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星期五

中方施压 黑色动画喜剧无缘参加国际影展



原定参加法国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的中国作品“好极了”,在最后一刻因中方施压而临时退出。“好极了”曾入围世界三大影展之一的柏林影展,今次到法国参展出现波折,和中国近期实施“电影产业促进法”有关。有熟悉中国影业的香港影评人担心,新例下中国非主流电影的发展,会障碍重重。(高锋 报道)
引起风波的 “好极了”是一部黑色动画喜剧,讲述一名司机,为了筹钱给女友整容,抢走老板一笔钜款,引发连串凶杀案,藉荒诞情节,批判现今中国社会中人性扭曲和贪婪一面,今年二月成为历来首部入围柏林影展华语动画后,业内人士看好,影片可以在法国动画电影节,载誉而归。
但中国当局上月底向法国主办单位施压,要求把未获发公映许可证的“好极了”,由放映名单取消。虽然法国方面想过拒绝中方要求,但在中方制片单位要求下,影片最终无缘参展。
“好极了”由中国大陆动画制作人刘健自编自导。拥有丰富影展策划经验的香港电影评论学会董事李焯桃表示,难以评估这部内容不涉及政治的电影出问题,是否同黑色风格有关。
李焯桃:有多黑暗?黑暗到甚么程度就不行?是完全没有(标准)的,取决于那时候的气候是否宽松,没有一定的客观标准。我相信(准则)是有的,但全凭客观演译。举例: 对社会造成恶劣不良影响,不同的人在不同时候会有不同判断。
今年3月起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规定,在中国大陆未获公映许可证的电影,不得在海外参展,违例者除了罚款,影片亦会被当局没收。
李焯桃:最大分别就是,以前中国电影未得到批准,都可以参展。参展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之后罚他们若干年不可以拍戏等等。(新例实施后),投资方可能认为(违法)后果,对其他电影会构成打击,在没拿到批文之前,不会参加影展。
李焯桃认为,新例下会对中国非主流电影的生存构成打击。
李焯桃:非主流的意思是,内容上没那麽容易获通过。部分非主流电影希望通过电影节,以提高海外市场收入,以前通过参展,就算内地不批准上映,都可以卖多些埠,都可以有回收,现在连这条路都失去了。
中国问题观察人士郑存柱估计,“好极了”得不到公映证可能与内容触动中国当局神经有关。
郑存柱:反映现实的话,可能会触动当局敏感的神经。它认为电影可能是对政权进行讽刺。尽管在电影内容上,当局再不能像文革时期那样,进行定性,但是在管理程序上,你如果违反了某条规定,它可能在其他方面找个理由。一部好的电影在好的管理制度下,才能得到更多的市场支持,能够有一定的经济反馈,才能进入良性的循环,让艺术家更投入到艺术的创新,和内容的深度挖掘。
他认为新例不利中国电影的创新和发展。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