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香港 一国两制如何变成了一国一个半



香港回归中国20周年前夜,法国『世界报』发表长文指出,在英国统治150周年、香港重归中国20年之后,今年7月1日对这座拥有700万人口的城市具有很高象征意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首次临港庆祝。北京的权力扩展加速,现在是需要质疑香港的现状究竟如何的时候。




该报指出,根据1984年9月26日中英联合声明,香港可以保持其独特的经济与法律地位直到2047年。基本法规定,这座1842年让租英国的地盘将享有排除外交和军事的“高度自治”,实施“一国两制”,这是领导中国刚刚对外开放的邓小平的精辟概括。根据2014年解禁的邓小平与英国撒切尔首相1984年12月19日的谈话记录,“铁娘子”认为邓的概括是“天才的一招”。
在这次谈话中,邓对撒切尔夫人解释,香港保持五十年不变符合一个走出封闭走向现代化的中国的利益。邓小平补充:五十年之后,“中国与其他国家互相依靠”,将“更没有理由改变香港的现有制度”。
香港民主党创始人、时任大律师的李柱铭对记者表示,邓认为香港是一个成功的资本主义典型,他希望中国向香港学习。“这正是中国向国际投资开放的年代。”邓的实用主义使本来害怕共产党统治的港人放心,“在多年的忧虑和向外移民之后,中英联合声明恢复了港人的信任感”。
北京封锁政治体制改革
然而今天的香港处在疑虑之中。这位1984年与同仁联合创建香港民主党的李柱铭表示,“20年前,我以为再过10年香港就会实现民主。现在我无法告诉你们香港是否很快实现民主,或者永远也无法实现民主”。民主党属于泛民派,而亲北京的一方通过北京监控的一套机制掌控着香港。北京批准特首选择,从结构上在香港立法会拥有绝对多数。
最早引起香港社会不安的是预计香港推出反分裂反泄露国家秘密的第二十三条法案,北京要求快速通过尽早实施,但五十万港人在2003年7月1日走上街头抗议,从此一切都被堵塞。对大部分港人而言,北京应该遵守承诺,推动香港民主化。李柱铭认为,北京推行反分裂法并非完全不合理,但只有在一个有保障人民各项权利的民主框架下才可以实施。两者缺一不可,否则就会像中国大陆一样为镇压打开方便之门。
回归20年之后,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香港在中国经济的比重从当年的百分之十八减少为百分之三。习近平的中国雄心勃勃,要建立全球性影响力,毫不犹豫地向外宣传权威体制。一个拥有全球大银行及跨国集团的香港仍然令人放心和具有诱惑力,但中国一号领导人的优先任务是巩固对中共的主宰以及预防西方的干预。故此,北京已失去了让香港保持独特地位的愿望,习近平的中国从今以后开始教训香港:中国官媒不失时机地抨击所谓分裂势力正在香港滋长。香港青年一代被指责神经质和不知感恩。5月27日,中共常委张德江来香港发表了北京的计划,张宣示一系列“中央政府”对于香港的特权,他警告香港的“高度自治”地位在任何情况下绝不应该成为反对北京政府的口实。“香港特首”及特区政府的权利高于一切,高于“权力分治”、“立法权”以及“司法权”。
一国一个半制
『世界报』在香港见到20岁的学生周庭,她是学生抗议运动“学民思潮”的领袖之一。她说,“香港已经不是一国两制,而是一国一个半制”。“北京政府替我们决定,但是我们应该拥有选择我们命运的权利”。自从2015年以来,由于立法会没有多数,以直选为目标的宪法改革被无限期推迟。2017年特首选举依循旧制,“由北京选择”。由一个多数成员是亲北京的1200人组成的推选团选出新特首。
『世界报』指出,北京的派出机构中联办扮演者重要角色,自从2003年7月1日爆发空前的抗议活动后,北京决定强化对香港的控制,中联办拥有大批“党的干部”。他们与亲北京的党派保持密切联系,并且向亲北京的党派作出命令。香港一位政治分析人士表示,中联办在选择亲北京党派参选候选人方面起关键性作用,他们还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赠送礼物,在当地商界及民间建立广泛的联系网络。尽管中国共产党至今在香港没有合法地位。
在2000年代头十年中期,港人似乎已习惯于这种状况,香港爆发严重非典,北京与香港签署了经济互惠协议,使得香港经济重新起飞,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香港的中国人身份认同达到高峰,一年之后,北京采取经济振兴措施使香港避免了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但是,2012年发生了重大转折。
2012--中国与香港开始远离
从这一年开始,邓的预言失灵,中国与香港愈行愈远。在北京,习近平上台前权力动荡,而香港同时发生了特区政府关键人物贪腐丑闻,最后选择了梁振英担任特首,与其前任不同,梁既非出身于香港行政机构,也非出身于大家。他被怀疑是中共的一个秘密党员,他在正式上任之前,就宣布要在香港实施“爱国教育计划”,梁的一系列作为引起香港社会越来越多的不满,一些今日的香港学生领袖开始从那个时期成长诞生。
2014年,香港泛民派要求北京兑现承诺在2017年实现特首直选,一人一票,并表示如果不能实现,将采取“占中”行动以示抗议。北京提高了声调,并于同年6月发表国务院白皮书,对香港提出极其严苛的条件:2017年特首选举所有人有权投票,但只有北京预选的两至三名候选人可以参选。这一“中国式民主”在香港点燃了火药,爆发了一场“雨伞革命”,香港市中心瘫痪整整七十九日,但北京当局毫不让步,拒绝谈判。但民主党运用否定权否决北京提案,结果,香港重新回到原点:没有一人一票,仍然由1200人的推选团制定特首。
时间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时,学生运动领袖黄之峰还不到选举议员的法定年龄。他参加了“香港众志”的创建,该党决心为争取香港2047年自决奋斗,已在这次选举中赢得一个议席,与其他几个新的年轻政党一道努力。其中有的更加激进,有的甚至提出香港独立。这些新党产生的大部分议员面临被立法会取消资格的危险,因为他们没有宣誓效忠中国。黄之峰在美国参议院说,取消民主选举的议员资格证明北京与香港政府不顾一切要否定香港法制独立的地位。
网飞为他新拍的纪录片题为『少年挑战中国超级强权』,在许多青年人眼中,他已经成为一个英雄。李柱铭从他身上看到香港的希望:“我们中有几个人像他那样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开始为民主奋斗?”年龄,是这个年轻的民主斗士最好的武器。他在华盛顿表示:“不管抗议运动最后如何变化,我们将持续为民主而斗争,因为时间是我们最好的同盟”。的确,2047年,那时候他才刚刚50岁。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