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

江楓:撥亂變亂撥 司法再遺禍


為了更好地宏揚法治精神,彰顯社會公義,內地司法機關近年積極實行撥亂反正,主動糾正了一批具代表性的冤假錯案,其中就連一些蒙冤達數十年的無辜者亦得以昭雪,討回公道,令人拍手稱快。然而並非所有的「撥亂」都是為了「反正」,有些甚至是在「亂撥」,徒令事件滑向更糟糕的境地。

眾所週知,十年前那宗發生在南京的「彭宇案」,因其極具爭議的判決結果,使得國人本就脆弱的道德觀念全線崩潰,社會上各種碰瓷、假摔,乃至跌倒不扶、交通肇事逃逸、見死不救等冷血事件如瘟疫般在神州大地上蔓延、擴散。該案最大的敗筆就在於,法院在事實沒有充分釐清、證據沒有確鑿的情況下,便憑自己想當然的假設判定彭宇撞了人,並於二審時撮合雙方達成秘密賠償協議,此舉完全違背並踐踏了法治精神,其產生的直接危害,就是使得國人從此不敢冒然出手,救死扶傷。

也正因為如此,類似的冷血事件愈來愈多,人們亦似乎總習慣了將之與彭宇案掛鈎,每每思前想後,權衡再權衡,最終一次次眼睜睜錯失救人良機。有鑑於駐馬店女子早前遭車輛二次輾壓悲劇再度重演,最高人民法院近日發表了一篇題為《十年前彭宇案的真相是甚麼?》的文章,以圖打破這個怪圈,然而手段卻很拙劣。最高法非但沒有坦承當年所犯的錯誤,勇敢說出真相,藉以挽救國人即將崩潰的誠信道德,反而錯上加錯,顛倒黑白,再次假自己之口,說彭宇已經承認當初撞了人,並指摘媒體當初想當然將彭宇判定為被冤枉的好人,實行「亂撥」到底。

最高法執意要將彭宇打成反派,無非就是想為自己洗刷污名,擺脫承擔因該案導致的眾多社會惡果,結果卻弄巧成拙。最高法在文中說道,「我國的司法實踐中,並未發生過一起僅因扶人而讓扶人者擔責的判例。」那麼事實又是怎樣的呢?事實是許多人僅因好心扶人,從此便被對方賴上,有人不勝其擾惟有賠錢了事;有人賠得傾家蕩產妻離子散;有人因救人致自身傷殘,不但被對方污衊,更不獲國家承認見義勇為;更有人被迫以自殺方式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這便是彭宇案帶來的種種惡果,一個比一個荒誕,一個比一個悲哀。這便是人們不敢再扶的原因,好心不但沒好報,還要被人誣賴,甚至搭上身家性命,心痛鬱結之餘更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然而最高法卻大言不慚,信口雌黃,這豈止是一般的撒謊,這簡直就是麻木不仁、公然欺騙民眾,最高法再一次將法治玩弄於股掌!

俗話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而最高法所做的卻是欲蓋彌彰,是在以一個錯誤來掩蓋另一個錯誤,這又豈止是一般的愚不可及、冥頑不靈?如果把最高法十年前的行為當作交通肇事逃逸,那麼十年後的今天便是典型的二次輾壓,國人原已氣若游絲的道德信仰,從此壽終正寢。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