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星期四

江天勇被易罪逮捕 家属存钱未获回单 王全璋家人再向最高法提控告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金变玲提供/记者乔龙 )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家属6月5日收到对江天勇的逮捕通知书,控罪罪名由此前的“煽颠”更改为“颠覆国家政权”。家属日前去看守所给江天勇存钱,但没有拿到回单,引发家人忧虑。此外,失踪近700天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家人日前再前往最高法院控告警方违法办案,虽然首次获得法官接待,不过最终依然无功而返。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的父亲江良厚6月5日收到了儿子的逮捕通知书,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此前江天勇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时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认为,逮捕的罪名比先前加重,是当局意图以此威胁江天勇:

“逮捕的时候他们把这个罪名又加重了,“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罪名用在了很多被捕律师和公民身上。我绝对相信江天勇没有认罪,他们想利用这个罪名对江天勇进行威胁。”

金变玲还告诉本台记者,6月6日,江天勇的妹妹去看守所给哥哥存钱,但是收款窗口的警官收下300块钱后,既没有查询系统,也没有提供收款回单,这令她担心丈夫被羁押在单独的牢房内遭受酷刑。

金变玲说:“现在我非常担心江天勇的生命安危。6月6号江天勇的妹妹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给江天勇存钱,存了300块钱,但是收款的男警官没有在电脑上查,也没有给江天勇妹妹收款回单,而只是在一个本子上登记了一下,并说江天勇比较特殊。他们对江天勇可能单独关在一个监室,进行酷刑,所以我非常担心。我也怀疑,江天勇的妹妹存这300会不会被这个警察私吞了?”

此外,已被失踪近700天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家属6月6日前往最高法院控告北京、天津警方违法办案。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一名自称姓严的法官接待了他们,但过程中严姓法官只是一味强调中国是依法治国的国家,又指正在审理中的案件不归最高法管,谈话并无实质内容:

“姓严的一位法官接待了我们。我觉得相对以前不同之处就是以前我们去各个部门控告,他们很多时候都是避而不见。这次他专门有个人出来接待我们,但是接待了以后也是很表面走了一个过场,因为我一进去他就跟我开始胡说八道,说我们中国的法律是多么多么好,是法治国家,依法治国,律师会见、通信这些都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我说您说的对,法律规定的真好,但是在王全璋这个案件上完全不是这样来的。他一直告诉我说,他们最高人民法院是处理上诉的案件的,像这个案件还没判决,在审理当中,他们管不了。”

自今年5月12日起,王全璋的家人已先后四次前往最高法及最高检提起控告,均无功而返。李文足表示,他们之后还会继续依循法律程序,进行控告。她认为,即使一次控告无法推动案件进展,但是只要坚持不懈,一定会有所作用:

“一再一再坚持去做是因为我们要表明我们家属的态度,不能说我这次控告没有用就放弃。我相信每一次每一次去控告,对王全璋这个案子一下子没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家属抗争了,去做了,这个一定是有作用的。所以我们的态度就是一致,坚决做下去,把他们的这些违法行为向大家都公布,让大家都能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违法。”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