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曹长青: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听到刘晓波肝癌晚期、他妻子说“已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的消息,非常震惊!不仅因为刘晓波是诺奖得主、人权斗士,而且他是一个相识多年的朋友。对任何人来说,一个自己熟悉的人遇到灾难或不测,那份心痛和悲愤是难以言喻的!

刘晓波才六十出头。虽说不管哪个年龄段都可能得癌症这种令人色变的病,但刘晓波的病,绝对跟中共政权的摧残有关!

当年他被抓被判,就是典型的以言获罪。中共判決书的所谓“重大犯罪”,就是从电脑查出他的六篇文章,其中包括《零八宪章》。六篇文章就判11年!差不多一篇判两年!

当时我写了“重判刘晓波展示狼性”,指出这展示中共本性:残忍而暴虐。共产党无法用文字对文字,因为它们已没有思想,没有文字,无法讲理,只能用赤裸的暴力。

经过近9年的关押,外界鲜少知道刘晓波的生存状况,他必定是被“狼”政权咬得遍体鳞伤。这再次证明,中共监狱绝不是“人性化环境”,而是“兽性化地狱”!

虽然刘晓波的父亲是肝癌走的,但毕竟活到80岁。这种疾病可能有遗传因素,但长达九年的牢狱之灾,当然会刺激和加速癌变。不仅物质生活条件差,心理摧残也是重要原因,他基本上是被与世隔绝的。另外监狱医疗更差。这些,都会加重、加快病情。尤其是,为什么肝癌晚期才发现?为什么5月23日查出肝癌晚期,拖了一个月后才公开?共产党为什么隐藏病情?为什么不马上让世界知道,让他到西方获得好的医疗条件?而且连他想去北京治疗的要求都被拒绝,实在是太残忍了!

近日因消息在海外曝光,中共才在监狱网站发表一个107字简短公告,承认是肝癌送狱外医院治疗。但无论狱方还是中共发言人被问到这个问题,他们都不做任何详细说明。中共发言人第一次竟说“不了解这个情况”。第二次则是一副天朝皇帝的蛮横——不许干涉中国内政!

虽然外界还无法知道详细病情,但从监狱公告说“已组成八名国内知名肿瘤专家”参加救治,尤其是他妻子哭诉“已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足以说明病情的严重性。

想到晓波躺在病床上的痛苦场面,就想到那个在北韩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美国大学生。他被北韩同意送回美国后,一直昏迷不醒,直到几天前去世。美国舆论认为,这个青年是被金正恩政权“谋杀”的。他是那样无辜,而且天真到竟敢去北韩那种地狱旅游。结果遭到送命的悲惨结局。

我曾毫不客气地批评过刘晓波的寄望于中共渐进改革、甚至曾说中共监狱已是“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今天,令人痛心不已的是,那个他认为“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可以渐进改革的政府,却用渐进的方式把他干掉(拖延检查和治疗),那个“人性化的”监狱竟要毫无人性地把他摧残至死!

那个美国青年至死都没有醒过来,人们无法知道他是不是对自己的天真后悔。刘晓波是清醒的,但愿他能尽快来到西方治疗疾病,同时也让世人听一听他被隔绝九年后的心声。

对刘晓波的这种摧残是中共暴政的常态。再过几天七月一日,就是中共成立96周年。在这近一个世纪中,共产党杀害了多少人?我曾写过一篇“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704/579881.html),把对中共大众屠杀的资料汇总,请大家去看一下,共产党是不是中国人的敌人、人类的敌人、自由的敌人?

对刘晓波式的摧残当然更不是个案。这里仅举几例:中国知名异议人士彭明,2004年从美国到缅甸,在那里被中共特工绑架回中国,被判无期徒刑。去年底在监狱中突然死亡。他的哥哥每月去监狱探视,知道他锻炼身体、身心健康。就在他去世前五天,哥俩还见面,彭明还列了书单。对这个突然的“死亡”,监狱不让家人调查,马上把后事做完。一个健健康康的人,怎么突然就死了?是不是有其它原因,至今是个谜。

另一个更知名的中国民运领袖王炳章博士,曾创办《北京之春》杂志,出任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主席。他在2002年从美国到越南,在那里被绑架到中国,也是被判无期徒刑,至今被关押折磨已15年!去看望的家人得知,他多次中风,但却不许保外就医,在监狱有没有合理治疗、人道环境,外界都不知情。他甚至也可能某一天被“彭明方式”宣布“死亡”。中共每一天都在谋杀着生命,尤其是政治异议人士!

最残酷的是对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他前后蹲监狱21年,由于不屈服,不认罪,有20次被关进被称为“活棺材”的禁闭仓(宽一米,长两米,高一米六的无窗暗室)。他在被摧残到两眼失明,两耳失聪,重病时被送到医院,在看守疏忽时,他被朋友接走,接受了香港记者采访,发出“我就是被砍头也不回头”的英雄呐喊!结果三天后他就“被自杀”!在狱中20次蹲“活棺材”虐待他都挺过了,怎么可能到了条件相对好很多的医院里反而“自杀”了?他清清楚楚是被共产党谋杀了!我曾就此写过“谁说中国没英雄”纪念他(http://www.aboluowang.com/2014/0613/405851.html)。

从彭明、王炳章、李旺阳、到刘晓波,仅仅是这几例,就可以清楚看出,共产党是怎样的狼性。我在“重判刘晓波展示狼性”中写过:试图通过对一个狼性的政府“晓之以理”,就能促他们政治改革,那是不幸走回了几千年来中国文化人向皇帝进谏的老路。无论中国皇朝的历史,还是中共的历史,他们不仅对异议者,对进谏者同样心狠手毒。不识狼性,试图向狼谏言,结果会被狼“吃掉”。

对邪恶,必须说出它真实的名字、指出它真实的本质。就像美国内部对反恐的争论,共和党保守派强调,必须公开明确说出邪恶的真实名字——极端伊斯兰主义。只有认清邪恶,最后才可能战胜邪恶。如果不明确敌人的本质,甚至连有敌人都不知道的话,那不只有被敌人吞噬的结果吗?

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只有说出共产党是狼、它绝不会自动变羊、而且这个世界上没有温和的狼,只有认清狼的本性,才可能有万众一心铲除狼的肆虐。

刘晓波的惨痛经历,在令世人同情、心痛的同时,也再次警示大家,那些期待“狼”可以改革、要寻找“温和的狼”的人们,不仅自己会被狼咬得遍体鳞伤、付出惨痛代价,同时也会传递错误的信号,让人们相信“狼”可以改变其本性,结果就是误导人民对狼性制度的认知,麻痹人民要揭竿而起、摧毁邪恶制度的智慧和勇气,于是等于变相延续了狼的统治。

刘晓波一个人生的9年(当然岂止9年),中国一个民族的96年,难道还不足以让更多人明白共产党的本性吗?

2017年6月27日于美国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