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星期六

高智晟:再问山西贪官们的人性何在



62,《参与》及《中国民主》同时刊发了我的《山西的恶官们看过来》文,以声助生活陷入困境的92岁老退役军人刘忠才老人。今天老人家里发来的消息说,山西临县民政局陈局长代表官方表态提出一个一次性解决决定:愿意一次性给刘忠才200元左右的补偿。刘忠才一家没有接受。

这是怎样的一种黑色幽默。共产党头目们动辄即撇出一副无赖相说他们的江山是几千万人头换来的。刘忠才一家的悲惨命运证明着,得了江山后的共产党是怎样对待那些付上亲人头颅和血价的人民的。200元钱,值不低贪官们的两根香烟价,牺牲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刘的二哥刘忠亮),刘忠才本人一条腿残疾,交涉了这么些年得了的结果。

我被黑帮强制堵禁在村里以来,灰头土脸的打手们全天侯尽着他们的鹰犬职份,以上周为例,定边县的表弟来看我,他对村里的地形情况很熟悉,绕小道成功进了大哥家院子,还不到一分钟,黑帮便从山上打电话与大哥"严正交涉"。尽管如此,走头无路的上访苦主们有时还是能将他们的血泪控诉材料用各自的办法转到我的手里,虽然成功的概率极低外加危险,而刘忠才老人的材料就是这低成功率中的一例。

我能体悟到长年奔突在不知尽头的上访人民的无助和绝望。这些与我无法见面的苦难同胞们心里非常清楚,当下的我尚无力自顾,怎么可能来帮助他们摆脱这"中国特色"的人祸呢!实际的情形也正如此,偶尔到手的上访材料我也只能是看看罢了,刘忠才老人的事是个例外。

这些年我关注具体的上访苦难不多,一方面,这种"中国特色"的苦难实在的是浩如烟海,技术性的帮助一两起没有了任何实质性价值。另一方面,今天的中共上下贪官悍吏的邪恶及冷酷已干干脆脆、心安理得而雷打不动,能实质性帮助具体上访者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刘忠才老人终于的困境就是一个实证。

在这里,我依然要重复引述这位92岁的老人在他的材料里的一段话:  “只记的在参军时21岁,在太原打过牛头山,后来走过西安,打过南京等地。有没有打过朝鲜现在也都记不清了,只记得1956年拖着一条瘸腿回到老家,当地还给办了《兵役证》。回到老家后才得知二哥刘忠亮一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一个口信也没,直到现在70几年了打听不到一点信息,问那级政府都不管,没人理我们,到离石市民政局大门从来连进都不让进,一个大活人跟了共产党就这么没了,可能是为革命牺牲了吧

山西临县是我家乡所在的佳县的邻县,两县分置黄河东西。我看了老人材料后心里感到很难过,我坚信使当局作点人事是极不现实的,但还是在侥性心态下写成那篇文字,无济于事又是终于的局面了。

山西出现了"塌方式腐败",这不过是"领导同志"令计划,被比他更凶残的腐败分子打败后显现了的一个局部局面而已。在今天的中国,超出人类经验的腐败是实在的,更是全国一律的,山西当然例外不了,更不会是"塌方式腐败"的特例。腐败成就着所有层级官员的升迁,而升迁又成就着所有层级官员的腐败,这早已是每个中国人的基本常识。贪污动辙即上百亿以至万亿,与这腐败能力相对应的则是贪官们在人性方面的卑下和孱弱。"200元左右"一次性解决刘忠才老人的长期苦难诉求,这需要有怎样厚颜无耻及远离人性的底气!

刘忠才老人的问题既简单又无限的复杂。说它简单是因为,中共对过去为它抢得政权卖过命的伤残、年老退役老军人都有相应的待遇规定,说它复杂,却是因为人民面对着一个绝不肯做人事的流氓"政府"。这是今天中国社会所有人祸和复杂局面的症结。

他们制定出各种规矩,但只要执行规矩不能直接带给他们具体利益,他们就绝不肯执行。任一层级、任一环节上的任何一个具体的无赖,都能使一个政权的功能彻底瘫痪,大量的矛盾、冲突缘此而产生。

最近几年他们一家快跑断了腿,多次找过各级部门都不管。退伍证件上不仅有彭德怀的签名,更有中共国国防部盖的印章,所有负责接待的生物是一律的不屑一顾。他们找到那里那里就干脆的耍流氓一一不管。

今年年初,我在《民主中国》刊文《心细如丝的邪恶》,文中有这样一段话:"2016年里,中共继续在全世界邪灵附体般"大撒币"。而在国内,于年初开始,这国大地上悄悄进行了一场于人道祸害后果绝不亚于镇压"法轮功"的丑行。如蚁的党的干部蓖梳式地对这国生活中最不如意人群的"经济收入"进行了绵密梳捋,凡年可得两千多元的低保户的低保费悉被强制取消,致数以千万计的、胡温时期受了贫困救济的穷人,尤其是一些全失去了劳动能力的高龄人群再坠生存困境。一年过去了,这些人世间生活最不如意人群被冷酷的统治者压榨的罪恶得了与当年'法轮功'被镇压同样的命运,全国有能力言说而又有条件调查的人们再尽作了僵尸,迄今不见有只言片语的揭露文字。"

长期的苦难和无望能在人群中生出普遍的麻木和冷漠。苦难和无望的时间越久、规模越大,这麻木和冷漠波及的人群范围会越广。又快半年过去了,上面提到的这段揭露罪恶的文字犹一箭入海,又得了无声无息的局面。

这几年里,强盗们又是延长退休年龄,又是增加个人缴纳养老保险费用和医保费用,去年起又在全国统一部署,普遍性地取消绝对贫困人群的低保生活救济、准入条件更加的苛刻,蛮横管控人民外汇兑现及支配权利等一系列卑鄙措施。稍微有点头脑的人,不难看清这"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邪灵附体般的向全世界大撒钱的豪气是怎样成就的,更不难看清一生舍命苦搏的刘忠才们为什么一生贫困的根脉。

中共恐怖组织今年以来对人民的野蛮压逼更加的疯狂而冷血,意在将这种完全不适宜人类社会的反人性制度长期压逼在中国人民身上。奋起而抛弃这个邪恶体制,建立宪政民生中国是我们的唯一活路。

201768于陕北村里。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