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日星期六

楚江雄:从小说《软埋》遭毛左围攻引起的联想



长篇小说《软埋》发表在《人民文学》2016年第二期,作者是现任湖北省作协主席、国家一级作家方方。人民文学出版社对这部2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推出单行本。《软埋》还获得2016年路遥文学奖,中国长篇小说排行榜榜单的第一名。

这部小说发表之后,立即在中国大陆文学理论界产生巨大反响,引起毛粉及左派文人一片哗然,声讨之声纷至沓来。左派网站“乌友之乡”“红歌会网”接连不断发表文章进行批判,其中有一个叫郭松民的独立新闻评论员八评《软埋》,甚至将此小说称为反共救国军文学代表作,是一篇为地主阶级哭坟的、颠覆土改历史的小说。

《软埋》的主要内容概述如下:一位一生都给人当保姆的善良女人丁子桃,儿子青林发财了,买了别墅接她过去享福,但别墅里的一切她都似曾相识,这让她产生了极大的恐惧:“这不是像地主家了吗?你不怕分浮财?”当晚,丁子桃彻底丧失了意识,她在梦幻中一层一层的下到地狱第十八层,发现自己原来叫“吴黛云”,是川东大地主陆子樵的儿媳。在暴戾血腥的土改中,吴黛云娘家人惨死,与陆家有旧怨的长工鼓动农民斗争他们,要分陆家的土地、财产和丫鬟。斗争会前夕,陆子樵带领全家十几口人和仆人集体自杀,死前他命儿媳吴黛云将全家人软埋在院子里,然后带孩子从密道逃跑。但吴黛云在逃跑途中掉入河中晕死过去,儿子也淹死了。她被人救起后失忆,改名丁子桃,再次结婚并生下了现在的儿子青林。

以上为本小说梗概,详细内容就不作叙说,笔者想就此小说发表后所产生的效应谈几点感想。

一,中共土改是一场灭绝人性的,彻底摧毁中国乡村文化的运动。

中共1949年夺取政权后,毛泽东立即在全面范围内开展了土改运动(在这之前只是在他们所谓的“解放区”搞过)。这场运动其目的绝非是实现孙中山先生的“平均地权”(这个从后来农民的土地证尚未捂热就被中共收回就可证明),而是通过这场运动达到以下几个目的:一,杀人立威;二,摧毁乡村文化以红色文化取代。三,肃清乡村文化代表人物。

共产主义运动就是一个暴力运动,他们取得政权后,就得靠杀人来巩固其政权。而毛泽东本人就是马克思加秦皇岛的混合体,韩非子、李斯、商鞅是他推崇的人物。为了他们的政权,什么事都可做得出来,因此这种人执政一定要杀人。土改运动和当时肃反、镇反是一系列配套工程。通过疯狂杀人之后,让民众产生畏惧来达到巩固政权目的。农村土改运动,将地主、富农土地强行收取,并且戴上地富帽子,实行专政,使其永世不得翻身,进而将他们中的一批文化绅士从肉体上消灭,这些手段的卑鄙、无耻及残暴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中国是一个二千多年传统文化的农业古国,之所以能延续这么多年,是靠乡村文化来维系的,而地主文化是乡村文化的代表。因为中国农村基本上是以宗族祠堂作为社团的,其中族长具有很高的威望,而这些人都是读书人,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他们是一个历史时期先进文化的代表者。中共要建立政权,要用马列主义思想来统治,必须要铲除他们。土改运动首先将矛头对准了这一批人。中共要铲除这批人的原因并非是由于这些地主绅士平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因中共高级干部多数都是出身地富、资本家,如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他们的父辈是否该杀他们心里最清楚。毛泽东就曾在陕北对美国记者斯诺《口述自传》,说他母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毛说:“我母亲是个仁慈的妇女,为人慷慨厚道,随时都愿意接济别人。她同情穷人,并且当他们在荒年前来讨米的时候,常常送米给他们---。”毛这样说,难道除了他的母亲是善人别的地主都是恶人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既然如此,中共为何要这样做呢?其一是为了达到极权专政目的;其二是绑架出身地、富及资本家的中共干部,因为当年一大批青年知识分子从城市投奔延安参加革命多数出身非无产阶级家庭,毛用这套办法可以名正言顺对他们进行思想控制。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毛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因他的父母早已死亡,土改不会搞到他的爹妈。

中共土改运动是一场极其残酷的运动。这场运动中国农村大地主和有名望的绅士基本上杀光。湖南宁乡某地有名绅士,据说还是刘少奇的堂兄,接济穷人,办义学,民众口碑极好,枪毙之前要农民揭发其“罪恶”,当地政府连开三次公审大会都开不下去,没一人检举。最后,政府找些无赖编造一个假罪名将其杀掉。这种事情全国各地都有。我们从郭松民这些毛左对《软埋》的批判从反面正好说明这个问题,且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软埋》和于建嵘去年发表的《我的父亲是流氓》可谓互为表里——《我的父亲是流氓》把共产党的土改干部描绘成流氓无赖,《软埋》则把土改的对象——地主,描绘成完全无辜的受害者。他们一起从道德上否定了土改的正当性。陆家惨遭灭门,不仅彰显了土改是毫无积极意义的浩劫,而且也是共产党忘恩负义。在方方小说《软埋》中,土改变成了一场阴森恐怖的灭门运动,似乎土改就是为了把地主不分青红皂白全部杀光。小说里提到的四家地主,全被灭门。除了陆子樵家全家服毒自杀之外,方方还精心设计了另外三起灭门惨剧。其中,川东有两起,即大地主李盖五整个家族全部灭绝,丁子桃娘家胡如匀一家五口都被杀光;山西一起,即丁子桃后来的丈夫吴家名的爹娘姐姐爷爷奶奶全被杀害。这样,新解放区和老解放区就都被方方囊括在内,土改中地主被全家杀光的惨剧就似乎就这样被方方写成了普遍现象了。”

土改之后,中共将农村中的一些流氓、地痞、二流子懒汉掌握政权,这些人就成了中共的基本力量。这些人充当打手,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与这些下面干部胡作非为是分不开的。

土改对中国农村更大的破坏还不在于这,他摧毁了二千多年中国乡绅文化。中国农村一向民风纯朴,农民朴实善良,毛的刁民政策实行之后,中国农村纯朴之风大为改变。毛本人就是一个大流氓,他以流氓治国必须重用流氓。他曾经说,蒋之所以斗不过他,是由于不能像他“心要狠狠到无情;忍要忍到无耻。”所以,今天中国大陆之所以民风凋蔽、江河日下,就是他一手造成。

二,民主派人士揭穿中共编造历史谎言是启蒙的重要内容。

中共执政几十年来,特别是毛时代,一向靠谎言和欺骗维护其政权的,这也是专制国家的惯用伎俩。譬如,六十多年来,“抗美援朝”以历史的谎言蒙骗了中国几代人。今天,这场历史的公案终于得到了澄清。当然,说起毛泽东撒谎并非这一次,他可以说是扯谎的祖宗:如,抗日战争是八路军领导人民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国民党蒋介石躲在峨眉山摘桃子(至今还在说中共是抗战的中流抵柱);台湾人民生活水深火热之中,盼望我们去解放;三年大饥荒是自然灾害和苏联逼债造成的;毛的撒谎手段高超,连当年英国首相蒙哥马利元帅都被骗得团团转。1960年蒙哥马利访问中国,当时中国正处于大饥荒中,蒙哥马利想看一下中国的儿童是否吃得饱,毛叫他下去看看,工作人员将蒙哥马利领到中央机关幼儿园,那当然是“两个哑巴睡一头——没得话说”了;后来,蒙哥马利想自己下去走走,毛也答地应了,于是,蒙哥马利跑到一个大众澡堂,他想,澡堂里人都得脱光衣服,如果吃不饱的话,一定会瘦得皮包骨,谁知他进了澡堂,洗澡的人个个长得膘肥体壮,这一下蒙哥马利信服了,回国后向西方辟谣,中国根本没有饿饭的情况,人民生活得很好。原来是蒙哥准备到澡堂之前,中方早就将洗澡的人全部换成卫戍部队军人,让蒙哥又上了当。

我们中国人民受的骗太多了,不必要一一列举。改革开放之后,一些真相逐步揭晓,譬如说毛在三年饥荒和人民同甘共苦,不吃肉、不吃蛋、每天三两米,这都是狗屁胡说。稍有点头脑的人就不会相信,除了那些脑残们。文革时破四旧,叫全国人民只看八个样板戏,毛和一帮子女人们在中南海看“好莱坞”大片和“云中落绣鞋”。

三,从方方小说《软埋》出版可看到中共内部之斗争。

在方方《软埋》刊登之前,关于揭示中共土地革命这方面的文章已经有了一些,如谭松写的《川东土改纪实》;于建嵘《我的父亲是流氓》等。但都没有方方《软埋》影响大。方方这部小说影响大的原因是因为体制内的人利用体制内的宣传工具将此宣传出去。因为《人民文学》长期属于中共重要文学刊物。能在此刊载这件事让“毛左”也是不可思议的。毛左们痛心疾首地说:《人民文学》辜负了毛主席的期望。发表《软埋》这样的小说,表明《人民文学》已经堕落成了“反人民文学”、“地主文学”,辜负了毛主席创刊时的题词“希望《人民文学》有更多好作品出世”。

从这个问题可以窥视到,中共当今体制内并非铁板一块,因为中共一向对舆论宣传这个口子把关很严的。能在《人民文学》刊登的作品一定要经过严格审查,如果作品有问题,就是本埠宣传口子这一关也难通过。因此《软埋》能够面世一定是颇有来头的。另外,这部小说获得《路遥文学奖》,虽这个奖是民间颁发机构,但仍然被当局掌控,没人同意是评不上奖的。这说明在中共内部尚存在“正能量“,我们民主派应当客观认识到这一点。李锐先生应该说是中共体制内的人,笔者曾在李老百岁寿辰拜望过他,他亲口对笔者说,在“党性”和“人性”面前,我会首先选择人性。李老这样人在党内属于良心派,这样的“良心派”如果越来越多,对中国的民主转型是大有作用的。任何一个国家民主转型没有上下互动是不能成功的。宪政民主转型的三大因素,其中之一就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分化。

四,揭穿中共的谎言要靠体制内外有识之士的努力。

改革开放30多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人们获得的信息量越来越多,一些历史的真相渐渐大白于天下。特别是国内一些有识之士,冒着风险写出还原历史真相的书,如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杨继绳的《墓碑》、杨显惠的《夹边沟记事》。他们呕心沥血,十年磨一剑,高华教授甚至英年早逝,他们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就是由于这些人的努力,中国民众才在中共长期欺骗中逐步清醒过来。譬如抗日战争,不管当局怎么说中共是抗战的中流抵柱,人们也不会相信了;三年大饥荒除了那些毛残粉相信是自然灾害、苏修逼债造成,恐怕也没人相信;现在,揭晓三年大饥荒的书已经多了起来,如,《麦苗儿青来菜花黄——川西大饥荒纪实》一书,已于2007年在香港出版;还有《犯人李铜钟的故事》及《信阳事件》等。就是由于这些有识之士不断地揭露真相,倒逼当局再难以欺骗下去,不得不勉强承认一些事实真相,如,中共开始不承认三年荒饿死人到承认饿死1000万人,到后来党史又承认饿死2000万人。六十多年来,“抗美援朝”以历史的谎言蒙骗了中国几代人。今天,这场历史的公案终于得到了澄清。5月4日,《人民日报》的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发文“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20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这说明中共当局自己也不好意思骗下去了,不得不说出了实话。
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在被毛整得临死之前曾说过一句话:“幸好历史是人民写的。”这说明他最终也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是说历史不是统治者随意编造的,编造的历史最终会被揭穿。

2017年5月16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