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万达暴跌引恐慌 王健林有政治风险?



北京时间6月22日,在中国深交所上市的万达电影今日一开盘便遭遇大跌,截至午间收盘跌9.87%,逼近跌停价格,成交量明显放大。到了午间收盘时,万达电影报51.95元/股(约合7.6美元),成交总额达到12.42亿元,换手率为5.42%。
据推算,万达电影的市值损失约60亿人民币。据最新消息表示,万达已向深交所申请停牌。此外,受到股价大跌影响,万达多只债券对应价格也出现大跌。6月22日,万达2024年到期的美元债券大跌1.9%。随着万达股债出现“双杀”局面,有传闻表示:王健林的政治风险即将引爆。


中国首富王健林旗下的新兴子产业万达电影遭遇跌停后宣布停牌(图源:VCG)
市场传闻引爆卖压
据了解,近期市场上有传闻表示包括浦发银行、工行资管、建行上海等机构均要求其管理人清仓大连万达相关的债券。虽然未提及具体理由,但近一个月以来,万达债券的交易量较往常更为活跃。这也引发市场疑虑。据推测,这可能是引发万达电影股价暴跌的根本原因。
在万达股价暴跌后,中国媒体《财新》随即刊载了一则题为“监管排查——海外并购明星企业风险”的文章,其中提到中国银监会在6月中旬曾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复兴、海航集团等对外投资较猛,在银行间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据猜测,这也是万达股价暴跌的关键原因。
与此同时,复兴医药A股、H股在午后也出现严重卖压。截至下午3时,复兴医药A股跌幅已接近9%。这似乎意味着银监会要求银行对举债过高企业进行摸底的行径已给市场带来巨大恐慌。
从银监会大动作摸底的结果来看,万达电影母公司万达商业合并口径债券存量约870亿人民币,信贷存量约1,000亿人民币,信托存量约500亿。单纯从运营层面来看,万达确实存在400亿至600亿人民币的资金缺口,但在支出放缓情况下,对体质相对良好的万达来说,维持日常运营并不存在严重问题。
对此,万达集团已在22日中午公开发表声明表示:“今日网上有人恶意炒作建行等银行下发通知抛售万达债券一事,经了解建行等行 从未下发此类通知,网上炒作属于谣言。万达集团特此郑重声明,万达集团经营一切良好,希望大家不信谣、不传谣。”从信用角度来看,万达的基本形式并无恶化。
万达有转移资产嫌疑
此前,为适应集团主席王健林所推动的企业转型计划,万达集团正积极从传统的房地产开发商转型为包括电影、休闲、体育等综合型娱乐事业运营商。从运营层面来看,万达最显著的转型便是从以往房地产开发的重型资产负债转型为轻装上阵的低负债型企业。
通过对电影内容制造、连锁电影院、足球俱乐部等事业进行投资,王健林已成功地从以往商业地产大亨转型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娱乐事业商人。根据2016年福布斯排行榜显示,王健林以身家287亿元美元超越香港首富李嘉诚,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华人。
然而,投资的产业不是“实业”也让王健林的首富之路始终存在着政治危机。与安邦、海航集团等相似的是,万达积极的对外扩张战略侧重在中国政府不欢迎的虚拟资产上。
今年3月,中国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在接受媒体质询时明确表示,中国政府正关注部分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非理性行为。在访谈中,潘功胜点名部分企业通过收购商业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来从事资产转移。而这一系列的“案例”似乎都与万达有所关联。
资产价格过高恐成不定时炸弹
作为娱乐大亨,王健林的扩张策略是以高价竞标有现金收入资金流的快消事业。相较于传统在房地产开发上的资金紧绷压力,万达在转型后资金压力确实有所缓解。不过,随着资产价格下跌压力涌现,通过高成本举债的扩张行径也给万达未来的运营埋下不定时炸弹。
自2016年以来,随着中国政府为强化对外汇外流管控而加强对企业海外并购的审查后,万达集团通过在海外投资里程碑式的标的来打造自身商业品牌的步伐也随之放缓。在2017年3月,万达集团以10亿美元收购美国金球奖(Golden Globe)制作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交易遭正式宣布胎死腹中。这也是万达海外扩张遭遇最严重的挫败。
随着万达电影遭遇严重卖压,万达集团的救火措施可谓及时。然而,正如巴菲特(Warren Buffet)的名言所言:“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相较于吴小晖、姚振华这些通过资本游戏扰乱金融秩序的金融大鳄,王健林的资本运作模式相对单纯,也不存在复杂的政治瓜葛。
不过,在中国政府为海外并购踩下刹车后,体量已重的万达是否会因重力加速度而刹不住车则有待时间检验。对于公关手腕高超但运营成本不低的 万达来说,能否说服投资人并稳住市场信心,各界都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多维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