说大话、说梦话都十分安全。候亮平尊敬师长、恪尽职守、体贴下属、有勇有谋,但这一切,都犯了官场的大忌,逃脱不了搆陷,所以说,类似于候亮平、黄金高之流的官员要么惨淡出局,要么顺流逆流,遇到其他官员搆陷,他们只能自保,这个国家从百姓到官员,不能讲基本权利,只能讲忽悠与被忽悠的人际关系,没有诚信,更多的是虚伪,不会有类似于季昌明、陆亦可、周华华会“挺身而出,”他们没有机会、也不可能站出来为候亮平(黄金高)洗冤,剧情打破了“常规”,莫若说超脱现实。
    
“人剧”里并没有为对官员的监督开出良方,强调的是同级纪委监督的重要性,类似于沙瑞金安排“正直无私”的易学习到李达康身边出任纪委书记,似乎监督就终于达到目标,就能一药医百病。这种理想主义的表达只能是痴人说梦。该剧播放之际,适逢海外曝料中国官场腐败内幕之际,从中可见中国现行体制根本没有希望了。

2017516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