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星期四

卢峰:悼念六四是民主的坚持与承传



这个年头在香港坚持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越来越不容易,当权者施加的暴力及其他形式威吓固然从未间断,当权者鹰犬帮凶的滋扰、泼污水同样越来越严重;近期还要加上以本土为名把香港自绝于普世民主运动的学生组织呼吁不应继续悼念六四。逆风彷佛越吹越强,浊流彷佛把香港弄得更混浊不堪。还好,数以万计市民就像过去28年那样风雨不改,为了心中那一点民主自由之火,为了捍卫普世人权价值,也为了保住历史真相与记忆,一起走到维园,举起手上的烛光。清晰的向北京当权者及全世界表明,民主自由才是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争取民主是一代又一代人前仆后继的事,也是普世的斗争。
争民主需一代一代承传
谁都知道,争民主不可能自扫门前雪,争民主的人不应该忘记自己是站在前人努力的成果上,是站在付出代价的民主前辈肩上。自以为可以本城本国可关起门来争民主,或以为民主只是世代的功劳不是浅薄无知就是在混淆视听!请看看其他国家及地区争取民主自由经验。台湾的抗争从反对日本殖民统治开始,1947年发生的二二八事件,国民党专权政府开枪镇压反对苛政的平民,造成大量死伤又引来“白色恐怖”管治,自此“二二八”成为台湾民众抗争的历史标记。一代又一代台湾人坚持记住镇压的惨况,要求政权承认错误、道歉及赔偿。即使只能在暗角或透过私人书信互相支持,悼念二二八事件及其后白色恐怖死难者的行动从未间断。
到近20多年台湾政权开放,民主自由人权开花结果,新一代政治团体人物冒起,接了民主的棒。可他们依旧在悼念二二八事件,以此肯定前辈们包括党外人士、民进党元老、无名抗争者的贡献与坚持,承传当中的精神及牺牲。再看南韩。1980年的光州事件已是37年前的事,当年全斗焕军政府为了镇压抗争的市民、学生不惜动用坦克、特种部队,导致死伤惨重,血流成河;军政府还透过新闻封锁令南韩其他地方长时间不知道镇压的惨况。可光州人民及支持民主的南韩民众年复一年悼念事件,要追究军政府及全斗焕等将领的责任,最终推动南韩民主开花,并在90年代促成全斗焕被捕及判处重刑。而尽管元凶已伏法,光州以至南韩各地每年仍在记着、仍在说着光州血腥镇压的历史,一方面提醒继起的一代这重要的历史事实,另一方面让后来者明白民主不是一代人、几代人的努力,需要一代又一代的承传与坚持。
坚持集会不是行礼如仪
香港的民主运动起步较迟,八九民运及六四镇压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起点;参与及声援的人数众多(过百万人),行动最持久有力,并成了香港人反对暴政强权、捍卫人权自由的标记。28年来坚持悼念、坚持集会不是什么行礼如仪,而是守护民主自由的价值,继承八九民运的要求与抗争,表明坚持下去不达目标不罢休的决心。若果连这个起点都忘却,把过去几代人的努力一笔抹杀,所谓本土争取民主只是一番浅薄甚至冷血的空话,置历史与事实于不顾。
坚持下去从来不容易。28年来每一年、每一次六四临近不少杂音干扰,都有各式各样的威吓与抹黑。北京当权者及他的帮凶更是时刻等待机会出手令六四悼念活动在香港消失,想令“六四镇压”、“八九民运”、“民主自由”在香港也变成敏感词,提不得、说不得,更不能再有公开悼念活动。他们等的是什么,就是等待冷淡取代坚持、遗忘取代记忆、黑暗取代烛光。
昨天晚上维园的烛光再一次粉碎了北京当权者的梦。表明港人没有忘记,表明港人对民主自由人权的坚持没有放弃,表明历史与事实不容扭曲。我们不知道明年、后年、10年后八九民运的民主自由人权要求能否实现,只知道在民主发展的长河中六四永远是值得志记的日子。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