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星期五

余杰:习近平岂止是“略输文采”



有朋友经过习近平的老家陕西富平,发现原来颇为贫困的富平,近年来麻雀变凤凰,高楼广厦鳞次节比、高速公路四通八达,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当地的孩子们个个高唱一首名为《习主席寄语》的歌曲,据说歌词是习近平亲自写给家乡下一代的勉励之语。中共历届党魁都习惯于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某种“独创性”思想,将其写入党章,传之后世,以此奠定自身的历史地位: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 、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习近平的“中国梦”;中共党魁也喜欢用歌曲定义本人掌权的时代:毛泽东时代有《东方红》颂歌,邓小平时代有《春天的故事》颂歌,江泽民时代有《走进新时代》颂歌,胡锦涛世代有《盛世中华》颂歌。那么,习近平时代的颂歌就是其亲自作词的《习主席寄语》吗?


为《习主席寄语》谱曲的,是据称“有近四十年文艺创作经验的老文艺工作者”姜延辉。姜延辉在接受中共官媒访问时说,这首歌里没有哪句是歌颂习近平本人的,“习主席是寄语人们应怎样勤勤恳恳老老实积极上进的做人,中国人太久太没有这样的一面镜子了”。明明是丑陋不堪的个人崇拜,偏偏要犹抱琵琶半遮面,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单有本国国民对其五体投地还不够,官媒还将来访的美国人当作道具使用:“一个美国社团包括牧师主教来到中国,看到人们在唱《习主席寄语》这首歌时,很感兴趣,主动要了歌片并说:《习主席寄语》不但是你们中国人的做人理念,也是整个人类的做人理念,我要带回去好好研究翻译成英文演唱。看来全人类的美好愿望是共识的。”美国的牧师主教会对一个拆毁十字架和教堂的无神论独裁者顶礼膜拜吗?明显就是没有具体的时间、地点、人物的假新闻。中共的宣传仍沿袭文革模式,一股腐臭的气味扑面而来。


习近平的歌词有多么精彩?


一夜之间,《习主席寄语》这首歌曲就从富平传遍全国。文革时代的人们个个都要背诵毛语录,今天的人们则对《习主席寄语》倒背如流。北京三十五中学在人民大会堂举办90华诞文艺晚会,师生一起登台演唱这首歌曲,官媒报道说:“师生的演唱打动了来自全世界曾在母校上学的各方面人才和领导,及全国五百位优秀校长和万名观众,那经久不息热烈掌声场面很震撼,无论台上台下都感到是一种洗礼。”中国铁路文工团的女高音歌手于珈,在深圳体育场大型公益文艺晚会的压轴节目倾情演唱《习主席寄语》,官媒报道说:“这首歌曲轰动全场,受到热烈欢迎和好评。”不仅要高唱,还要学习:全国上下,各团体、街道、社区、部队都掀起学习学唱《习主席寄语》的热潮,“这个国度响起了一片充满正能量的、温馨的歌声”。


那么,这究竟是一首什么样的歌,让中国人如醉如痴、陷入迷狂?长长的歌词原文如下:

人在年少时,一定要励志,
经得起风雨,才能长见识。
莫好高骛远,稳健才扎实,
做事讲诚信,做人讲良知。
你有能力时,决心做大事,
没有能力时,快乐做小事;
你有余钱时,就做点善事,
没有余钱时,做点家务事……
人活一辈子,要好好深思,
当有成绩时,要常照镜子。
没有成绩时,学习不停止,
私心膨胀时,欲望要节制。
你有权利时,就做点好事,
没有权利时,就做点实事。


稍微有一点文学素养的人,会真心实意地认为以上歌词有文采、有思想、有内涵吗?单就文从字顺而言,古代时候私塾里面给孩童启蒙的三字经、增广贤文、弟子规等,也比这些歪瓜裂枣的句子水平高多了。假博士,真文盲,只能写出小学生作文来。而且,领袖刚愎自用,不允许身边的“文胆”加工润色。于是,热气腾腾的腊肉包子出笼了。优美的中文被糟蹋到这种程度,恐怕惟有包子帝才有这种“化神奇为腐朽”的绝世才能。而全体民众都要异口同声地赞美此种文字垃圾,这不是《皇帝的新衣》的升级版吗?虽然毛太祖坏透了,毕他竟真有几分文采,若是看到后辈党魁如此“打油”,定会痛斥其“略输文采”。


当然,若将《习主席寄语》当作时代症候来分析,也并非一无是处。从弟子规到《习主席寄语》,背后一脉相承的是来自儒家的伪君子文化,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分裂人格。习近平在外国访问时候,每次都要像杂耍演员一样“报书单”。实际上,他所列举的那些西方文学名著,并没有在心灵中留下任何痕迹。若是习近平真的读过那些西方文学名著,无论在精神境界、思维方式上,还是在语言风格上,都会大有提升,不可能写出此类干瘪、平淡、庸俗的句子来。


习近平是莫言的思想导师


说习近平“略输文采”,他大概不会服气。他也许会举出一个有力的例子来反驳之:你算老几,敢目无尊长地诽谤“今上”?你知道当今中国文学水平最高的是谁吗?当然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你敢说诺贝尔文学奖不够权威吗?

而莫言最崇拜的人是谁?


此前,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国作家协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发表了一篇题为「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的演讲。据人民网报导,与会代表之一莫言表示,习近平「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博览群书的人,一个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的人,是一个内行」。莫言还说,习近平是艺文工作者的读者和朋友,「当然也是我们思想的指引者」。


习近平不仅是莫言的导师,更是中国所有文学艺术家的导师。诺贝尔文学奖的冠冕,并不能将奴才变成勇士,莫言心悦诚服地将习近平当作思想导师,以此换取专制体制下的一杯羹。而习近平成为莫言的思想导师,不正说明习近平的文学水平比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更高吗?高到了让瑞典皇家文学院那些垂垂老矣的评委们望断秋水的地步。

这则莫言谄媚习近平的新闻被网友在网路上广为转发,评论大多是负面的,「自从获奖后,马屁拍得溜」、「戴了乌纱帽,得了软骨病」;或是讽刺地说「不愧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啊」、「确实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香港作家廖伟棠在微博转发此新闻,并加上一句评论:「中国从来不缺郭沫若」。莫言之于习近平,正如郭沫若至于毛泽东。独裁者好为人师,奴才们当然要配合演出,满足主子的虚荣心。


习近平跟莫言是心灵确实相通的,习近平是半个农民,莫言是如假包换的整个的农民。这里不是歧视农民,而是说,农民文化和农民意识,是共产党作为“农民党”崛起的温床。从毛泽东掀起痞子运动,到习近平的打油诗被捧上圣殿,这是中国最黑暗的“卑贱者最光荣”的野蛮性。对于莫言及其作品的本质,文学评论家高尔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演讲中说得恰到好处:莫言作品的特色,一言以蔽之,“是商用酷刑欣赏,加党版爱国主义”。莫言所有作品的奥秘都蕴藏在这段论述中:“《红高粱》细写活剥人皮过程;《檀香刑》把火焰一寸一寸烧穿活人当做鲜味慢慢品尝;《蛙》中人物肉块一般被深挖深掏强拉强拽……莫言的小说,是民俗、猎奇的盛大排挡,丰乳肥臀,热气腾腾。要说这是揭露丑恶,却又处处掺杂着'爱国主义' 。那些'王八蛋'们在打家劫舍的同时,都不忘'精忠报国'。如所周知,八十年代以来,专制政权的文宣主题,已经由'阶级斗争',转向了把党和国家混为一体。”是故,习近平怎么会不欣赏莫言,莫言怎么会不膜拜习近平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从山东高密到陕西富平,不需要坐高铁,两地在精神上只有一步之遥。


习近平重蹈勃列日涅夫之覆辙


习近平的自我加冕,不是首创。中国“诗人”习近平与苏联“小说家”勃列日涅夫宛如孪生兄弟。苏共党魁勃列日涅夫写小说是大器晚成,当其扫除党内党外挑战者,将苏联带入将漫长的停滞时代之后,便“顺应人民的呼声”,奋笔疾书,挥笔万言,中、长篇小说《小地》、《垦荒地》、《复兴》等相继问世。


总书记的作品,谁也不敢轻视。先是苏联最重要的文学杂志上刊登,然后发各种单行本、精装本,继而被列为党的教育系统的必读书。文艺评论家们铺天盖地地发表书评,称之为超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的“史诗性巨著”。苏联作家协会提名总书记的大作候选苏联文学最高奖“列宁奖”,当然全票通过、实至名归。于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党国领袖勃列日涅夫的头衔又多了一个——“杰出的小说家”。


然而,勃列日涅夫去世之后,苏联尚未解体之时,其“巨著”就被人们当作废纸送进垃圾回收站。苏联很快解体,托尔斯泰“未接受马列主义规训”的《战争与和平》仍被俄国人乃至全世界读者阅读和热爱,勃列日涅夫“用马列主义武装”的巨著却无人问津,昔日的无尚赞誉如今成了莫大的讽刺。


前苏联国际问题专家,曾向包括勃列日涅夫在内多名苏联最高领导人提供咨询意见的阿尔巴托夫,在《耽误了的痊愈——当代人的见证》一书中指出,勃列日涅夫“实际的教育程度很低,甚至没有多少学识”。他从不读书,也不动手写作。大概所有人包括最笨和最不懂事的人在内,无例外地都深信,这几部“文艺杰作”中没有一页是勃列日涅夫亲手动笔写作的,而是一些“有文学才华的笔杆子”住在秘密的地方,根据女速记员记下他本人的口述编成的“童话”。 “在一段时间里那些向他出这些主意的人只不过是开玩笑罢了,不想最终却真的成了丑恶的现实。”对于勃列日涅夫自我加冕为小说家,阿尔巴托夫不留情面地作了四字评论:“声名狼藉”。


勃列日涅夫留给苏俄的遗产绝不仅仅是这几部“厚重”的文学作品。勃列日涅夫时代被历史学家形容为“僵尸主义的复活剧”。所谓的僵尸主义,主要由三个层面构成:其一是拒绝改革的政经体制。其二是思维方式的保守与专制。在政治和文化思考上,在意识形态的控制上,在社会舆论的导引上,只能容许一种声音的出现,任何其余的声响都被列入杂音,以破坏稳定为罪名,统统给予棒杀。其三是权贵阶层的不断扩张。维护稳定的价格就是给国家机器的维护人群以特殊的待遇——权势名利。是的,只有在那样的时代,台面上才会流行那样的文学。而真正伟大的文学,如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布罗茨基的诗歌,都只能以“地下文学”的方式被人们偷偷传抄。


同样的道理,歌曲《习近平寄语》的走红,不正说明今天的中国也是一个“僵尸时代”吗?一个蛮横粗野的国王站在舞台中央,一群卑贱无耻的宠臣围绕在四周,更远方,是没有面目、没有灵魂的、被魔笛所驱使的行尸走肉般的民众。中国的孩子,除了背诵《习主席寄语》还能读哪些文字呢?不仅仅是西方的儿童绘本,连西方的动画片都禁了。迪斯尼、哆啦A梦、安徒生……都不会在电视台播出。只有弱智的、暴力的“光头强”,拎着斧头砍来砍去,据一些父母说,孩子们一张嘴就是“臭狗熊,我砍死你……”

文章来源:公民议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