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纽约民主人士接力绝食抗议中共迫害刘晓波

2017628shengyuanliuxiaobo(12).jpg (1200×900)


纽约民主人士王军涛、陈闯创、何岸泉、杨茂森、宋春芳、叶荣等人在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前接力绝食24小时抗议中共当局迫害刘晓波,要求中共当局立即让刘晓波能够赴国外就医。

在获悉刘晓波被患肝癌晚期之后,陈闯创、何岸泉决定到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前进行接力绝食24小时的行动。何岸泉在626日下午说:“今晚@1957spirit 陈闯创 和我将去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前绝食24小时。一、抗议中共专制政权迫害自由战士刘晓波。二、呼吁各国政府和各国政要人士对中共进行施压,让刘晓波能够赴美就医。三、呼吁爱好自由和平的人们,举行24小时绝食接力抗议,在纽约,在美国、在世界其它城市。”

接力绝食从美国东部时间626日晚上22开始。何岸泉在零时左右发出信息:“陈闯创和我24小时禁食抗议现在开始计时。纽约地区抗议中共残酷迫害刘晓波活动将由此开始。”

陈闯创说:“何岸Ȫ@heanquan和我来到中共国驻纽约总领馆外,开始接力禁食抢救晓波活动。这也是我今年连续第27周禁食一日,我要为刘晓波、刘霞、刘晖一家的完全自由而祷告,为中国各族政治犯免遭酷刑折磨而祷告,为中国所有失去自由的人享受基本权利而祷告。”

随后,何岸泉在绝食过程中发出推特:“627日凌晨3:45,纽约中领馆前。24小时禁时抗议中共迫害刘晓波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抗议人:陈闯创,何岸泉。”“27日凌晨4:15,下雨了。”“凌晨5:15,天朦朦亮,仍下着雨,还好不大。轮到陈闯创睡觉。我又要作诗了,你们怕不怕。”“早上6:50,一名法轮功学员带着横幅标语来了。对面领事馆签证部门口也有人排队等开门。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他们刚开始绝食不久,中共领事馆人员就举报他们,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驱赶他们。何岸泉说:“警察接到中领馆人员举报来赶我们。”“刚才中共领馆人员第二次出现,戴眼镜穿拖鞋短袖。问,你们是干嘛的?我回答:你怎么称呼?对方没有回答。双方眼神交流之后,对方战略性撤退。”

陈闯创也说:“半小时内中领馆人员第二次出现,这次是戴眼镜穿拖鞋的青年男性,身高170左右。这次问我们干什么的,何岸泉问他怎么称呼,他不说话看了十几秒钟撤退了。很可惜我手机当时关机,没来得及拍下他。请大家关注我们的安全。”

随后,陈闯创又说:“平安无事。警察说中领馆不停地举报,先后打911和第十警署的电话,他们只好来了解。我俩介绍刘晓波和我们接力绝食的情况,警察说完全理解,走之前还说如果领馆保安找茬的话,我们可以打911找他。有意思的是,警察说领馆外有监视器,可以看到我们之间的对话。”

陈闯创:“早上六点,中雨已下了近两个小时,我们到中共领馆对面的保龄球馆门口避雨。穿黑色衣服的领馆人员向我们这边观望,见我举起手机拍照,扭头就走从侧门进入领馆。这是领馆人员第三次出面。”

27日早上,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到现场慰问陈闯创和何岸泉。陈闯创说:“王军涛先生早上七点多就从新泽西赶来慰问何岸泉和我,带来两杯热巧克力。何举着标语走到在中共领馆外排队的人群中找人,竟引来人群骚动,领馆随即再度招来NYPD。哎,怂包的中领馆真是trouble maker。”

何岸泉:“上午十点,24小时禁食抗议中共迫害刘晓波过去了十个小时。对方怕我们再举着标语牌过去闯荡,特意派了一辆警车和一名警察驻守在领馆门外。”

陈闯创:“太搞笑了,我去共领馆门口拍张照,纽约警察就又出现。我这才看仔细警察不仅没有撤,还升级到counter terrorism反恐组了。这是中共一贯招数,把和平抗议举报为恐怖袭击,何岸泉和我两个绝食抗议者就能把中共吓成这副熊样。”

陈闯创:“才下午两点半懒惰的中共领事馆就关门,被叫来看门6个多小时的纽约警察也撤退了,只剩下一个雇来的保安盯在路口,还有一对跨族裔情侣在示爱。”

在陈闯创、何岸泉绝食24小时后,由王军涛、宋春芳接力。何岸泉:“24小时禁食抗议中共迫害刘晓波即将结束。感谢陈闯创,也感谢在推上一直鼓励我们的朋友。王军涛等将接力禁食抗议。愿上帝保佑刘晓波!”

陈闯创:“从去年524日我第一次参与接力绝食声援郭飞雄到昨天接力绝食救晓波,过去13个月我几乎每周都会禁食24小时以上(有一周忘记了,就在下一次补上改为禁食48小时)。这55次禁食就昨天最累,走回家时腿都发颤站不稳。户外禁食必备:水、椅子、充电宝。”

王军涛:“昨天,当刘晓波肝癌晚期的消息传来时,纽约华人感到悲痛。《习总日记》作者何岸全与青年学者、活动家陈闯创于晚10点到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前开始24小时绝食。今晚10点,我与途经纽约的天津摄影师宋春芳来到现场,接棒进行另一轮24小时绝食。”

王军涛还说:“今天早上,我来到何岸全和陈闯创绝食现场的时候,看到警察持枪站在领馆附近。据说,领事馆整夜不停地报警,希望警察将他们驱赶远离领馆。照片是已经放松了的警察站在停在领馆门前的警车旁。暴政就是这么虚弱,在哪里都害怕和平抗议。即使在美国也一刻不敢离开警察。”

对于抗议的作用,王军涛表示:“有些推友以为在海外抗议对暴政没有作用。那是高估了暴政的对和平抗议的承受力。每当国内发生恶性迫害案时,中国民主党在总领馆前的抗议都迫使总领馆关门。暴政让我们的同胞在海外受屈辱,我们就让暴政机构在海外不安宁!欢迎推友参加纽约抗议,亲身体验让暴政不安的愉悦感。”

王军涛还表示:“虚弱到两个绝食者让他们不停报警的暴政不理解的是;街头和平抗议最大的托就是警察!当警察站在抗议者面前设立戒严线时,暴政被民主社会的武力包围了。”

王军涛进一步表示:“其实,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停下我的行动。因为我感受到我的行动令腐败暴政感到紧张。只有你与暴政交手的时候,你才知道暴政很在意和害怕你的抗争。哪怕是一句话,一个敏感词,他们都很忧心。强大和稳定并不说明他们不虚弱、不恐惧。”

王军涛认为是中共当局虚弱:“大家看看我面对的中国领事馆。高大、强壮吗?但铁门已经紧锁。过去,这个铁门是进出领事馆住宿客人的门。等会儿他们就会出于恐惧而报警。这类骚扰当然不会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因为不是最后一根稻草就不做什么,那么我们永远等不到最后一根稻草。”

陈闯创表示:“不知道是傻子还是智者们指责我们到中共领馆前绝食声援刘晓波是作秀、无用,那么请看连才两名绝食抗议者就让共匪这么紧张,要是每天有五百人围在中共驻华盛顿(分两百人)、纽约(分一百人)、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休斯顿(以上四地各分五十人)抗议,那中共驻美系统立刻就被瘫痪。”

王军涛表示:“他(她)们守护着良知,!我们守护他(她)们!度过寒冷黑夜,迎来洒满阳光的清晨!”

王军涛:“因为我们,领馆的保安不到6:30就到门口站岗,一个华裔,一个黑裔。领馆的黑裔曾经每每凶狠无比殴打访民。但在一次被痛揍并被上法庭后,再也不敢动粗。”陈闯创:“这个白衣黑人保安最为匪共卖命,昨晚8点才独自撤离监视,今早6点就带领华裔小子上工。之前打伤访民的黑人保安已被起诉,不再露面。”何岸泉:“这个白衣黑保安不敢和我讲话了,他为共匪效劳最为卖力,现在别人都下班,他还守在门口,真可怜可恨。”

王军涛:“面对抗议、暴政的神经总是绷得紧紧的。暴政也知道残忍迫害刘晓波会引发义愤。今早7:30,保安增至三人,还叫来配枪纽约警察一人。警车停在领馆正门前。”

王军涛:“在过去的十个小时,我们俩人陪着两相片度过一个清冷的黑夜。我们毫不惧怕、坦然以对的是一座高大坚硬的建筑和一楼中国外交人员以及数名职业保安。他们居然还叫来配枪纽约警察!你我都知道谁更强大,实力简直是以卵击石。但实际上谁更虚弱呢?暴政都知道该害怕什么;但有人就是不懂,他们因此不作为。”

王军涛:“下午两点,中国著名胡琴艺术家辛修禄来到中领馆声援。辛先生曾在中南海为毛泽东等中央领导跳舞演奏舞曲。那时,他感到无比幸福,甚至激动地想把自己身体最精华部位做成两罐肉酱献给毛主席,让他延年益寿。1989年六四屠杀时,辛先生因救助一位被射杀的孩子而惨遭军队毒打,从而觉醒。右边是谢亚杰。”

王军涛:“下午三点,中领馆又叫来警车。不知道啥事刺激了他们。如此心虚!如此自卑!忝居世界老二!”“下午4:30左右,一辆警车停在我们面前,马路对面中领馆门前还有两位荷枪实弹的警察。”“下午5时,拉上铁门后仍然叫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在门前,路过的车辆中乘客拍照我们的标语牌。”

王军涛说:“已经九点多了,这位被暴政雇佣来的黑哥们儿还在执勤。显然他要加个晚班。不过,我不信今天他会陪我们一夜。”

在王军涛、宋春芳之后,由叶荣、杨茂森接力。王军涛说:“我这一棒24小时绝食就要结束了。让镜头记下东张西望的夜色吧。下一棒是广州维权人士杨茂森和新加坡华人特种兵叶荣。晓波、刘霞,保重!我们会继续努力!”“交棒!自左到右:天津摄影师宋春芳、新加坡华人特种兵叶荣、广州维权人士杨茂森和我。2017628日晚1029日晚10时,叶荣和杨茂森为刘晓波自由绝食24小时。”

何岸泉:“主席不给力。我们前天晚上和昨天上午8点就迫使他们打911了。前天晚上我和闯创坐在他们门口,昨天上午我去领事馆门口向等待签证部开门的民众举牌。他们因此叫来警察。你要加油啊!”

陈闯创:“我昨天粗略一数,共匪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在外面装的监控摄像头就超过20个。三四年前有人在领馆墙上喷下“拆”字,没两天纽约警察竟然拿着领馆摄像仪拍下的高清头像照片,到我们中国民主党部来找人调查。”

在陈闯创、何岸泉绝食时,27日下午,一些纽约华人和中国民主党员到总领馆前,要求还刘晓波自由,声援绝食义士。27日,Hoshi‏ @tothelh也到现场声援。Hoshi‏说:“下午到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前,何岸Ȫ@heanquan 和陈闯创@1957spirit 两位还在绝食抗议,借他们标语表达我的支持。中共应立刻还晓波先生完全的自由,让他和家人决定自己的治疗方案。”

何岸泉:#6-27中领馆抗议记事:下列图片为,27日上午8点在纽约中领馆门口,向等待开门办理证件的民众举牌,抗议中共迫害刘晓波。对于他们的冷漠我没有任何情绪,因为我对那个国家民族已有深刻思考何了解。感谢与我一同抗议的陈闯创拍摄。

陈闯创:“这个骂人者极其惊恐,我想他根本是对抗议中共这个行为感到不安,而不是被标语上的"因宪章坐牢,为民主殉道"、“停止残害,抢救晓波”十八个字和两幅图片所吓到,因为他不可能看懂这些文字和图片。”

何岸泉:#6-27中领馆抗议记事:27日上午8点在纽约中领馆门口,画面中这个人(指我者)足足骂了我2分钟。我坦然处之,只说了一句谢谢。他骂我汉奸,丢中国人的脸等。感谢与我一同抗议的陈闯创拍摄。

对于绝食抗议的作用,何岸泉用诗来表示:

我们是弱小的

我们的抗议可能是无效的

但面对中共残酷迫害一个生命时

即使弱小无比的我们

也要起来呐喊

救救刘晓波

当别人在睡觉的时候我们在抗议,于是,生命变得有意义。

当别人在饱食的时候我们在抗议,

于是,生命变得更珍贵。

当别人在犹豫的时候我们在抗议,于是,生命变得愈坚强。

--写在抗议中共迫害刘晓波的夜里

写在抗议中共迫害刘晓波的夜里

2017628shengyuanliuxiaobo(1).jpg (1200×900)
 2017628shengyuanliuxiaobo(12).jpg (1200×900)

 2017628shengyuanliuxiaobo(21).jpg (900×1200)

2017628shengyuanliuxiaobo(5).jpg (1200×900)
 2017628shengyuanliuxiaobo(6).jpg (1200×900)
 2017628shengyuanliuxiaobo(43).jpg (1200×900)
文章来源:参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