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李平:独裁者越恐惧 港人就越应坚持



11万人出席维园悼念六四烛光集会的意义在哪里?请先看看发生在广州的一件事的启示。广州一名大学生在微信转发两张维园烛光集会的照片,竟被校方发现,并带到办公室长时间扣留,见家长后还被勒令选择休学或退学。两张维园集会照片,就可以吓到一间大学丑态毕露,就能够让中共独裁政权恐惧如斯,港人有甚么理由不坚持悼念六四呢?同样,港人有甚么理由不坚持7.1游行呢?

同一政权阻挡中港民主

反对继续在香港悼念六四的声浪,有一部份是基于切割中港的心态。中共越是收紧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限制,这种切割心态的蔓延就越迅速。曾记得,2015年中秋节之前,香港海关官员在被问及一批盗版灯笼产地时称,相信是「来自邻近的经济强国」。把中国称为邻国、强国,这位海关官员当然不是第一个,但其说法仍备受传媒、网民关注。

其实,不把中国视为祖国的,不只是香港人,连中国大陆也有不少人不认中共专政下的中国,或者因中国与北朝鲜(北韩)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管制的相似而称之为「西朝鲜」,或者不满官员动辄代表「我国」而称之为「你国」。他们对中共独裁政权的鄙视,不亚于那些把六四称为「邻国的历史」的港人。他们对结束中共独裁政权统治的渴望,不亚于那些呼吁「自己香港自己救」的港人。

阻挡中港两地走向民主的,是同一个独裁政权。因此,不管我国或你国、祖国或邻国,中港两地在争取民主的过程中,总需要助人助己,也少不了助人助己,两地的民主运动是无法切割的。主张香港本土化,或者是自决、独立,就算没有承担对你国、邻国民主建设的责任,但坚持一些让独裁者恐惧、让独裁者出丑的行动,即使仅仅从策略上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弊。

当然,坚持悼念六四首先是对普世价值、民主理念的捍卫,既不能流于策略的部署,也不能流于形式的追求。所谓行礼如仪的批评,有一部份是基于切割历史的心态,忽略了烛光集会作为政治「礼仪」的价值和必要性。而且,从微博微信全面屏蔽维园烛光集会、广州的大学生因转发照片受罚,到中国官方媒体大肆报道韩国反萨德300场烛光集会、光化门烛光集会对朴槿惠下台「功不可没」,不正正反映了烛光集会这套「礼仪」的政治价值吗?

7.1游行坚持街头抗争

再向前望,7.1游行近在眼前。自200350万人7.1大游行逼董建华政府撤回《基本法》23条立法后,一年一度的7.1游行也让民阵与支联会一样,屡屡面对行礼如仪的批评,甚至有学生组织批评游行沦为数字游戏,港共政权因此视若无睹、无耻无忌。亲共报章则藉年轻的本土派嘲笑传统反对派「无用」,讥讽民主派操弄的7.1游行式微、「已经走入死胡衕」。

去年7.1游行的主题是「决战689」,虽然不能说这是逼中共换马、令梁振英放弃连任的决定因素,但始终是参与游行的11万市民的心声的最直接反映,对北京的决策影响也不能抹煞。况且,一如戴耀廷去年所指,7.1游行就算是行礼如仪也是必要的,政治礼仪能够强化抗争决心。

显然,今年7.1游行同样不可能达致香港普选的到来,甚至不可能达致重启政改的目标,或许连要求特首下台的「传统节目」都欠奉。但只要看看梁振英对UGL丑闻的肉紧,看看梁振英政府政治检控的频密,看看亲共团体对7.1游行的狙击,不难看到中共政权和特区政府对7.1游行的恐惧。是的,六四烛光集会、7.1大游行,都有行礼如仪的一面,但同样令中共独裁政权紧张、恐惧,只因这一点,就值得市民走向街头、坚持抗争。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