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星期四

木然:一望無際的答辯季


每年的四、五、六月份,都是本科、碩士、博士的答辯季。鋪天蓋地的論文如同雪片一樣飛到老師的手裏。學生緊張,老師也忙。學生緊張得不行,老師忙得不行。中國政法大學讓幾個碩士生答辯沒通過,更增加了學生緊張的氣氛。畢竟這關係到學生的前程,老師的面子。

本科論文沒有外審,老師分配的論文不多。每一篇論文以一萬字計算,也就十萬字。一個老師分下來,少到一篇,多到六七篇。六七篇也就六七萬字。碩士研究生論文有外審,一般會有百分之五十的外審。分到老師的手裏,也是貧富不均,有的多到幾十篇,有的只有一篇或幾篇。一個碩士論文的字數,最少兩萬五,最多五六萬字。如果是幾十篇論文,分發到一個老師手中,以二萬五字計,也有二百多萬字。博士論文百分之百外審,每一篇論文都在十萬字以上,如果分發到一個老師手裏十篇,就有一百多萬字。沉重的外審工作,透口氣的工夫都沒有。

評審論文帶來相關的問題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評審論文的閱讀時間成本是否能夠解決?論文外審時間一般都在一個月左右,最長一個半月。以一個半月左右計,上百萬字的論文是否能從頭到尾看一遍,就會成為一個問題。以分發到老師手中的高限為例,二百多萬字,需要每天看六萬字左右才能大致看完。以低限計,一個星期也能看完。論文愈多,閱讀的時間成本愈高,評議的時間長成本愈高。一個老師,如果看到一個好的論文,是有收益的。如果看不到好的論文,或好的論文不多,還會有興趣把論文看完嗎?如果老師沒有時間,論文能看完嗎?如果看不完,如何寫論文評語呢?

無論看完與否,論文評語都能寫出來。那又是誰寫的?是學生、同事、朋友?

也可能老師日理萬機。在答辯的過程中,答辯委員在看論文,學生在答辯。這種奇怪的現象似乎並不奇怪,因為學生在答辯的時候,老師才看學生的論文。

第二,專業的旨趣如何體現?本科生論文、碩士生論文導師基本上能看懂,負責任的老師也能根據學生的興趣、愛好、特點進行細緻的指導。博士生已經進入專業性的研究領域,導師的指導大都是大原則大方向的指導。博士生論文無論寫得好壞,能看懂的人就少而又少。一個好的論文,如果讓一個外行老師評價,論文評議很難到位,甚至還會認為是一個壞的論文。論文的創新如果沒有伯樂,再好的論文也會在老師眼裏變成垃圾或者廢品。儘管歷史會證文論文的優秀與否,可眼前的利益也應該考慮在內。何況功利化的論文評議已經大行其道。

第三,知識的尊嚴與價值如何保障?現在的論文,抄襲之多,讓人驚詫。碩士博士生論文查重這一關必須過。論文通過軟件查重。柯潔可以幹不過阿爾法狗,學生卻可以幹過查重軟件。通過對查重部分內容改編或刪減,抄襲的就可以變成不抄襲的,論文查重即可順利過關。知識價值的原創者權益非但得不到保障,而且還會肆意地被破壞。在天下文章一大抄、抄來抄去有提高的同時,讓知識人斯文掃地,讓抄襲者猖狂。抄襲者是沒有恥辱感的,只有竊喜。還有抄襲成功後的炫耀和進入社會的資本。這方面的例子已經不少。

第四,導師是否有能力指導?在碩士點、博士點大躍進的情況下,碩士生、博士生導師也不得不跟著大躍進。學生的總體水平在下降,導師的總體水平也隨之下降。有的導師就是濫竽充數,其學術水平堪憂。在行政化的大背景下,大學的官員大批進入碩導博導的隊伍,王立軍式的博導也不在少數,他們沒有時間指導碩士博士論文,論文質量不可能得到保障。王立軍式的博導碩導指導下的論文又必須答辯通過,找人外審就成為這些人的特權。只要外審過關,校內答辯通過率就幾乎為百分之百。

第五,導師是否負得起責任?在八九十年代,碩士生博士生少,老師一般都帶一兩個學生,老師基本上都能負起責,也有時間和精力負責。現在的碩士生博士生多,老師帶的也多,有的甚至一屆帶十多個學生,就是想負責、能負責,時間安排不足,精力也不夠。學生被放羊的可能性與現實性增大。

導師的關鍵是導,如果沒有時間和精力,也就沒有時間導。在答辯季,學生的論文質量如何達標,這不但是學生本身的問題,還是關係到學術尊嚴和社會道德提升的問題。這得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創造良好的學術風氣。社會因此也能進步。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