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广西村民看守所死亡案律师被迫退出

5月26日广西南宁凤山县一维权村民罗继标在被关入看守所22天后离奇死亡,该事件经发当地村民到县城游行抗议。(拍摄时间不详,罗桂妮提供)
5月26日广西南宁凤山县一维权村民罗继标在被关入看守所22天后离奇死亡,该事件经发当地村民到县城游行抗议。(拍摄时间不详,罗桂妮提供)


备受关注的广西村民看守所死亡案,代理律师介入4小时后被迫退出。维权律师指当局使用各种手段剥压律师辩护权利。(吴亦桐/程文 报道)
备受瞩目维权案件中律师也受阻,5月26日广西南宁凤山县一维权村民罗继标在被关入看守所22天后离奇死亡,6月2日,罗继标的女儿罗桂妮委托广西维权律师覃臣寿代理该案。覃臣寿向凤山县检察院提交两份申请,要求查看看守所录像视频,及对鉴定提出异议要求检察院另行指定管辖。
就在覃臣寿去检察院提交申请的同时,凤山县公安局马上向其所在的广西南宁百举鸣律所施压,该所在刚刚的年检中考核不合格,现正整改中。该所主任覃永沛被迫发出一份覃臣寿退出该案的情况说明。至此,覃臣寿代理该案仅为4小时。他在社交媒体上称这是职业生涯中的耻辱。
罗桂妮向本台透露,当局原来称家属可以自己找鉴定机构,后来又强行指定,其父亲的遗体已被解剖。目前广西省内介入该案的律师皆被当局阻止,而外省对该案表示关切的律师也收到广西当局的警告电话。
罗桂妮:我们请他(覃臣寿)来,后来他迫于所里的压力又回去了,跟我那天晚上就解除委托了。广西的律师都是挨他们威胁回去了,所里面的主任都是打电话给他施加压力。还有在群里探讨什么问题,主要是给我家出谋化策的,他们都会打电话到那个律师相应的所,不管外省的还是哪里的他们都会打电话调查这个情况。就直接强行的把我父亲单方面解剖了,他们完全没有依法依规,完全是无法无天的。
维权律师马连顺就此接受本台采访时批评当局非法剥夺律师的辩护权利,早已撕下依法治国的外衣。
马连顺:他撕毁了自己可能走向法治的假面具,他现在用很多手段搞株连,在把律师控制起来,他就用这一系列的东西在对抗社会文明。
早前多位代理709案的律师和律所年审被卡更使维权律师在代理案件时举步维艰。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