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日星期六

李平:信梁振英?信中央?信郭文贵?



梁振英昨出席立法会答问大会时,就UGL问题重申「我主动向中央交代了所有情况,中央亦是满意的」。中央满意一直是梁振英的挡箭牌之一,问题是,中共的官员利益申报并未形成制度,岂能代替香港法律、行政制度的要求。梁振英为甚么可以向中央交代所有情况,就不可以回答周梁淑怡替港人所问的三个问题?无法取信于港人的梁振英,只会拖累中央也无法取信于港人,甚至让港人宁愿相信郭文贵所踢爆的中共高层深陷贪腐、官官相护。

左闪右避 拖中央落水

无论梁振英再如何表扬与自我表扬主政五年的政绩,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及香港研究协会的最新民调都显示,梁振英临落台的民意支持度都在谷底,分别为38.1分(满分为100分)、2.19分(满分为5分)。一个不获市民支持、信任的特首,动辄声称中央满意其表现、满意其交代,要么是夜行人吹口哨,要么是欺下瞒上,最终都要现出原形。去年12月,梁振英被弃选、不角逐连任后,港大民研计划的调查显示,香港市民信任中央的比率劲升9个百分点至38.9%,不信任比率则下降9.5个百分点至37.3%。由此可反证梁振英作为猪队友「累街坊」的能力。

梁振英的另一挡箭牌是英国、澳洲执法部门和税务部门五年来未曾质疑他联络他。这或许可以反映UGL作为付款人没有问题,但英国、澳洲岂会理香港特首作为收款人是否应申报、有没有问题?莫非梁振英在引入中央干预香港官员利益申报事宜时,还要引入英国、澳洲的干预吗?

梁振英左闪右避,始终未回答周梁淑怡简化后的三个问题:是否上任后收UGL巨款未申报?应否申报?没有申报是否有合理辩解?他不依香港法律、制度要求作答,却拿中国、英国、澳洲的标准为自己解脱,还要指摘民主派议员的追查是政治炒作,其实质意图恐怕正是要把事件政治化、扩大化,把满意其交代的「中央」拖落水,让「中央」替他承担市民和舆论的不满。只不知,谁是这个中央?是张晓明、张德江,还是习近平、王岐山?

 觑准时机 符合党要求

中共权贵集团正为十九大权力分配火并,高层贪腐消息满天飞,逃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更频爆「核弹级」猛料,矛头直指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由于郭文贵尚未公开证据,本港传媒多避谈相关爆料,甚至连他公开的国安在香港设点掳人等问题也未予关注。但郭文贵的爆料经美国诸多主流媒体报道,在北京引起的震荡已不局限于政坛,还把一些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和媒体卷入其中,让人质疑他们是某些权贵的隐形化妆师。

梁振英此时把UGL问题推给中央,的确是觑准时机。一来,中共高层一直反对建立官员利益申报制度,只求官员对组织、对中央坦白交代,以便酌情处理,梁振英的表现完全符合党的要求。二来,就算梁振英收受5,000万有问题,相比于中共高官被指控贪腐动辄涉及上千亿、上万亿元,也不值一哂,岂会认真追究。三来,梁振英的最高官阶只会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位于党和国家领导人序列中的末端,并不影响权斗大局,此时还有谁愿意为他多花心思。

但是,「中央」对梁振英的满意、信任,对价值观未被同化的香港市民和舆论来说,只会加深对一国两制被摧毁的疑虑,只会加深对中央的不信任感,正所谓「信你一成,双目失明」。一旦郭文贵公开中共高层贪腐的证据,港人对中央的信任度势必跌向谷底,那些为梁振英辩解的中港官员也难免诚信破产。反之,一旦梁振英明年未能获安排连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或有一日再因照顾家人需要被辞职,港人对中央的信任度势必再创新高。

文章来源:草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