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日星期六

卢峰:不能让民主逆流掩盖六四烛光



明天晚上的天气如何,会像几年前那样雷雨来袭风雨交加吗?不知道。

明天晚上维园仍然挤满人、还是满园悼念的烛光吗?不知道。

能确定的是,明天是六月四日,是天安门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的日子,是数以千计学生、市民、工人被杀戮、追捕、迫害的日子,是一个未愈合的历史伤口,是遗忘与反遗忘斗争的标记。不希望这个日子在北京当权者威逼利诱涂脂抹粉下被埋葬的人,不希望被杀、被迫害学生市民就此成为「无名者」的人,不希望刘晓波、刘霞孤身面对当权者铁拳镇压的人,请一起在明天晚上高举手上的烛光,说一声「我没有忘记」!

中港敢言人士屡受打压

忘记六四血腥镇压很容易。这已是二十八年前的事,跟1989年相比,人、事、物都变得有点面目全非。当年的学运领袖除了王丹等少数仍在致力奔走外,其它如柴玲、李禄早已相忘于商业江湖。当年决意镇压的北京领导人如邓小平、李鹏、杨尚昆不是离世去见马克思就是垂垂老矣,不用打倒已下台。当年在镇压中失去生命的年轻学生、工人、市民已灰飞烟灭,名字无人再提起;全力为他们奔走要求平反的「天安门母亲」群体也敌不过时间流逝,不少人已跟随儿女、丈夫的脚步走了,不能再替亲人申冤讨公道。这些变化令平反六四的声音似乎没有以往那样响,不想面对良知与血的事实,不想记住六四的人自然较容易把历史与记忆洗掉。

何况记住六四镇压,坚持捍卫这段记忆是要付出代价的。在内地,多个维权人士、律师因为放不下六四惨案的记忆,放不下正义感,坚持为死难者及家属发声,结果一一被北京当权者拘捕、软禁。有的多次入狱,有的人间蒸发,连家人也不知踪影。

还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他因为一直坚持八九民运的精神与理想而受尽打压折磨,年前被北京当权者以「莫须有」罪名判囚12年,让诺贝尔颁奖礼台上只剩一张空凳,到现在还有好几年苦牢要捱。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更无辜,自丈夫入狱后一直被软禁得形同坐牢,不能接触家人朋友,不能自由活动,购买日用品也得由其它人代劳,跟境外、国外人士联络更是绝对禁止。面对这样的威胁,内地悼念六四的声音怎能不变零星落索,弱不可闻!

即使在香港,坚持悼念的团体及市民如支联会面对的压力同样越来越大,好不容易建立的六四纪念馆因业主立案法团的压力被迫关闭,「爱字头」团体不断进行野战式的滋扰活动,大部份主流传媒对六四话题不是视而不见就是来个淡化处理。总之,关注、讨论六四的空间越来越狭窄,越来越难进入公众讨论中,随时跌入「沉默的螺旋」(spiral of silence)中,变成不能或不好说的禁忌,再过一阵子甚至变得无声无息。

窜改历史成政治新常态

另一方面,历史真相、事实这个年头似乎已得不到该有的尊重,倒是颠倒是非黑白、改变历史成了政治新常态。北京当权者习近平、俄国新沙皇普京、土耳其强人埃尔多安固然视事实与真相为无物,肆意窜改历史为政权服务;向来尊重新闻自由及历史事实的美国在特朗普治下也开始出现任意扭曲事实,把政权利益凌驾事实与真相之上的情况。这股逆流会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在逆流下坚持要具有额外的勇气,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时势的确不利,捍卫六四真相变得越来越不容易,得到的内外支持越来越少。可是,二十八年来各种逆流从来没断过,攻击威吓利诱从来没少过,但香港市民一直以实质行动表明没有放弃平反六四,一直拒绝遗忘当权者的残暴与民主烈士的血。大家更明白,若果连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的事也不敢坚持,连残杀无辜平民的政权也不敢再谴责,连民主自由人权与普世价值也不敢坚持,香港就不再是香港,香港就失去了独特的声音。

明天晚上就让我们再次举起烛光,说明香港对六月四日的冷血屠杀不会沉默,对八九年的民主豪情不会忘记。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