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公安部为完善看守所管理立法 律师指文过饰非


5月25日,709被捕公民吴淦的父亲徐孝顺(左)和维权人士王荔蕻与律师一起到天津二看申请会见吴淦遭拒,徐孝顺和王荔蕻在看守所外举牌抗议。中国公安部近期公布“看守所法征求意见稿”,多位维权律师认为,保障709被捕人士的会见权,及对709案中看守所的违法行为问责,是对本法最好的注解,否则这些法律只会起到“装潢门面”的作用。(2017年5月25日,吴亦桐)
5月25日,709被捕公民吴淦的父亲徐孝顺(左)和维权人士王荔蕻与律师一起到天津二看申请会见吴淦遭拒,徐孝顺和王荔蕻在看守所外举牌抗议。中国公安部近期公布“看守所法征求意见稿”,多位维权律师认为,保障709被捕人士的会见权,及对709案中看守所的违法行为问责,是对本法最好的注解,否则这些法律只会起到“装潢门面”的作用。(2017年5月25日,吴亦桐)

中国公安部发布谘询文件,向公众徵求改善看守所管理的意见,谘询文件中提出写入“尊重和保障人权”的纲要。但维权律师认为,看守所能独立于公安部门及设立问责机制,才可真正保障被羁留人士的人权及其他应有的权利。(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国内媒体周一(19日)大范围报道公安部发布的看守所法徵求意见稿的消息。徵求意见稿的内容显示,早于1990年颁布实施的看守所条例,将升级为看守所法,并将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要求,写入了总则立法目的中;明确指出看守所应主动接受社会监督,检察院应当对看守所的收押,安排讯问、律师会见等执法活动,依法进行监督。
但在看守所从属关系上,徵求意见稿依然保留原看守所条例的规定,继续由公安部门主管看守所工作。
早在2014年, 时任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局长赵春光,曾在一次研讨会中透露,公安部正在进行看守所法起草工作,当时,法律学者曾倡议将看守所从公安部门中分离。
在709事件中,近期屡屡曝光被捕律师在看守所内受酷刑逼供、强迫用药、阻止与律师会见等骇人听闻的投诉,看守所徵求意见稿的消息,立即引发维权律师热议。
就看守所徵求意见稿的内容,维权律师再次聚焦看守所的从属关系,建议将看守所的主管权移交司法部和地方的司法局。
维权律师文东海表示,从躲猫猫、喝水死等一系列看守所非正常死亡事件,再到709律师在看守所遭遇酷刑,看守所扮演的是服务其主管公安部门的角色。
文东海:公安又是侦查办案部门,又看管人犯,这样的话就会出现它采取刑讯逼供的手段;在目前的体制下面最好的可能是侦羁分离,但是公安部门可能想让自己全面掌控。很多法都是部门立法,立法完之后装模作样走一个徵求意见的程序,部门立法的话它是掺杂了部门的考虑,它不可能完全站在公正、中立的立场。
文东海也出本台透露,意见稿中提到的检察院负责监督看守所的执法行为,但709案中谢阳遭受酷刑、律师无法会见王全璋等,家属及律师均曾向长沙和天津检方提告,但均无果,看守所内是有驻所检察室设立,但在709案中,他们却帮看守所掩盖非法行为。
文东海:这种监督其实都是流于形式,在(看守所)里面发生大的人权灾难了,驻所检察室往往与它们(看守所)在一起,想办法把这个盖子盖起来,而不是把这个问题解决。
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辩护人余文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回顾近两年期间,无数次申请会见王全璋遭拒的经历。怒斥看守所根本没有真正尊重人权,所谓的看守所法对政治案件来说只是摆设。
余文生:尊重人权本身就是宪法权,用不著你一个看守所法去专门写这一条。实际上涉及到政治案件,看守所法或各种法对它们都无济于事,刑事诉讼法都不遵守,看守所法对他们来说又算什么?估计他们也是骗骗人的。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在日内瓦召开第35届会议,有维权律师直指,公安部在会议期间推出看守所管理法,不排除有装潢门面之嫌。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