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喬木:中國財富和人才的外流


中國外匯管理局發布新令,自2017年9月1日起,境內銀行卡在境外提現和單筆消費1千元人民幣以上,都要由境內的發卡銀行向外匯管理局報送。這是近年來中國外匯管制、防止財富外流的最新措施。此前已發布限制,從今年7月1日,將原來沒人每年可向境外匯出等值5萬美元的限額,降低到1萬,而且嚴禁境外買房、炒股、投資、購買保險,個人只容許旅遊、消費和留學的支出。

中國經濟走向如何還有爭議,目前問題的大小,各個行業的感受也不一樣,但就外匯和財富流向的變化數字來說,是明確具體的。1美元兌人民幣的匯率,兩年來從最高的6.2,一路貶值到去年底的接近7。國家外匯儲備更是從4萬多億美元減少到現在的不到3萬億。這些說明了什麼?

1970年代末的改革開放前,文革後復出的某位元老,任廣東省委書記。當時由於粵港的經濟差異巨大,爆發了大批的廣東民眾逃港潮。政府被迫出動武力干預,攔截、捉拿、驅趕。老領導面對亂象,沉痛地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中國窮啊。將來我們富了,就不會有人跑了。

30多年過去了,中國富了,至少是政府一躍成為世界上最有錢的政府。同時老領導的孩子們,經過歷練,成為紅二代領導。可是人們驚奇地發現,窮人一般不再往外跑了,富人們開始大規模地移民,轉移財富。為什麼?

首先是不安全。由於權力的肆虐、難以監督,這幾年只聽依法治國響聲大,但始終繞不開黨的最高權力和各級領導的意志。而且由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回歸,紅色基因的重提,勤勞致富的害怕再被共產批鬥,官商勾結或者直接因權而富的,更是感覺到政治的凶險。用權力獲得的,同樣可以用權力拿走。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都在轉瞬之間。

不管是否帶走財富,能跑出去的人身至少安全。湖南富豪曾成杰被執行死刑,叱吒風雲的大連實德老總徐明死於獄中,讓人唏噓。而從薄熙來黑打,到下台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動用國家權力插手企業,順昌逆亡,讓企業家和富人們更是膽戰心驚。

再就是發展難。稅多、稅重,全球最大的玻璃企業福耀集團的曹德旺,投巨資在美國設廠,公開表示中國稅負成本太高,什麼都貴,就是人力便宜。娃哈哈集團的老總宗慶后訴諸媒體,出示單據,說企業要交500多項稅費。發改委回應,沒有那麼多,就300多項。除了各種稅、管理費,還有權力機構、資源金融部門的各種拿、卡、要,國企做大做強背景下的鯨吞擠壓,讓許多民企和企業家舉步維艱,被迫出走。

財富轉移只是一方面,隨著經濟的周期、稅率匯率的變動、市場的機會,還是有出有進。最關鍵的是人才的流失。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或正在移民,不管是大富,還是中產。高官不便移民,也會把老婆孩子弄出去。國內外對政治上的民主自由或許還有爭議,但教育、環境方面的優劣,誰都明白。希望孩子在國外上學,自己能在國外養老,就這麼簡單。加之這幾年出現的類似雷洋事件,每一次都是移民公司最好的廣告。

富人和精明人都走了,剩下的就是窮人和不開竅的。窮人老想著共產、革命,最終的結果不重要,每一次的反腐都讓他們高興。不開竅的更願意權力集中,舉國體制辦大事,反美反日快崛起。至於個人權利、民生福祉、市場環境、政治民主,對他們來說,哪有國家強大重要?

防止財富流失,再多的措施也不如落實法治、減稅、公平的競爭。人才早已解決了吃飯的問題,要想留住他們,就得讓他們說話,參與管理,政治上民主,選擇上自由,對人權的尊重。說到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的「民主、文明、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只是喊喊口號,還是落到實處?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