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星期五

杜耀明:记住八九民运 活出本土色彩



转眼28年,八九民运虽然日渐远去,这段历史对当下的香港依然别具意义。

“一国两制”已到了20周年的关口,北京对香港的不耐烦已经一再宣诸于口。由2014年颁布的白皮书到近日政治局常委张德江的长篇发言,北京都重复又重复在说,香港没有三权分立和制衡,一切该由行政主导,而行政机关的权力全来自北京。

换言之,从北京看来,简单说,既然它对特区政府的人士任命和政策措施有实质的决定权,就是握有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也既然北京认为它对香港可以为所欲为,什么国家安全立法,特区政府只能按照它的意思全盘照搬,没有置喙的馀地。

面对泰山压卵的气派,大家不妨回到香港民主运动的原点——八九民运的港人群众运动,再思索香港的前途。在此之前,香港的民主运动不外是书生议政加压力团体政治,在欠缺庞大的群众压力下,八八直选的诉求无疾而终,直选亦推行无期。直至89年4月中旬以来,北京学生运动持续发展,以无畏精神挑战权威,触动全港心灵,港人继而以不同方法支援学生运动,而一次又一次的过百万人示威游行,滙成史无前例的庞大群众压力,顶着北京对香港的严辞责骂之馀,也把民主运动转向群众运动的新阶段,而首次直选亦随即锁定于1991年推行。
香港当时的磅礴气势不但来自人多势众,更在于高踞道德高地,以公义的呼声戮破执政者的谎言。港人坚持的是,以和平手段去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落实中国宪法的庄严承诺,可谓立于不败之地。即使官方连篇累牍,反控北京学运有幕后黑手和外国势力阴谋叛乱,甚至不惜以武力大量杀害解放军,但这些论说除了穿凿附会查无实据,实际上无异于从原则上确立八九民运的正当性,因为民运既不是阴谋,那只能是要求国家贯彻自己对人民的种种承诺。
当年香港人超大规模的政治觉醒和对道义的无畏执着,与北京屠杀人民的残酷不仁和横蛮霸道,是文明和黑暗的鲜明对照,既塑造八九以后一代又一代香港人的政治身份,也标示出我们追求普世价值的强烈诉求。
到今日,北京高举一国的大旗,以主权安全为名,摆明棒打香港的自治和自由。面对打压,我们可否撑住,作出最有力的抗衡,以护卫“一国两制”,视乎我们有多大能量,辩护本港核心价值,从而守住道德高地,巩固政治身份,团结民间社会。
当然,抵御烈风绝非易事,但八九民运之中港人所展现的政治能量和道义勇气,足见抗衡强权完全可能。虽然历史不轻易重复,但我们需要认真对待香港人这段政治启蒙经验和参与历史,这段港人认知其身份与内地差异从而要求两制保持距离的历史,才能借古知今,同时把这份历史的热度传承下去。也只有这样,香港不单在历史上有光辉的一瞬,更可以从那年开始,构成了与别不同的社群,一个有其独特历史身份的政治社群。
反观眼下不少大专学界组织表示不再悼念六四,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只显示他们毫无好奇和同理心去理解上一代的投入和感受。但若说学界立足香港,只可关注香港事和本地抗争,因此八九民运可以置诸脑后,则从上可知,这想法若非与事实不符,起码也是目光短浅、想像贫乏。单凭这份硬要切断上代香港人历史的政治知觉,便说能找到香港前途的锁匙,未免是妙想天开。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