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傅申奇:王岐山的下场


习近平丝毫没有从老父的遭遇、体验及其反思中汲取营养,也没有从切身的经历中体会党权专制制度的野蛮和荒唐,反而决意继承毛一世的衣钵,要做中共党国的二世皇帝。然而东施效颦,与毛相比其权威的缺失,班底的虚弱,文采的空乏是显而易见的。为了树立威严,大权独揽,习大帝沿袭了历代帝王的固权和扩权手段,大兴酷吏政治和特务政治。

王岐山应运而起,充当习大帝反腐立威铲除异己的鹰犬和打手,成了当代酷吏。在王岐山的手上,中纪委不仅取代了政法委,而且超越了政法委成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现代版东厂。

王与习交情深厚,喜好历史。熟读《旧制度与大革命》的王岐山,明白中国已经到了非改变不可的关头,如果他真的深明大义理应做习的诤友,推动习顺应历史潮流变法更新,审慎而真正的推进改革,以避免中国发生大革命式的动荡。可惜的是,他选择了投习所好,维护旧制度,做维护党权专制的马前卒,以反腐为着力点,为习圆帝王梦,为习杨威集权扮演酷吏的角色。
我们不是说反腐不对,不需要。而是要说:一、习王这种选择性的反腐不是真反腐,而是借反腐之名行消除异己之实;二、用“双规”这种法外人治手段,为冤假错案制造了巨大空间;三,真正要反腐必须要改变让广大官员想腐,能腐,敢腐的权力结构和政治制度,简单的说,就是要改变旧制度,而不是想用反腐来避免大革命,维护旧制度。

用酷吏反腐从来就是宫廷权斗的戏码,并且中国历史上的酷吏都没有好下场,他们的死法大体有三种,第一,因官怒沸腾,民怨遍野,皇帝不得不将其斩杀以平众怒。比如汉武帝时期的著名酷吏张汤。第二种:被仇家暗杀。比如武则天最信任的酷吏之一周兴,在流配岭南的道上被仇家所刺杀。第三种,被另一个酷吏扳倒。比如武则天最得力的酷吏来俊臣,是被他的好友酷吏卫遂忠告发而处死的。

那么王岐山的下场将会如何?答案只有一个:不管中共党国是否崩溃,不管王与习之间是否有裂痕,也不管王岐山是否清廉,他的下场都只能像历史上的酷吏一样,死于非命。至于具体的死法现在还真不好说!

对于党权专制制度来说,暗箱权斗永远在路上!腐败也永远是前腐后继自有后来人!习王的选择性反腐已经是强弩之末,骑虎难下!反腐救不了中共红朝,红朝的腐烂已经无药可救,死亡只是时间问题,王岐山想极力避免的大革命已经在敲门!旧制度将无可奈何的花落去!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