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刘晓波夫妇的苦难 中共的蛇蝎心肠



被囚禁逾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确诊肝癌末期,获准保外就医。海内外民主人士、人权组织为之哗然,强烈要求中共还刘晓波及其妻子刘霞自由,并呼吁中共准许刘晓波到国外就医。但中共竟然让五毛在维基百科修改「刘晓波」条目,诅咒刘晓波,彰显贪腐的中共权贵心肠毒过蛇蝎,彰显反人权反宪政的中共政权病入膏肓。港人应同仇敌忾,声援刘晓波夫妇,声讨中共独裁政权,让那些叫嚷爱党爱国的政客见鬼去吧!

香港民众游行要求北京释放刘晓波夫妇

为宪政民主牺牲个人自由

从关注文学自由、人性自由,到追求自由、平等、人权的普世价值,从参与八九民运、被指斥为幕后黑手,到发起签署《零八宪章》、呼唤宪政民主,从获刑11年、身陷囹圄,到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一直想战胜「中国知识分子身上的民族惰性」、在中国实现宪政民主,并为此牺牲了个人的自由,甚至拒绝认罪以换取流亡海外、获得自由。

而刘霞也因「我作为刘晓波的妻子就是一种『罪』」,在刘晓波获诺奖后就被软禁,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状态下熬过了68个月,患上抑郁症、心脏病及严重失眠。她曾向外发声求救,却遭当局报复,弟弟因此被捕并判囚。如今,刘霞终于等到刘晓波离开监狱的一日,但并不是他们夫妇重获自由的时刻,而是极可能要面对生离死别的苦难。

中共对刘晓波夫妇的迫害已到了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地步。2009年,北京市第一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晓波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选择的日期是1225日圣诞节,是向国际社会的挑衅。2013年,中共为阻止刘霞向国际社会发声,以欺诈罪判处她弟弟刘晖监禁11年,与刘晓波的刑期相同,让刘霞因「有两个『11年』压在我肩上」而备受痛苦。今次刘晓波被确诊肝癌末期是在523日,但当局在一个多月后为习近平访港造势之际才发布刘晓波获准保外就医消息,无非是想让中共领导人少些人权压力,把刘晓波的病当作宣传工具。

在刘晓波罹患肝癌末期消息传出后,王丹、王军涛、胡平等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联署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基于人道主义精神,放行刘晓波到海外就医。但中共所做的竟是让五毛在维基百科的「刘晓波」条目中加上恶毒的诅咒:「刘晓波这个一心想着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罪犯,即将去死。」中共的蛇蝎心肠、邪恶,由此再见一斑。

中国梦变成公民个体噩梦

20136月,刘霞曾给习近平写了一封公开信,谴责当局对她的软禁、对家人的迫害。公开信未引起中共政坛的一丝波痕,但其中的警告发人警醒:「您提出的中国梦,是要通过每一个公民来实现的,我期待中国梦不要让我们这些个体变成『中国噩梦』。」

不幸的是,中港两地民众迄今远未脱离「中国噩梦」。昨日是国际反酷刑日,无论是在709大抓捕中遭受酷刑的维权律师,还是服刑8年后被确诊肝癌末期的刘晓波,都是「中国噩梦」的受害人。而那些藉着香港主权移交20年,为中共大唱颂歌、鼓吹爱党爱国的政治掮客,无非是想以推港人陷「中国噩梦」,换取其一己之利,蛇蝎心肠与中共权贵岂有分别?

习近平即将访港,中共和港共试图禁绝示威声浪、图像。但是,刘晓波夫妇的遭遇、境况,只会引发港人更清醒、更坚决地投入抗争行列。作为《零八宪章》的主要起草人,刘晓波当时把实现宪政民主的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既是受到北京奥运的迷惑,也是不愿中国再现六四血腥镇压,但同样低估了中共的邪恶。前车可鉴,香港要实现真普选,岂能寄望于中共突发善心的施舍?寄望于中共突然诞生包青天、明君?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   转自中国茉莉花革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