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星期四

江天勇解聘律师 锋锐所七律师二度年检被卡

中国大陆人权律师江天勇。(RFA)


在中国大陆,江天勇的代理律师覃臣寿5月31日要求会见当事人被拒绝。当局告知江天勇已将他解聘,并出示了一张江天勇手写的解聘声明。律师对此表示质疑。此外,受709案牵连,锋锐律师事务所的7名律师第二次被拒绝进行年度考核,受影响的该所律师刘晓原认为,当局可能会在王全璋案了结后才会处理事务所律师执照问题。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自去年11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今将满6个月,但律师始终无法会见。5月31日,代理律师覃臣寿再次要求会见当事人,却被告知,他已遭到江天勇解聘。
覃臣寿当天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对此表示了质疑:
“他们出示了解除声明,他们说是江天勇写的。但是我要求见到本人确认。接待人员说,他们不能做主,后来就是拒绝说,我们不能会见。是不是江天勇真实意志表示?或者是在受威胁、胁迫情况下作出的?我们当然肯定要看到他本人才能清楚,现在我们当然有合理的怀疑。”
覃臣寿表示,江天勇监视居住期即将届满,他会继续关注当局在期满后的行动,以判断他们是否是借解聘律师为名阻止律师进行会见。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在得知此事后也发表了严正声明,强调家属有权聘请律师,非见到其本人确认,解聘声明无效。两位律师受家属委托,不受所谓江天勇解聘的影响,继续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释放。
金变玲:“江天勇在被捕之前曾经发过声明,也曾经对我说过,他在非自由状态下签的文书、承诺都是无效的,那是被逼的。所以我坚信,江天勇是被酷刑了。”
此外,北京2017年度律师年审考核已于5月31日结束。而在709案中遭到重创的锋锐律师事务所,包括所内4名涉案律师周世锋、王宇、黄力群、王全璋在内,共有7名律师第二次被“卡住”年检。
自2015年7月后无法代理新案,被迫失业近两年的锋锐所合伙人之一刘晓原向本台表示,这一年多来他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对方承诺今年6月会解决,不过屡次三番被敷衍的刘晓原担心对方又是在“忽悠”他。刘晓原推测,当局会在王全璋案了结后才处理他们几名律师无法转所执业的问题,
“他们以前总是说要等到被抓律师的案件全部终结以后再处理锋锐的事情。当然我在不停质疑这个问题,因为你不能这样捆绑。锋锐所有些律师是没有涉及案件的。当然他们现在不说这个说法了,但我分析,他们还是要等到律师的案子全部了结之后。现在唯独还有两个人的案子没有消息,一个是王全璋律师,还有一个是锋锐所得行政人员吴淦。我们已经两个年度没有进行考核了,2017年的年度考核结束了,我们又看不到希望。我分析,他们可能会吊销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执业资格证,因为执法部门总说,锋锐所是颠覆国家政权的一个平台。”
对于当局一拖再拖的做法,刘晓原感到十分无奈,他告诉本台记者,在2015年7月前代理的案件,包括苏昌兰和陈启棠案都因为年检未过而无法正常进行下去。他前往看守所申请会见当事人也会受到阻力。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