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

高新:习近平要求十九大党代表“正确行使党内民主权利”!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十八大落选中委已经令习近平难堪!》中已经分析到了李源潮落选中委胡锦涛仍然可以强行任命他为省委书记,杨雄落选中委习近平可以强行任命他为直辖市长,但北京市委书记暂时由一个“普通党员“出任虽然因为有王珉的下场党内无人再敢”妄议“,十九大上的党代表们的投票可是”无记名“的。假如蔡奇仍然留在国安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位置上被提名为十九届中央委员候选人,从情理上分析被党代表们差额掉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国安委办公室的正主任是由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办公厅主任兼差,常务副主任是整个国安委的唯一一个专职正部长级干部,其重要性绝对高于国务院任何一个部委的正职领导人。但是如今他习近平硬是安排他蔡奇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从中共建政以来从来都是由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北京市委书记,这个险实在是冒得大了点了。
中共党内人人都明白,每个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进中委是“标配”,直辖市市委书记和广东省委书记进政治局也是“惯例”。但是,“标配”也好,“惯例”也好,都不是党章或者“党规”中硬性规定的内容,所以胡锦涛可以在全国党代会闭幕的第三天就宣布在党代会上落选中央委员的李源潮为江苏省委书记,习近平也可以在全国党代会闭幕后即宣布连中央候补委员都没有选上的杨雄接替上海市长职务。这可能是中共“党的民主集中制”内容中所谓“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的典型范例。
笔者在上个星期的《蔡奇是否也是“党内民主”的受害人?》一文中也已经介绍过:鉴于过去几届的经验教训,中共十八大的保密工作十分成功,至今外界只明确了一个中央落选者即时任商务部长陈德铭。至于中央候补委员的落选者,从十三大至十八大,外界从来就没有流传过不要说是名单,那怕是一个人的名单也没有。所以蔡奇是否是十八大上的中央候补委员的落选者,笔者听到过不同的说法。
一种说法是当时的浙江省委全部常委里,除了省委书记和省长是当然的中央委员候选人,还有六名常委被列入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他们是:时任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李强,时任宁波市委书记 王辉忠,时任杭州市委书记黄坤明,时任省委宣传部长葛慧君,时任省委组织部长 蔡奇和十八大之前刚刚升任浙江省副省长,至今仍然不是省委常委的梁黎明。
十八大选举过程中,因为浙江省一省占了六个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额,党代表们颇有不满,于是该省的省委组织部长蔡奇因为年龄偏大所以得票甚低,最终被差额掉了。
十八大公布出来的“当选”中央候补委员的名单中,依得票多少排序,李鹏的儿子李小鹏是最后一名。所以如果说蔡奇真是十八大中央候补委员的落选者,那么他的得票数肯定还低于李小鹏。
十八大闭幕后一个多月,与杨雄被任命上海市长前后没有几天,中共中央即将时任山西省长王君调升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把山西省省长的位置让给了李小鹏。
因为在此之前已经发生过内定省长接班人在党代会上落选中委的情况,所以李小鹏出任山西省长之后,内地的记者朋友 即判定李小鹏之所以在中央候补委员选举过程中也差点被淘汰,原因就是他是因为在中委选举过程中被“差额”进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的。
这位记者朋友得出此判断的依据就是历届党代会上被从中委选举过程中差额下来的“倒霉蛋”,明智点的就主动要求不愿再进入中央候补委员的选举过程,再被党代表们用选票羞辱一次。不明智的进入中央候补委员选举过程中以后,得票数往往仍然很低。查对十三大之后的历届党代会上当选的中央候补委员名单,排名十分靠后的好多都是当届中委选举的落选者。
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排名倒数第一的萧秧,倒数第二的房维中,倒数第七的马忠臣等,都是当届中委的落选者。
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倒数第一是习近平,倒数第二的邓朴方,倒数第三的袁伟民,倒数第五的刘延东,倒数第六的由喜贵等,都是当届中委的落选者。倒数第七是王歧山。
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倒数第一的由喜贵,倒数第二的王洛林,倒数第五的邓朴方,倒数第六的陈元,倒数第十的熊光楷等,都是当届中央的落选者,其中邓朴方和陈元都还进了当届党代会的大会主席团名单。
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倒数第一的贾廷安,倒数第三的楼继伟,都是当届中委的落选者。
正是基于如上现象的推论,所以北京的记者朋友十分相信李小鹏是十八大中委的落选者。
这位李小鹏本来在十七大上已经已经被安排进入了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但得票数垫低,只能被差额掉。
另外的十八大中委落选者中,按照这位记者朋友的说法,陈德铭原以为国务委员已经是唾手可得,所以在得知自己已经落选中委后,吃惊之余即向大会主席团表示不参加中央候补委员的选举。而杨雄应该是从中委落选后继而又在中央候补委员的预选过程中得票比李小鹏还低。大会主席团爱莫能助。
十八大召开后的次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的李克强内阁名单中冒出一个外界谁都没有的想到的国务委员王勇,原因就是因为原来内定的陈德铭的位置被临时决定用王勇顶替。
这个王勇是典型的机关干部出身,一天地方领导任职经历都没有。他突然被宣布为副国级待遇的国务委员,无论是身边朋友、家人还是当时他任职的国资委的同僚们都是十分意外。甚至调侃他是“白捡一了一个副国级。
陈德铭落选十八届中委后,外界有评论说是因为党代表们嫌他年龄偏大,但事实上这个王勇和陈德铭同龄,但王勇顺利当选了中央委员。
外界在报道陈德铭十八大落选中委,导致与国务委员职务失之交臂的消息时,都没有提到这个陈德铭本来在十七大就已经被从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被差额了一回,但顺利当选了中央候补委员。
回过头来再说蔡奇。如今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让他以“普通党员”身份高就北京市委书记,全凭习近平一句话就无人敢说不字。但是这种先把连上届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的干部直接任命为按照“惯例”应该是由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北京市委书记,制造一个即成事实,令全国党代会的代表们“不能不接受”的作法在中共全国党代会实行了差额选举之后还没有过先例。要知道中共政权的各级党代会的选举,都是事先宣布一个差额比例,然后把“候选人建议名单”交付票决。而被差额掉的人一般都不是因为选票没有超过半数,而是因为没有被差额掉的大都得票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所以某个候选人很可能因为得票数已达百分之六十甚至百分之七十还是不幸进入被差额名单了。所以说,假如十九大上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党代表因为是“无记名”投票所以敢于用自己的“民主权利”向习近平肆无忌惮的任人唯亲说不,他习近平可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不太好想象习近平主持的十九大的中央委员选举会倒退回“等额选举,举手通过“ ,所以只能以”正确行使党内民主权利“的纪律要求,让党代表们在”无记名“ 的私密状态里也能够”自觉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