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5日星期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敦促中国加快解决庞大债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员日前在北京呼吁中国政府加快改革,减缓债务增长。有外媒报道说,中国债务迅猛增长,引发人们对中国金融体系稳定性的担忧。

据中国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及太平洋部助理主任詹姆斯-丹尼尔率领代表团,于6月1日至14日访问了北京和兰州,并与中国官员进行年度第四次磋商。

该组织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 (David Lipton) 参加了最后一天的政策讨论,并会晤了中国副总理马凯、中国央行长周小川、中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中国财政部长肖捷、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士余等高层官员。

报道说,利普顿6月14日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的信贷主导、特别是扩张性的信贷和公共投资帮助保持经济强劲增长。他说,中国企业债务的增长也有所放缓,产业重组和削减过剩产能,房价高涨逐步得到控制。中国政府公布了改革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的蓝图。

同时,利普顿也认为,中国应该进行深入改革,改变依赖政府主导的投资和举债的经济增长模式,以确保中期稳定,并对当前经济发展轨迹可能导致急剧调整的风险,更快地从投资转向消费;他提议,中国政府应该加强市场力量的作用;实施更可持续的宏观政策组合;继续收紧监管;处理非金融部门债务;进一步改善政策框架。

就中国的债务风险快速增长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这个问题,美国退休教授冉伯恭表示:

“虽然中国的债务增长问题的确严重,但中国的非市场化的国有经济,使政府认为自己能够驾驭债务问题。”

另据美联社6月14日的相关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官员呼吁中国政府,加快进行减缓债务增长的改革。

报道说,中国债务的迅猛增长,引发了人们对中国金融体系稳定性的担忧;这显示,国际社会对中国2008以来靠大量贷款刺激经济发展所造成的债务急剧增长,有可能威胁中国国有银行体系的进一步担忧。

目前,中国的非国营经济的债务总额估计,已从2007年的年均经济总产值的170%,上升到去年年均经济总产值的260%。

冉伯恭教授表示,因为中国经济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经济,但债务过高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中国的债务问题虽然很严重,但中国作为一个专制国家,以及中国经济大体上还是一个中央控制的经济,因此,中国政府管理和控制经济的能力并西方市场经济国家的政府要大得多。但尽管如此,中国债务太多问题依然是一个严重问题。”

美联社的报道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员利普顿表示,中国金融业的快速和复杂化地扩张,目前已变成了一个很大的风险。中国的监管机构近来已开始采取行动来减缓这种债务扩张,并改善了有关监督。此外,虽然限制信贷增长可能会影响经济增长,但如果这种限制有助于避免将来发生中断经济增长的风险,那就值得这么做。

在美国纽约的美中科技与文化交流中心的谢家叶,最近就中国的债务问题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债务问题的确严重:

“中国的债务之高的确很严重。实际上我们都看到,中国经济的确存在债务问题,中国股市的大幅下滑、人民币的贬值、经济增长率的减缓,这些都是其结果。”

美联社的报道说,中国的财政监管机构表示,降低金融风险是今年经济改革措施的重中之重。中国目前已出台了减少国有企业债务的措施,允许银行接受企业股票来偿还贷款。但中国改革倡导者认为,还需要进一步加快改革的速度。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