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锺剑华:要抛弃的不是支联会,是中共



自从1989年北京发生「六四事件」之后,香港年年都有数以万计的市民到维园出席六四烛光悼念集会,表示我们对那一段历史没有淡忘。28年来,参与的人数有上有落,但总的来说,仍然是全世界悼念六四事件烛光最璀璨的一个社会。足见香港人在经济发展及充满功利的社会气氛下,也没有放弃民主、自由及人权这一些基本的社会价值。

不过,自从雨伞运动之后,因为政改问题裹足不前,部份年轻一代渐渐失去耐性。这一种情绪去年便开始投射到六四悼念活动,有大专学生领袖及院校的学生会拒绝出席支联会的烛光集会,甚至质疑悼念活动的意义。今年六四前夕,中大学生会发声明,说悼念活动应该停止,也扬言会拒绝参与今年的任何悼念活动,讲得比去年更尽更决绝。

对于此等基本上是翻炒去年的论调,笔者只想重申,年轻人没有包袱,有些见解可能一时之间令人难以理解及接受,但年长一辈应该尽量包容及接纳。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青年人自行整理出一套对事物的看法,无论如何都是好事。早前美国马里兰州大学毕业礼中,有来自大陆的学生代表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便招致大批中国留学生的口诛笔伐,差不多人人变成共产党的「小粉红」。由此看来,香港的年轻一代有空间、有能力、也有这一种意识,对主流论述提出另一番见解,这总比去到那里或面对任何事都是同一个面谱好。这也正是香港社会多元价值可贵之处。

反抗应先认清对手

香港的年轻人,对于能够拥有这样的空间应该感到大幸,也应该知道,这是很多人透过不懈的努力才能够捍卫住的。面对强权的政治打压,发展及生活的空间也不断受到挤压,要被迫接受当权者及成人世界赋予的那一套框框,年轻一代的挫败情绪及不安可以理解。但当他们要对此作出响应及反抗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认清对手?又是否应该对一直在捍卫香港的社会价值,甚至为这一种选择因而不断受到打压的同路人公平一点?而且,如果没有这些组织及人士长期的坚持,他们可以公开发言及表态的空间,也可能没有现在这么广阔。

先不说喊「要求平反六四」及「追究屠城责任」这些诉求能够得到甚么成果,如果没有支联会及他们那一批义工不懈的努力及无偿的奉献,今天香港就算不至去到万马齐喑的局面,也可能已经在强权的打压之下,连说一句真心话,提一句「释放民运人士」、喊一声要「建设民主中国」、讲一句「结束一党专政」,甚至在六四当晚公开点起一支蜡烛去悼念的动力也大打折扣。

而且,当大家说要争取应有的自治空间及推进民主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明白,就算如何把焦点聚注本土,对于多年前发生的一件如此残暴的事件,难道真的是完全没有伸张正义之声的责任?透过六四悼念活动,守护我们的记忆,正是要唤起社会要对强权经常保持戒心。

悼念六四,又与建设香港的民主及保障香港的自由有甚么抵触之处?就算香港的年轻一代不再受「胸怀祖国」这些说法打动,但对于人权、自由、民主及反抗暴政这些普世价值,也是没有不去支持的理由的。六四悼念活动也正是一再提醒大家,这些大家希望守护的价值,仍然不断受到挑战和打压。

可能有人会为因为被中共政权视为眼中钉的支联会受到年轻一代挑战而沾沾自喜,但如果能够细心了解一下年轻一代为何要杯葛六四悼念活动,可能更应忧虑这一种对六四悼念活动的背叛,实际上是对整个强权政府以至中国社会的彻底抛弃,彰显要与中共政权及大中华一体这个论述切割。真正失去香港年轻一代的不是支联会,而是以中共政权为代表的中国,中共政权其实一直都在为六四事件的作为付出代价。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