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莫少平:刘晓波肝癌晚期才救治 狱方无法卸责

莫少平:刘晓波肝癌晚期才救治 狱方无法卸责
各地示威要求释放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确诊患上肝癌且还是晚期,目前被批准保外就医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治疗,这项消息传出后,震惊世人,刘晓波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先前对传媒表示,这次没有律师介入刘晓波保外就医,他接受本台采访提问时回答说,刘晓波的病情可能严重到沈阳监狱没法处理,而不得不将他送到医院救治。

本台(法广)继续追问,如果刘晓波病情好转,从法律角度来看,情况会变成怎样?
莫少平:从法律角度来讲,保外就医的前提肯定是,他不会适于羁押了,就是他得了严重的疾病不那就不能去羁押他,关押他了 。这是一个基本前提。如果这个人在外面保外就医,身体恢复了,那当然也可以认定他可以被羁押了,适于羁押了。那么,监狱方是有权把他收监的,来继续服刑。
法广:刘晓波在监狱服刑期间从来没有认罪过,他剩下来的刑期约莫还有两年,那您觉得他痊愈回到监狱后,获得减刑的机会有多高?
莫少平:这个按照中国相关规定,进行减刑或者假释,这个前提呢,都是要求服刑人他得认罪伏法,才有可能,才能给他进行减刑或假释。如果他不认罪不伏法,通常原则上是不考录给他减刑或假释。当然保外就医不再此列,因为保外就医是他本身的身体状况,完全不适于羁押了,这个倒没有强求要他非得认罪伏法,才能保外就医。
法广:身为刘晓波的辩护律师,您认为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莫少平:我当然希望大家都关注,国际社会也关注,能够促使中国当局真是能够尽全力去救治刘晓波这个疾病,如果是确实国内这些医疗水平不行了,那应该也是按照一个特例,准许刘晓波去境外医疗条件比较好的医院去接受救治。
法广:他的家人目前有没有跟您联络,就是希望还能采取一些什么法律途径呢?
莫少平:没有,因为他家人像刘霞,这个从她弟弟的案件之后,当局是禁止她跟我们联系的。
法广:其实现在是一个相当敏感的时刻,当然国际的关注是越多越大越好,但有时很难讲说是不是一个帮助,因为,马上中共十九大就要召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否谈谈您的判断…
莫少平:当然,这个应该说是一个国际上关注的事件,毕竟在全世界,唯独的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被关在监狱里的一个人,这是全世界现在唯独的一例,这个本身就是一个国际性的事件,大家都应该是关注这个事情,国际社会也应该关注。那么呢,当然希望当局能够对刘晓波这个事情,或者叫希望它能够做出一些特例的的做法,然后对晓波,能够对他的救治起到好的作用吧!能够使刘晓波康复吧!尽管这个疾病也已经很严重了,不管出于什么考虑,刚才我说他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被关在监狱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对吧!这个本身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作为国家来讲,我觉得是一个很耻辱的一件事情。
其次呢,从一个最基本的人道的角度,那么就是说他这么一个严重的疾病,实际上,我觉得监狱方不能没有责任,对吧,关押了七年,这个没有及早的诊治出来,或者是对他进行一个及时的救治,导致他是一个肝癌的晚期,这个你监狱也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以,无论是从一个国际事件,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唯一的得主被关在监狱里,还是从一个最基本的人道这个角度,我觉得都应该是对刘晓波的救治应该是全力以赴。当然你做得更好的话,你就应该无条件的释放他,让他得到一个及时的好的治疗。
法广:当您听到刘晓波他罹病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到很震惊?
莫少平:是!是很震惊。特别是得知说已经是肝癌的晚期,这个我确实是很震惊。哎呀。
法广:同时其实心情上也会觉得很遗憾和难过…
莫少平:嗯,因为,我跟刘晓波应该是认识时间很长很长了。他六四之后,九几年的时候,九四年?那个时候他被抓,我就是他的辩护律师,所以,我们交往的时间,如果从九几年算起,那应该说二十多年了。
(法广:好,今天先谈到这里,非常谢谢莫少平律师您的证言。)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