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

普京时代的禁忌:那些苏联人为何支持纳粹



俄罗斯波多利斯克——作为前苏联一家工厂的厂长,弗拉基米尔·梅里克霍夫(Vladimir Melikhov)艰难度过了20世纪90年代残酷的商业地盘争夺战,在建设行业中发了财。现在,他将精力和钱财全部投入到探究俄罗斯历史上来,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领导下的俄罗斯,这已经成为一个真正冒险的事业。

梅里克霍夫成立了一个以纪念“反布尔什维克抵抗运动”为主题的私人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探究一个特别触犯禁忌的话题——为什么许多哥萨克人和其他受迫害的苏维埃公民,至少在最初对希特勒在1941年6月入侵苏联表示欢迎。

查看大图一张纳粹海报,宣称德国军队是苏联人民的保卫者。这座博物馆位于梅里克霍夫在他的私人住宅亲自修建的建筑内。
James H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张纳粹海报,宣称德国军队是苏联人民的保卫者。这座博物馆位于梅里克霍夫在他的私人住宅亲自修建的建筑内。
查看大图关于1922年大饥荒的展示。这些照片在针对梅里克霍夫的诉讼里被法院引用。
James H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关于1922年大饥荒的展示。这些照片在针对梅里克霍夫的诉讼里被法院引用。
查看大图梅里克霍夫,一名哥萨克人的后代,在一幅描绘1945年英国人强制遣返哥萨克人的油画前。“对一个哥萨克人最重要的价值始终是他自己的自由,”他说。
James H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梅里克霍夫,一名哥萨克人的后代,在一幅描绘1945年英国人强制遣返哥萨克人的油画前。“对一个哥萨克人最重要的价值始终是他自己的自由,”他说。
查看大图“真正让他们不喜欢的是我让人们思考过去发生过什么。以及今天正在发生什么,”梅里克霍夫这样评价当权者。
James H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真正让他们不喜欢的是我让人们思考过去发生过什么。以及今天正在发生什么,”梅里克霍夫这样评价当权者。
相关文章
反政府示威浪潮席卷俄罗斯
列宁真是德国间谍吗?
俄罗斯“黑材料”的漫长历史
历史的回响:“一战”前的俄罗斯
这个博物馆设在一栋三层的建筑里,楼是梅里克霍夫在莫斯科南部波多利斯克的私人庄园里自己盖的。博物馆并不企图美化纳粹合作者,但却激怒了当局,因为它关注的是俄罗斯在1917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之后发生的残酷迫害,这种迫害为二战中的反苏维埃背叛创造了沃土,有2500万苏联人在二战中丧生。

“他们真正不喜欢的是,我让人们想起了过去发生的事情,以及今天正在发生的事情,”梅里克霍夫说。

结果是,他被国家电视台谴责为叛国者,俄罗斯边境警卫损坏了他的护照,不让他出国,他也面临着一系列看起来是捏造的刑事指控。周二,波多尔斯克的一个法庭裁定他犯有非法拥有武器罪,并判处他一年“限制自由”——即软禁或对他的行动加以其他限制的惩罚。

俄罗斯政府对梅里克霍夫的敌意反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俄罗斯人称二战为伟大的卫国战争)历史是个敏感的话题,尤其是在普京及其盟友不断提到二战、用其来巩固自己的合法性的时候。

这些人把自己说成是卫国战争爱国者的真正继承人,把自己的敌人——比如在6月12日组织了全国范围内针对克里姆林宫的抗议活动的反腐斗士阿列克谢·A·纳瓦利内(Alexei A. Navalny)——诋毁为像纳粹合作者那样的出卖者。

摈弃了共产主义,作为另一选择的自由资本主义在很大程度上也名声扫地,所以,苏联在1941到1945年的反法西斯战争中获得胜利的历史,已成为国家新意识形态不可触及的基石,新意识形态是围绕着一个以为国献身、纪律和民族团结为内容,经过净化的历史建立的。

“伟大的卫国战争的神话,是1991年后的当代俄罗斯的建国神话,”在俄罗斯出生的哈佛大学历史教授谢尔海伊·普洛克海伊(Serhii Plokhii)说。“这个神话被理解为团结一致的俄罗斯人民与西方敌对力量作斗争的胜利,任何挑战这个神话的东西,或在其善与恶斗争的黑白描述中引入灰色的东西,都将被拒绝和受到攻击。”

梅里克霍夫不是唯一一个被挑出来的人。莫斯科的一个国家委员会最近否决了圣彼得堡一些学者授予历史学家基里尔·亚历山德罗夫(Kirill Alexandrov)博士学位的决定。他撰写的关于“俄罗斯人民解放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Liberation of the Peoples of Russia)的论文被认为不够爱国,该委员会成立于1944年,曾受德国支持,目的是把反对斯大林政权的人召集起来。

梅里克霍夫认为,就官方而言,他的主要罪行不只限于他在波多尔克斯的博物馆、以及他在俄罗斯南部顿河畔罗斯托夫附近的另一个博物馆,对令人不齿的叛徒给予了实事求是的处理。

他说,一个更大的问题是,任何对俄罗斯人在卫国战争中做出的选择的公开讨论,都会削弱普京团结俄罗斯的努力,这种团结是围绕的是过去的英雄主义、以及普京对被克里姆林宫描述为围困俄罗斯的内外敌人的敌意。

“虽然苏联崩溃了,但苏联的统治制度和思想还一直保持着,没有改变,”梅里克霍夫说。“仍然存在着政治权力的垄断、经济权力的垄断、大众媒体的垄断、民间社会的垄断。如今,苏维埃体系的基本要素都己被复原。”

在梅里克霍夫的审判中提供的证据包括,他的博物馆收藏的一只19世纪的生锈的枪,以及一些和他拥有的武器不配套的子弹。梅里克霍夫说,那是调查人员栽的赃。

“我在20世纪90年代曾与许多土匪作斗争,但现在更糟糕,你不能对抗我们的官员,”梅里克霍夫在他的庄园里接受采访时说,这个庄园建在苏联时代用废弃物堆积起来的小山顶上,四周有围墙,里面有几座砖瓦建筑,还有郁郁葱葱的花园和一个池塘。

如果不是因为他对历史的兴趣,60岁的梅里克霍夫似乎很符合普京复兴俄罗斯活力的愿景,这种复兴是建立在传统价值观和强大的爱国主义之上的。

梅里克霍夫是哥萨克人的后裔,粗犷的哥萨克骑兵稳固了俄罗斯帝国的边缘地区,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其成员一直处于各种民族主义事业的前列。梅里克霍夫也是东正教的基督徒,他在自己的波多尔斯克房子旁边,用木头盖了一座漂亮的教堂。

但是,材料收集、阅读旧书和文件的多年工作让梅里克霍夫相信,普京及其在东正教和其他地方的盟友所庆祝的俄罗斯传统,是对过去的大肆扭曲。

他说,虽然普京帮助解除了苏联时期对哥萨克人的怀疑,哥萨克人在1917 到1922年间的俄罗斯内战中站在了反布尔什维克力量的一边,但普京忘记了哥萨克信条的核心。

“哥萨克人最重要的价值从来都是自身的自由,”梅里克霍夫说。

对哥萨克传统的这种解读,虽然在许多人眼里仍与俄国对犹太人的杀戳、以及为沙皇统治下的俄罗斯帝国扩大版图所提供的残暴服务联系在一起,但却使梅里克霍夫赢得了俄罗斯自由派人士看似不可能的支持。

梅里克霍夫的一位有名的粉丝是自由派历史学家安德烈·朱波夫(Andrey Zubov),朱波夫曾在莫斯哥的一家著名研究所工作,在把普京在2014年从乌克兰夺回克里米亚与希特勒在1939年吞并他国领土作比较后,他被单位除名。朱波夫很快就上了普京的支持者们编制的一个“叛徒”名单。

“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显然已经死亡,”他说。“共产主义没有了。但仍存在着苏维埃思维方式,苏维埃式的帝国主义仍继续存在,当局想把这些东西不顾历史事实地保护起来。”

梅里克霍夫说,近期针对他的案子,不是由波多尔斯克的当地检察官策划的,而是由莫斯科的联邦安全局策划的,该局的前身是苏联时代克格勃的国内情报部门。在去年的议会选举前,在表示公开支持一个反克里姆林宫的政党后,他被立了案。

他也反对吞并克里米亚,这是判断是否所谓背叛的首要试金石,梅里克霍夫说,这个标签被用到那些只不过是不同意克里姆林宫的人身上。

他说,那才是让他的两个博物馆如此具有威胁性的原因:它们让数以千计参观过博物馆的普通俄罗斯人思考自己的历史,质疑像爱国者和叛徒这样的简单标签。它们也把专业历史学家对官方的卫国战争描述提出的静悄悄的质疑进一步放大了。

官方的版本倾向于淡化斯大林与希特勒在1939年达成的条约,斯大林在20世纪30年代对军官进行的屠杀清洗,以及在纳粹入侵之前对被视为是内部敌人的无情迫害。

一名参观者在博物馆的留言簿中写道:“感谢这家博物馆的创建者和策展者,你们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能看我们的史书中那些官方当局试图隐藏起来的页面。”

Sophia Kishkovsky自莫斯科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Cindy Hao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