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楚寒:由多位争议人物在美国大学演讲受阻谈起



最近在美国大学,一些争议人物来到校园演讲发生冲突,有的甚至爆发暴力肢体冲突,引发舆论界和公众的关注。今年3月初,佛蒙特州米德柏瑞学院的一群学生,邀请社会学家查尔斯•默里来校演讲,学校管理层予以赞同(其1994年著作《钟型曲线》阐述基于种族的智力理论,有人称他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这位社会学家在校园受到上百人的抗议,在其演讲的礼堂里,学生们高喊“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反同性恋者”,不让他有说话的机会。于是他和与他对谈的教授转移到一个不对外的房间,但抗议者拉火灾报警器,敲打窗户,打断他们的交流;且有抗议者和默里发生了肢体冲突,导致那名与其对谈的教授因脖子扭伤而送医。

4月下旬,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在暴力的威胁下,取消了女作家安•库尔特(亦为保守派社会和政治评论家和律师)来校园的演讲。这位女作家经常出现在美国各种电视广播节目,且经常在公众和营利场合发表演讲,2010年曾被《时代》杂志选为年度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今次受该校共和党学生会之邀来校园演讲,却被拦阻在加州这个名校的校门之外。库尔特在推特发文,痛批柏克莱校方取消她的演讲行程外,也批评身为美国言论自由运动发源地的柏克莱毫无言论自由可言。另一个例子是,英国记者米罗•雅诺波鲁斯(自由意志主义者、演说家、出柜同性恋人士)原订于在柏克莱大学的演讲,也因学生抗议他对种族和跨性别人士的观点而被取消。

上述校园演讲冲突事件表明,一些持有有争议性观点的人士或公众人物,近期接连在美国大学被阻止发表言论观点。在一些例子中,演讲者被抗议学生批评持有种族主义和性别认同的立场。随著这些具争议性人物的演讲被抗议活动阻挠、或取消,有些不认同抗议的学生则担心,在大学里自由表达的权利被保护所有声音的措施弱化;抗议人士会利用这些措施作为政治武器来对付他们。为此,纽约市著名律师佛劳德•阿伯兰斯(该律师因代理第一修正案闻名)认为:“我们现在认为是正常的事,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大家只能希望那些顽固分子冷静下来,接受冒犯性的言语也受到第一修正案‘充分保护’的事实。”

在这里,让我们回顾一下所谓的第一修正案。它就是美国宪法的第一修正案,是关于言论、宗教、和平集会自由的公民表达权的条款,其中明文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者禁止信教自由;限制言论自由或者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申冤的权利”。1791年12月,美国国会正式通过了有关公民权的权利法案,从此,美国宪法就有了包括著名的第一修正案在内的10条权利法案。

第一修正案的“第一”表明了它在公民权利序列中居于首要地位,与其他的权利法案一道成为美国的立国基石,使得美国成为世界上首个在宪法中明文不设国教,并保障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可以说,保障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第一修正案,是美国政治文明的骄傲和对人类的贡献。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近年来它在本该保障言论自由的美国大学校园里遭到了冷落和漠视。

根据美国“个人教育权利基金会”的统计数据,自去年2016年初以来的这近一年半中,在美国大学,从西部的加州到东北部的佛蒙特州,有将近30场的校园演讲因为有争议或抗议,而被阻止或取消,其中有一些涉及到暴力冲突,包括人身伤害、公共财务损坏。许多美国民众向媒体表示,他们看见曾经是学术界基石的言论自由,在美国的高等院校中正在逐渐消失。对此,位于首都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Newseum”的负责人杰弗瑞•赫布斯特感慨道:“少数族裔和感到被疏远的人,特别对言论自由持怀疑态度。但有能力的人可能使用任何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思,只有那些没有能力或被疏远的人,才真正受益于言论自由的权利。”

写到这,我想起多年以前发生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件事。大约是2007年秋,时任伊朗总统阿曼迪受邀来到哥伦比亚大学发表演讲。当年阿曼迪在哥大一个小礼堂中的讲话,被放大成国际间广为传播的大事。早在传出阿曼迪要来哥大演讲的消息时,纽约及美国各种媒体都掀起了一股热潮,报道民众、政客和学者们的反应,对邀请阿曼迪来演讲持反对和支持的声音泾渭分明。反对者认为,绝不该让一个支援恐怖分子、质疑二战屠杀犹太人事件的真实性和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掉的伊朗总统,且是美国的敌对国的领导人,在美国的著名大学里发表他的演讲。与之相反,支持者要求让阿曼迪与哥伦比亚大学的师生们交流,以展示美国的言论和学术自由。

哥大校长李•博林格不愧是美国著名的言论自由推动者,这位大学校长不顾多方反对,顶着巨大的压力坚持邀请阿曼迪来演讲,确实捍卫了美国的学术自由。但这位哥大校长他在欢迎辞中对阿曼迪却毫不留情。在700多名听众面前,博林格严厉批评阿曼迪,说他否认纳粹大屠杀要么出于挑衅目的,要么是缺乏教育,因为“大屠杀是人类历史上记述最多的事件”。当时博林格还说:“总统先生,你展现了一个狭隘、残酷的独裁者所拥有的一切特征。”

也许,博林格在阿曼迪发言前的开场白,是为了平息反对者、抗议者的怒气而一反常态地攻击的言辞。有人批评博林格的开场白丧失了主人待客的基本礼貌,有人认为这样的当面指责,多少损害了博林格的言论自由斗士的声誉。当时美国总统小布希认为,如果博林格认为阿曼迪的哥大之行对学生教育有帮助,外人不应说三道四;小布希指出阿曼迪是“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领导人,美国却给他一个表达自己看法的舞台,这说明了美国的伟大。

我赞成小布希的这段话。哥大能够邀请敌对国的元首前来演讲辩论,这说明美国的大学不是躲在象牙塔里死啃学问的地方,而是胸怀世界与民族的发展走势,将学习与现实世界密切联系起来办学的,这一点值得其他的大学学习。这也间接说明了美国的民主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在当时美国与伊朗严重冲突、甚至濒临战争边缘的情况下,一所大学却能够邀请敌对国的元首来演讲辩论,这在一些专制国家是不可思议的事。能做到这一点,仅有哥大的设想还不够,必须要有美国那种自由、开放的社会氛围才行。更重要的是,阿曼迪最终能够走上哥大的讲坛演讲,最大的赢家无疑是美国的言论与学术自由。

世界需要百家争鸣,需要百口辩论,肇始于古希腊哲人的辩论风气,会使真理愈辩愈明,会使辩论的双方得到提高和自我完善,也能使世界步入更加文明理性的时代。演讲、辩论自然就要求开放、包容和平等,它不是战场上那样真刀实枪地拼个你死我活,它可以激辩出思想、思维的花火。哥伦比亚大学邀请阿曼迪前来演讲事件让世人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我们所赞同的言论与我们必须容忍的言论之间,有着极大的距离。提倡言论自由,就要让我们不喜欢的人也有发言的机会。

既然连一个敌对国的元首、一个“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领导人、一个否认纳粹大屠杀的政客都可以在大学发表言论,那么本文开头所说的学者、作家、记者、政治评论家等知识界人士,更有权利来到校园表达其言论观点了。现代社会的特点之一,就是开放、多元和包容,作为“社会思想重镇”的高等院校,自应是开放、多元和包容的表率。而且作为一位现代公民,应当学会了解和倾听持不同观点者,乃至于对之加以挑战和辩论;更重要的是,这是文明法治国家应遵循的“保障言论和学术自由”的表现。

写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

文章来源:华夏文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