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茆家升:暴力土改是中国近百年大动乱的原点(暴力土改论述之一)——兼评毛泽东的“阶级分析论”与“痞子运动”



历史的真相告诉我们,几千年来农村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地主和农民之间的矛盾,而是历代官府统治者,对农村的横征暴敛,任意覇占农民也包括中、小地主们的土地财产,及肆意侵犯劳动者本身,从而引发的矛盾。中国的地主,尤其是中小地主们,其土地财富来源复杂,不能都说是剥削来的。其中很多人是种田的行家里手,又善于经营管理者。他们又是土地红利的主要提供者。他们在官府和农民的长期矛盾中,起着一定的缓冲作用,也是一支制衡力量,是中国乡村长期相对稳定的重要因素。


以暴力方式,没收地主富农的土地财物,就是违宪违法行为。不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何时公布的,谁都无权肆意没收他人的财物。残酷对待所谓批斗对象,直至滥施酷刑滥杀无辜,更是赤裸裸的犯罪行为。

暴力土改开世界部分地区百年大动荡的先河,中国受害犹重。始作俑者是从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到毛泽东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消灭私有制的歪理邪说!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是因为我对这一片士地爱得深沉。——艾青

不仁者在高位,是播其恶予众也。——孟子

 我的政治理想是民主政体------强迫的专制制度,很快就会腐化堕落,因为暴力所招引来的,总是一些品德低劣的人。——爱因斯坦

一,引言

数千年来,中国都是农耕立国。社会上的各种矛盾的焦点,最后都集中在士地和土地的产品上。说得具体点,中国直到改革开放前,因为工商业和科技文化事业都很落后,中国人的生存主要是依赖土地。那么这块土地的大蛋糕,必然会受到各方的垂涎,必然会因为如何切分的问题,而引发种种矛盾事端,甚至发生战争,如农民起义。

六十多年来,传统教育告诉我们,农村矛盾的焦点,是地主阶级对土地施行恶性兼并,对贫苦农民进行残酷的剝削圧迫,民不聊生。因此必须组织贫苦农民,包括乡村的地痞流氓二流子,用暴力革命的方式,甚至恐怖手段,对地主富农实行残酷斗争,分掉他们的土地、财物,直到把他们肉体消灭。认为那样生产力就能大发展,农民就能过上好日子。因此毛泽东称这场“痞子运动”,是“好得很!”
然而,历史的真相却告诉我们,几千年来农村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地主和农民之间的矛盾,而是历代官府统治者,对农村的横征暴敛,任意覇占农民的土地财产,包括肆意侵犯劳动者本身,从而引发的矛盾。而受到官府压迫剝削的是全体农民,也包括中、小地主们。矛盾激化到顶点时,就会爆发农民起义。秦末的陈胜、吴广,汉末的黄巾军,元末的朱元璋、张士诚、杨幺,明末的李自成、张献忠,清中的白莲教,清末的洪秀全等,都是农民和官府统治者的矛盾。而因为地主们对贫苦农民的剝削压迫,从而激起大规模起义的所谓“佃变”,则一次也未见诸于史料。

中国的地主,尤其是中小地主们,其土地财富来源复杂,不能都说是剥削来的。其中很多人是种田的行家里手,又善于经营管理者。他们又是农业财富的主要提供者。他们在以租赁和雇工形式对农民有剝削的同时,也受到历届官府的剝削。
在官府和农民的矛盾中,中小地主们,大体上是和农民们站在一起的。他们应该属于乡村中的小资产阶级,个别规模较大的,只要不是和官府勾结,来残害农民的,也应属于乡村的中产阶级。他们在官府和农民的长期矛盾中,起着一定的缓冲作用,也是一支制衡力量,是中国乡村长期相对稳定的重要因素。对他们的剥削行为,可以通过像台湾土改的和平方式予以改变。如果把他们都视为洪水猛兽,必须坚决镇圧,直到人身消灭,则会造成社会的大动荡大倒退,生产力的大破坏。中国的暴力土改就是实证。

绵延数十年的暴力土改,从理论到实践都是错误的。其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毛泽东发表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可以称之为所谓毛泽东思想精髄的著作:《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此二文乃典型的:“以论代史”,在理论上是没有科学考据的随意之作,是意识形态的产物。用它来指导中国的革命实践,则祸害无穷。

首先以暴力方式,没收地主富农的土地财物,就是违宪违法行为。不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何时公布的,谁都无权肆意没收他人的财物。至于残酷对待所谓批斗对象,直至滥施酷刑滥杀无辜,更是赤裸裸的犯罪行为。不管你有什么漂亮的言词掩饰,有多么大的舆论攻势,和多么強大的国家机器作后盾,都改变不了事实的真相。

毛泽东是暴力土改大灾难的始作俑者。毛也正是通过暴力土改和连年不断的各项政治运动,完成了他从一党专政,到领袖专政的过渡。从此毛泽东可以在中国无法无天无恶不作了,终于成了中国古今第一暴君。中国人民在毛式共产暴政的炼狱里,受尽磨难,死难者枕籍。直到毛死掉了,才有一线曙光。但毛的阴魂不散,还在祸害人间,清除毛的余毒,任重又道远。

如何全面评价那场涉及面极广,影响深远的暴力土改,尚须一些时日。我只是做一点历史的回顾,和对一些问题的思考。错误之处,欢迎批评指正。
本文乃论述暴力土改的首篇。全文四篇,各有侧重。

 二, 1947年晋绥地区的血腥土改,开创了1949年之后,全国暴力土改的先河。

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发生的事,实在太多太多。土改、镇反、三反五反、三大改造、肃反、反右、反右倾、大跃进、人民公社、四清、直至十年浩劫的文革。每一项政治运动,不问革命的主要对象是谁,全国各行各业都会受到严重的冲击。就暴力土改而言,受冲击最严重,变化最大的,是中国广袤的农村。

土地改革运动,准确点说是暴力土改,是新政权成立后,即轰轰烈烈全面展开的大运动,从毛泽东到各级党政一把手都亲自挂帅上阵,并组织动员乃至强令各界人士,包括各民主党派头面人物,公检法军队等国家机器,甚至名耆宿儒、科技精英等等全程投入。土改工作组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开进乡村每一个角落,和本地的贫农雇农等土改积极分子一起,用暴力方式,把中国农村掀了个底朝天,彻底打垮了农村的地主富农和一部分富裕中农,没收了他们的土地耕牛农具和种种所谓浮财,直至把他们肉体消灭,妻子闺女分掉。所杀地主人数约一百万至二百万之间,戴各种帽子及被关押管制人员,难以计数。这场触及财产肉体,当然也包括灵魂,即思想意识形态的大革命大动荡。正如周立波的获斯大林文学奨的书名,是《暴风骤雨》。其实这样的书名,远不能表达这场运动的残暴,要改成“腥风血雨”, 或庶几近之。

如何评价总结半个多世纪前的这场腥风血雨的大运动,可能要尚待时日。但周立波写土改的小说《暴风骤雨》,和另一作家丁玲也是写土改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乾河上》,还有贺敬之等写的,也与土改密切相关的戏剧《白毛女》,均获得斯大林的文学奨。说明中国的暴力土改,并非中国特色,其所来有自。即使不能说是完全照搬苏联模式,但说中国是在效仿苏联斯大林的农业政策,所谓走“苏俄的路,这就是结论”, 应该是言之不谬的。因为斯大林的农业政策,正是竭泽而渔对农村的彻底掠夺,包括消灭富农,残酷镇压一切反对农业合作化者,其手段诸如流放、逮捕、枪决,等等。曾用两万五千名苏共党员,押解数百万反对农业合作化的农民,远徙西伯利亚苦寒不毛之地,任其自生自灭,许多人在流徙途中,即不堪虐待而悲惨的死去。

大独裁者杀人魔王斯大林,为何慧眼识英雄,独独看重中国两部写土改的小说,和一部反映土改的戏剧,决非偶然。它至少说明作为共产国际的中国支部,所推行的暴力土改,是受到斯大林和共产国际认可的,和苏联竭泽而渔的农业政策,是一脉相承的。网上有文章说,就是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鲍罗庭,决定利用地痞、流氓来搞土改的。

中国广袤大地都在干同一件事,就是暴力土改,本来应该可以看到大量真实纪录的。可惜除了一些零星材料,和大框架的概论,很少有充滿真实细节的记录留下来。为什么会这样,下面再谈。但发生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延安边区政府辖下晋绥地区的土改运动,却是一件暴力土改最有代表性的案例,也有较完整的历史记录。了解了晋绥暴力土改是怎么回亊,也可大体了解全国全面土改时的概况了。

下面是网上一位应该属于毛左派的文章,《杨明轩为什么向毛泽东告刘少奇们晋绥土改的状?》(以下简称‘杨文’)可以告诉我们一些暴力土改的真相。杨明轩何许人也?乃陕甘宁边区副主席,一位著名的民主人士。


边区的土改,《毛泽东选集》中有正式记录。中共中央194654,发出指示,旨在改变既往农村实行的减租减息政策,为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简称“五四指示” ,是刘少奇主持制定的。 这之前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抗日。现在必须挑起广大农民对地主的痛恨,进而对国民党的仇恨,争取农民到自己这边来,以打垮国民党。“五四指示” 虽然是左的滥觞,公然依权力没收地主土地,无法无理。但指示中还说到一般不动富农土地,不动中农土地,对土豪、恶霸、汉奷,还留有生活必须土地,一般尽量少杀人,一些较温和之处。
但是,指示中许多地方都是模糊的,执行中可以有很大的随意性。为此刘少奇给各地中央局发电指示:一是各地在反奷減息除覇等活动中,尽量不要宣传农民对土地的渴求,二是大力宣传汉奸地主恶覇豪绅的罪恶,多找一些类似《白毛女》的悲剧故事,以激发农民对地主阶级的仇恨,进而引发对国民党的仇恨。

这两招都很管用,既蓄积了和国民党作战的人力物力,又避开了耕者有其田这项农民最根本的需求,也为将来全国土地都收归执政者所有留下伏笔。

紧接着1947717,刘少奇又在河北解放区主持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刘在会上指出,全国解放区很多地方,如山东、晋察冀、晋绥等地,土改不彻底。尚须“激烈斗争,才能解决问题。”

会后2个月不到,也就是913,一份令解放区所有地主闻风丧胆的、比指示更为激烈的《中国土地法大纲》,在全国土改会议上出炉了。

不可思议的是,土地会议还未结束,晋绥边区已闻风而动,一场充满血腥,无法无天,滥施酷刑,死人无数的暴力土改,便隆重登场了。根据毛泽东著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的指示,“一切权力归农会” 的精神,率先成立乡农会。农会贴出《告农民书》,前五款是:

1,地主阶级必须彻底打垮,不问大小地主,男女地主,本村外村地主,以及装穷的地主,化装的地主,大家都可以清算。------大家要拿去斗,就可以拿去斗。------不管他是怎样的人,大家要怎样惩办,就可以怎样惩办。

2,富农的封建剥削和封建压迫,也必须消灭。富农多余的一切财物,必须拿出来。罪大恶极的富农,大家要怎么惩办,就可以怎样惩办。
,
3,农民当中少数恶霸、敌伪爪牙和地主的狗腿子,大家要怎么惩办,就可以怎样惩办。

,4,中农必须拿出多余的土地抽出来分。
  
5,雇农丶贫农,是实行平分土地最坚决分子。这些人当中,有小毛病,不能给他们戴上二流子丶傻瓜丶懒汉帽子。

《告农民书》最后强调:“共产党和毛主席都批准了咱们,有监督丶审查丶批评丶处罚丶表扬丶教育的权利。” 人民法庭既然有政府的支持,那么,我们可以斗争,可以处分,可以撤职。(见《晋绥日报》民国三十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这真是一份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献,好一个“大家要怎么惩办,就可以怎样惩办!”它的价值岂止是告诉我们,何谓暴力土改,还可以告诉我们,什么叫群众专政?为什么文革时,各单位各学校都可以任意斗人打人抄家,可以遍地设关人的所谓“牛棚”,甚至像湖南道县那样,什么贫下中农法庭,就可以随意杀人!而且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想杀多少人就杀多少人!根源原来都是数十年前《告农民书》中所说的:“大家要怎样惩办,就可以怎样惩办。” 这是后话了。我们还是先看看晋绥土改时,“大家”是怎样惩办斗争对象的吧。

“杨文”中告诉我们:“土改中,对付地主富农的办法五花八门丶惨绝人寰。除了用棍子打丶锥子捅丶绳索綑丶石头砸丶火钳烫丶石灰扑眼,耳朵插腊烛点灯之外,还有好多种。比如‘磨地’,就是把人衣服脱光,推倒在布满菠菜籽和料炭的地上,抓住被斗者双脚来回拖。还有‘坐圪针柜’,就是把光身人放进剁碎的栆树圪针,再盖上盖,然后来回揺,全身被圪针刺得皮肿肉烂。还有‘扔四方墩’,四方墩就是长城烽火台,有三丈高。墩下铺滿石头弹子,被斗的人从上面被推下,不死拉上来再推。再不死干脆用大石头砸脑袋,直到脑浆迸裂。”

有个叫周二的药铺掌柜,被剝光上衣,头朝后着地,被人拖着一路狂奔。他身上还坐着一个女人,压着一个石磨,拖得一路都是脑浆和鲜血,惨不忍睹。

开明士绅刘象坤,被无辜打死了。刘的儿子为了划清界限,竟然在父亲尸体上补上两刀。在兴县,一位上了《毛选》的名人叫牛友兰的,为抗日毁家纾难,把房屋土地工厂店铺金钱都捐了,就这也在劫难逃。斗他时,因为他姓牛,有人竟然用铁丝穿过他的鼻子,拉断鼻软骨,老牛鲜血直流,会场上人人震惊。而时任晋绥边区行署副主任,牛友兰的儿子牛荫冠,竟然大揺大摆地牵着其父游街示众。牛友兰不堪其辱,当即绝食,三天后含恨去世。(还有一点人性吗?还讲一点政治道德与伦理吗?)

就是这个牛荫冠,晚年还编写了《牛荫冠记念集》一书,书中写到:“曾经看到一位乡长被綑在树上,被人们用树皮刮出骨头,惨死在路边。”

闹得最厉害的还有分老婆分闺女的。把地主人身灭后,再瓜分地主的老婆和地主家的女儿们。

历时一年半的土改运动,使解放区整个农业生产受到极大破坏,许多地方几乎颗粒无收,饿死人无数。据《山西历代纪事本末》一书记载:“1948622统计,兴县8个区域290个村,打死1050人,其中有地主380人,富农382人,中农345人,贫雇农40人;自杀共863人,其中地主255人,富农285人,中农310人,贫雇农11人;被斗争扫地出门后冻饿而死63人。”

感谢网上这位不知名的作者,尽管他的某些观点,我们不尽赞同。比如关于暴力土改毛泽东和刘少奇各该承担怎样的责任等问题。我们依然要谢谢他提供的这份关于晋绥边区暴力土改,较为详尽的资料。使我们大体上知道了什么叫暴力土改血腥土改毀灭人性和尊严无法无天的土改,和它带来的一系列,包括各阶层人员的无辜惨死,和对农业生产的严重破坏,甚至颗粒无收,等等严重后果。
  
三,为什么说暴力土改的发生有其必然性,并且空间上一定会波及全国,时期上也一定要延续至农业合作化?

晋绥暴力土改只是个案吗,是偶然事件吗?当然不是!它有导其发生的内在规律,和外部大环境。

这个内在规律和外部大环境,就是革命的需要。说白了,就是为了夺取政权,不得不采取的手段。按民粹派的观点,就是为了目的,可以不计手段!

当今执政者,所以能在军事上打垮国民党,取得政权,主要是两条战线上的胜利。一是政治思想包括舆论宣传上的胜利,国民党治国无能,一党专政,遍地是灾。贪污腐败盛行,大小官员中饱私囊。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孙中山倡导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只是一纸空文,百姓怨声载道,久已失道寡助,大厦将倾是迟早的事。而当时毛泽东领导的延安政府,是比较清亷的。毛还一再表明我们一定会实行民主政治,诚如毛泽东早在1945年赴重庆和蒋介石谈判时,就对路透社记者甘贝尔公开说,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 将在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无记名的选举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毛泽东此言一出,全国人眼睛一亮,毛先生真是说的太好了。中国人民近百年来,为推翻封建帝制,追求民主自由,抛头颅洒热血,以后和异族侵略者血战到底,不就是要建立这样的民主宪政的国家吗?毛泽东先声夺人,达到了未战已屈人之兵的效果,中国真的要改朝换代了。

谁能想到,半个世纪之后,曾经遭到中国人民唾弃的败军之将,在一个小岛上痛定思痛,毅然放弃一党专政,开放党禁报禁,实现言论自由,走上了民主宪政之路。而信誓旦旦的毛泽东,甫一掌权,竟公然承认自己就是大独裁者,比秦始皇要厉害一百倍!以后在中国实行血腥统治,戕害了无数中国百姓,一场大跃进,竟饿死数千万农民!听其言,观其行,中国人终于认清了毛泽东的真面目。不过这是后话了。

一场争夺政权的生死决战,光靠舆论宣传是远远不够的。所谓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消灭敌人,最后还是要所谓革命的武装,才能消灭反革命的武装。革命的武装包括资金哪里来?就说小米加步枪吧,这小米、步枪和各种作战资本,除了少许外援,比如一点卢布,主要靠的是广大的农村。农民不仅提供了战争的资金,也贡献了本身,那就是兵员。

不说一切依靠,说主要依靠,应该是真实的,那就是土地革命,而且必须是暴力甚至血腥方式。道理并不复杂。想一想,农村几千年形成的政治生态和经济结构,要彻底解体了,乡村中有权势者、富有者,不但要交出自己的几乎所有财产,甚至自身的性命和家中成员,比如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被瓜分掉;而昔日乡村中的贫贱者,乃至地痞无赖,将主宰乡村,成为新的权力和财富的拥有者。这样的天翻地覆,不用暴力方式能完成吗?同样的道理不用这种改天换地的方式,怎么可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兵员,和财富的集中呢?所以当刘少奇主持的边区土改,发生了诸如晋绥地区的血腥方式,民主人士、当时的边区副主席杨明轩向毛告状时,毛只是敷衍几句,说大运动起来了,有点偏差很平常,会慢慢好起来。行动上也稍稍缓动了一下,为的是怕激化矛盾,丢失人心。根本方式也就是暴力方式不可能有改变的。

不过暴力土改的方式,虽然残酷丶血腥,但边区政府,借此方式也确曾一时改善了中国最贫苦的社会阶层,比如农村的流氓无产者丶贫农佃农,得到了社会地位的大提高,及经济利益的改善。尔后也以此为基础,加上美好目标做号召,获得了大量兵员和财富的来原,作为内战的资本。所以说中国革命是以农村包围城市方式完成的,不同于苏联城市起义方式。近代史中通常也称1927---1937为土地革命时期。其实向上追溯到井冈山时期的“打土豪,分田地”,向下延续1947年的边区土改和1949年之后的全国土改,都是在持续不断地进行土地革命,以巩固所获得的革命成果,和持续从广大农村获得经济资源。过去是为了打仗,以后就是为社会主义建设积累资金了。包括支撑越来越厐大党政两套系统的开支。
1949年以后,大陆的政治生态、经济结构和革命目标,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曾经是所谓革命动力的源泉,反过来成了所谓继续革命的麻烦和包袱。比如过去我们一直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骂他们专制独裁,遍地是灾,骂他们扼杀民主丶禁锢自由、侵犯人权。现在这个不民主不自由没人权,搞专制独裁的政权,终于被打倒也被骂倒了。那么新政权真的有自由有民主讲人权讲法治,废弃专制独裁了吗?有人说是,有人说不是,更有人说什么民主自由那一套,我们决不!谁说的有道理,将是中国前进路上,永远绕不开的话题,是绝不,还是必由之路,谁说了也不算,最有发言权的还是百姓的意志,和时代的潮流。
我更关心的是1949年之后,中国乡村的变化。新的执政者,面对更广袤的乡村,应当说更重视了,或曰依附性更大了。虽然,现在该如何处置农村问题,不必再担心,会不会丢掉民心,因为战争环境中,弄得不好,老百姓会掉转枪口的可能,已不复存在。即使农村中还有一些所谓的敌对分子,揪不起大浪。

对农村所谓的依附性和重视,或者说执政者怎样才能从农村获取更大的财富,也包括劳动力,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因为政权更迭之后,国民党留下的是一付烂摊子,有限的黄金,都被运到台湾去了。经济上百孔千疮,百废待兴。虽说以后的什么工商业、手工业改造,获得了少许财富,也只是杯水车薪。而一场名曰抗美援朝的战争,又把有限家底都掏空了。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什么都得花钱,钱从哪里来?工业产品很少,科技成果几近无,矿产资源极有限。唯一可以获得资源之处,就是农村了。

中国的农村真的很穷,没有多少所谓的剩余价值可供榨取。但毕竟基数十分厐大,动辄以亿计,一个很小的数字乘以亿,就极为可观。但是如何能把农民手中,特别是富裕一点的农民的财富,都收归到执政者手中,不经过一场暴力革命的方式还是办不到的。这方面不仅有晋绥土改的先例,也有苏联斯大林农业政策的模式可以借鉴,所以轰轰烈烈,“户户斗争,村村流血” 的暴力土改,便在全国开展起来了。

说起暴力不仅是行动上的暴力,如晋绥土改那样。和行为上暴力并行的,或是舆论先行的,是宣传攻势,也可称之为舆论暴力。执政者利用手中的各项宣传工具,从各个角度大造土地革命必要性,特别是一定要用暴力方式的舆论,决不允许出现一点不同的声音。为此不惜动员或迫使各种文学艺术力量为其造势,甚至编造子虚乌有的故事,诸如白毛女丶周扒皮丶收租院等等,来论证地主富农的十恶不赦,以激起国民的仇恨,为暴力对待斗争对象寻找依据。

为了暴力土改的方针政策能贯彻实施,执政者还给予了强大的组织保障。首先是建立了遍及穷乡僻壤的基层政权,彻底改变中国数千年来乡村自治的政治生态,从此执政者的权力就无远弗届的控制了整个大陆,可以为所欲为了,当然也是各项政策,包括暴力土改能胜利实行的根本保证。

不过暴力土改这件事,实在太大太大,直接关系到千家万户的根本利益,直至生命的安全。执政者不能不考虑到社会各类人群对土改的态度,也考虑到单凭舆论攻势是不够的。所以执政者做出了重大决定,就是向农村大量派工作组,工作组成员包罗万象,除各级官员之外,如文前所述,几乎囊括社会各界知识分子。此举不仅保证了全国暴力土改得以贯彻实施,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教育考验及震慑参与土改的各类人员。

这一招果然厉害,起码达到了一箭三雕的效果:首先是震慑!知识分子大都岀身于所谓剝削阶级家庭,读书识字到城里谋一份差事,不再受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累之苦,家里没有一点经济实力是不行的。本来这些在农村人看来是成功者,现在到暴力土改现场一看,原来他们都是革命对象,既往一点的优越感成功感,顿时无影无踪。代之而来的是原罪感。事实告诉你们,你们的家庭出身,决定了你们在这个社会的地位,只能规规矩矩,不能乱说乱动,否则一顶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的帽子压下来,你立刻就会被打入另册。事实也是形形色色的政治运动,所谓出身不好者,都首当其冲。从此家庭成份也就成了许多人头顶上随时可落下的达摩克利斯剑,多少人跌入某一政治运动的陷阱,万劫不复;多少人担惊受怕,唯唯诺诺度过一生。

其二,驭人新术。毛泽东深知管辖若大的中国,没有知识分子的辛勤工作是不可能的。而知识分子有思想有见解,又是毛搞愚民政策的最大障碍。怎样才能使知识分子的才能为我所用,又不会惹是生非,用“家庭成份”这一紧箍咒扼在他们的头上,最管用了。所谓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所谓“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说白了就是出身定终身!你生下来就是异类,就是个被监视被教育的人,你还想干什么还能干什么?除非你能像牛荫冠那样,把亲生父亲当牛一样,鼻子里穿根绳子,牵着游街,硬把本是开明人士牛友兰,逼得羞辱而死,才算表达了忠心。牛荫冠果然以后成了京官了,晚年还能著书立说。

其三,关天下悠悠之口。全国的暴力土改,仅被杀的地主等人,就多达一、二百万人。其惨烈程度,很多地方一定不亚于昔日边区的晋绥土改。但一直未见到类似的报道,也未见到有像当时开明人士杨明轩那样,再向毛泽东告状。此乃为何?我认真思索了一下,想到这依然是毛泽东的驭人高招。毛深知如此全国范围内的暴力行动,杀伤力一定极大,反对者也会为数众多。如果到处是反对者的声音,甚至行动,那这场运动如何能坚持下去?怎么办呢?有办法。把大批行行业业有头有脸的知识分子,都以工作组成员的身份派到土改第一线去,让他们亲身去斗人整人,再让他们一个个写出参加土改的体会,当然是要从歌颂土改的角度来写。当时有一种回避政策,即参加土改工作队的成员,都不回到自己的家乡。名义上是怕他们受牵连,主要还是怕他们对亲人和乡亲手不辣心不狠。人的灵魂深处都有自私软弱乃至阴暗的一面。很多知识分子,虽然也不赞同土改的暴力方式,但毕竟一时还沒有整到自己头上,舆论宣传又是那么强势,谁愿意谁又敢违背当局意志,表达不满呢?乃至把自己从整人的队伍里,被扔进挨斗被专政的行列里去呢?晋绥土改时,受虐待的甚至被打死的,就有一些反对暴力土改的中共党员和基层干部。


既然你已经身体力行投入了暴力土改的行动中去了,以后又一再声明运动的目的和方式都是正确的,纵然你以后良心发现,心中有了种种不滿,你还有可能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吗?这一点有些像现代电影《投名状》的味道。不知道当时和现在,有几个人能识破毛泽东的阴谋诡计!

暴力土改虽然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很多贫苦农民,当时真的拿到了红彤彤的土地证,实现了梦寐以求的耕者有其田的愿望。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农业上也确实有过短暂的发展时期。贫苦农民的生活,也曾有了改善。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农业合作化的开展,土地收归集体实为国有,一切都成泡影,而且苦难愈来愈深。

四,暴力土改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什么?兼评毛泽东的“阶级分析论”和“痞子运动”。

暴力土改的思想理论源头,往远处说,可以追述到马克思、列宁、和斯大林。暴力革命也包括暴力土改,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的重要内容。就是要用武装行动砸碎落后的国家机器,建立所谓先进的社会制度。共产主义圣经《共产党宣言》里,就提出要消灭私有制。《宣言》里提出两个原则,一是将“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判为无产阶级革命时期的‘反动’群体。因为‘他们力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认为无产阶级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后,应该‘以统治阶级的资格,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 另一原则是对民族文化的虚无主义观点。认为共产主义革命“在自己发展过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这段译文后来改为“要最坚决打破过去传下来的各种观念。”

以后列宁斯大林提出的什么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以及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都是这种理论的延续。这些所谓高深理论,表面上看起来似乎非常正确丶非常理想,有很强的诱惑力和欺骗性。毛时代就把它们说的天花乱坠,似乎真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这些年说得少了点,因为所有奉行这些学说的国家,最后都走向了专制独裁,带来的只有动乱、饥荒、杀戮、血腥、生产的停滞和文化的消亡。为什么呢?因为“所谓暴力革命,就是不讲民主、不讲自由丶不讲理性丶不要监管丶不要制衡!暴力要的是屠杀、是恐怖、是征服、是绝对的权力和绝对的服从,是以剥夺人的生命来实现征服者的意志-----难道在推进社会进步的名义下,大规模的血腥屠杀和武力征服就符合人类社会的普世原则?”所以有人说,什么马列主义,不过是一种邪教!

是不是邪教,谁说了也不算,有待历史进一步证明。不过中国两千多年前的孟老夫子就说过:“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也。”

回头再说说中国延续数十年的土地革命,或曰暴力土改,除了洋教之外,中国人靠的又是什么样的理论指导,它给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究竟带来的是福祉,还是堕入了更深的苦难深渊?

这里不能不提到毛泽东写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两篇重要著作:《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19263月),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19273月)。两篇大著高居《毛选》第一、二篇,是名至实归的压卷之作。可以说它两最能代表毛泽东的真实想法,说它们是什么“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也是可以的。

这两篇究竟写了些什么呢?现在很少有人再去细读了,就是网上一些所谓的挺毛派们,认真研读过它们的,也一定为数不多。其实,他们真应该认真读一读的。我相信拥毛派们,如果良心未泯,是真正的在追求真理,为的是这片饱经患难的土地,能早日结束专制独裁的桎梏,走向民主宪政的康庄大道。而不是在做权力的博弈和政治的投机,会认清毛泽东是怎样一个人,他给中国究竟带来了什么?
两篇指导了中国数十年的雄文,说了些什么呢?不妨做一点解读:

先看看《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此文一直被看作所谓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依据。开篇即说: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毛泽东选集》一卷本第3页。以下只注页数。) 接下来就一一列举那些阶级是革命主力,如无产阶级;哪些阶级是盟友,哪些阶级是动揺的但可以争取的,如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哪些阶级是革命主要对象,要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甚至要人身消灭的,比如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谁是次要打击对象如中产阶级。等等。总之人人都在阶级中,在所谓的阶级社会里,每一个人身上都烙上了阶级的烙印。每一个人从出生下来,命运即已注定。你要么去革别人的命,要么自己的命被别人革掉;或者你可以去争取别人,也可被别人争取。阶级斗争无处不在,对涉及到社会诸多矛盾的判定,用的都是阶级分析的方法;解决问题靠的都是阶级斗争。用毛泽东以后的话来说,就是“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八亿人口不斗行吗?” 中国数十年都生活在阶级斗争这个硕大无朋的大绞肉机里,不是绞人者,就是被人绞者;今天你绞人,明天就会被人绞。有了阶级分析的方法和阶级斗争的理论,你就能理解,晋绥土改和全国暴力土改,为什么那么残忍,那么血腥?为什么中国大地会有连年不断的政治斗争,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中国公民遭到种种迫害?为什么会有原来本性或许是善良的人,变得那么样没有人性,成为冷血的斗人的高手?原来他们都是阶级斗争和所谓路线斗争中的佼佼者,或曰既得利益者,他们之中很多人双手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他们之中有省悟之心者很少,这正是我们这个民族可悲之处。

下面说说《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如果说上一篇阶级分析一文,是个理论纲领,那这份报告,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具体实践了。因为此文很多重要论点,都编入《毛主席语录》,有的还谱上曲,众口一声,到处咆哮。比如文革中抄家时,斗人打人甚至杀人时,最常听到的语录和语录歌,就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

文章开头即说,要号召农民组织起来,要“一切权力归农会”,“农会在乡村简直独裁一切”(《毛泽东选集一卷本》14页。),谁反对农会就“把他们打入另册”(15页)。“将他们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必须把一切绅权都打倒,甚至用脚踏上------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16---17页)

毛泽东的所谓组织起来,就是组织一批乡村的地痞流氓二流子懒汉,和一些不滿现实失意的小知识分子,以及用强分富裕者的土地财产为号召,而动员起来的一些贫苦农民,组成农会。发动暴力革命,向乡村一切的富有者发起总攻击。不管你的土地和财产是怎么来的。按毛泽东的说法是“有土皆豪,无绅不劣。”所有的富裕者,不分青红皂白统统都是阶级敌人,尽皆十恶不赦,都要彻底打倒。质言之,“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然后再分掉他们的土地房屋财产,再对富有者实施残酷斗争,从戴高帽子游乡直到肉体消灭。用毛的话说就是“一群人涌进去,杀猪出谷-----为所欲为,一切反常,竟在乡村造成一种恐怖现象。”(16页)毛泽东把这一切称之为“痞子运动”(18页),是“好得很!”,而不是“糟得很!”(15页)并说这个攻击的形势,简直是急风骤雨,顺之者存,逆之者亡。”(14页)

毛泽东在均贫富,为穷人谋福利为幌子的掩盖和诱惑下,公然鼓吹专制、独裁、暴力、恐怖 、血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毛泽东真是一个社会的异数,或曰天降一个祸害中华民族的灾星,这一代中国人真是大不幸焉!

试想按毛泽东在八十多年前提出的阶级分析分法和社会模式,中国人还能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吗?如果说上世纪二十年代,毛泽东这些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的言论,大部分是纸上谈兵,那1949年之后,就是要一项一项落实兑现了,那才是中国人的噩梦的真正开始。其实早在边区时代,也已经开始了,晋绥土改,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个样板。试看晋绥土改时的暴力、血腥、杀戮、毫无理性、无法无天,哪一条不能在毛泽东的理论著作上,找到答案,说毛的暴力革命理论,是晋绥暴力土改的指导思想,那是确信无疑的。晋绥土改,虽是刘少奇具体负责的,但指导思想还是毛的暴力革命理论。所以当时民主人士杨明轩,在毛面前告刘少奇的状,毛只是敷衍几句。那是客气的。要是放到十年后反右时,还不是向党猖狂进攻的铁证!在暴力土改问题上,毛和刘是一致的。

有很长时间,我都在纳闷,为何一项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理论,一项暴力革命包括暴力土改的斗争方式,为何能成为中国式共产主义的圣经,即所谓“毛泽东思想”?它究竟怎样形成的?所谓马克思主义的形成,还有三个来源。那么毛思想的形成,又是来自何方呢?

近日查阅了《毛泽东年谱》,毛出身农家,所受教育不多,只是个中级师范的肄业生,科技知识水平,似乎一生也没有超过初中生,比如到了所谓大跃进时期,他都不知道炼钢必须要用焦炭的。他青年时代即蠢蠢欲动,不满于现实,妄图有一番作为。早年是康梁信徒,以后崇拜胡适陈独秀。浪迹北京期间,因为既无学术根基,又无著作,社会地位低微,曾受胡适傅斯年 等鄙视,从此种下了仇恨知识分子的种子。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毛受到汪精卫的赏识,当过国民党的代理中央宣传部长。毛的这两篇著作,就是这时写成的。他请了两个月的假,叫沈雁冰(茅盾)代他管事,去湖南做社会调查,然后写了《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一文。它最早是192711,发表在《中国农民》第一期上,题目是《中国农民中各阶级的分析及其对于革命的态度》。内容也与现在见到的有异。毛当时把农村分为八个阶级:大地主、小地主、自耕农、半自耕农、半益农、贫农、雇农及乡村手工业者、游民。其中什么是“半益农”,因查不到原作,莫之所云。值得关注的是,毛文中所谓对革命的态度,是指的奉行三民主义的国民党国民革命的态度,并未涉及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两文中均未见马克思、列宁、苏联、苏(联)共等字样。可以说毛泽东当时还是站在国民党中央代理宣传部长的位子上说话的。比如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革命先锋’这一节里,毛泽东写道:“农民做了国民革命的重要工作。------当第一时期,富农耳里听得的是所谓江西一败如水,蒋介石打伤了脚,坐飞机回广东了。吴佩孚重新占了岳州。农民协会肯定立不久。”(19页) 这不是公然为蒋介石帮腔吗,也不正说明毛泽东所谓的“革命先锋”农民协会,原来是为蒋介石而建立的。如果这些协会一直在活动,真的想象不出,在几个月之后,即发生的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这些协会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在想这样的为蒋介石说话的文章,如果不是毛泽东写的,文革中作者将是怎样的命运。

一项社会调查的结论,和对现代史与既往史研究一样,只能“论从史出”,不能“以论代史”。最重要的依据,是大量的事实,也就是史料。如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所长傅斯年所说,所谓史学就是史料学。毛泽东既未受过正规的学术训练,也未掌握社会学研究者必备的田野调查方法,只凭一些道听途说,和个人的偏见,信口雌黄,怎么可能得出科学的结论。这两篇所谓雄文,充其量也就是“以论代史” 的随意之作,更多的只是意识形态文章。既无学术价值,也未提供任何有意义的原始资料。居然印刷发行几十亿册,以此为指导思想,祸害了中国也包括其他一些国家数十年,真是时代的悲哀。

201012月初稿,2014年元月四稿,20176月定稿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