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3日星期五

歪脖子树: 郭文贵震撼



6月16日郭文贵的激情话语:
 
“ 我爱的是中国,不是你的那个国。我爱的国不是你盗窃的那个国。我爱的是中国人不是你们这帮人,不包括你们这帮人。”
 
“老百姓要起码的安全,老百姓要起码的真相。”
“中国老百姓绝对不能当猪当狗。”
 
“现在就是国民党金元券的最后时期。”
 
 
一、挑战体制的勇士
 
鲍彤说:“中国是一个腐败的国家,一切腐败都是制度性腐败。”
我接着鲍彤的话继续说下去:中国共产党是这个制度的制定者、维护者和不容争辩的垄断性受益者。制度改革首先遇到的障碍就是中国共产党。
 
郭文贵曾经服务于中国公安部。他的亦商亦特的身份,让他在中南海和商界之间如鱼戏水往来翕忽。他近距离从中国政坛的幕后观察官僚机构的运作,他不仅熟悉共产党官僚面对民众的那副伪善的面孔,更看清了官员缩在背后作弊的手。2014年后,郭文贵因为政治靠山崩塌而连带被整肃。郭大亨绝地反攻,反手一刀把共产党黑幕划开了一个大口子,正在幕后蝇营狗苟的共产党贪官污吏们顿时无处遁形,引起朝廷惶恐,堂下惊叫。
 
“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或恶或善,中国共产党是万端之源。然而“郭七条”的“四反三不反”中,特别对“共产党”未置一词。这绝不是郭文贵的忽疏, 而是郭文贵有意要把“共产党”和“国家”、“人民”、“习主席”剥离开来。其反对中国共产党的意味尽在不言之中。
 
郭文贵直呼王岐山、孟建柱、贺国强、付振华等党国重臣是一帮“盗国贼“。文贵一人挑战共产党庞大官僚体系。他仗义执言、有凭有据、气势如虹,是一个能伸能曲有血有肉的汉子,有胆有识的勇士。
 
郭文贵的“爆料”虽然是有选择的“爆料”,他只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厦的最神圣的部位————“中纪委”、“政法委”、“公安部”————炸出一个窟窿。但仅从这个窟窿暴露的黑暗和罪恶,足以让人们做出整栋大厦需要拆除的判断。
 
 
二、搏击双方的强项和弱势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这是共产党的强项。共产党掌握着强大的宣传机器,有世界上最严密的“防火墙”,有着数目庞大的“网评员”(人称“五毛”的那种东西)。共产党把谎言不厌其烦地重复一千遍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和物质障碍的。长期以来共产党底气十足地靠谎言治国,原因在此。
 
但是,事物还有另外一面,共产党还有一个致命的弱势:“真相揭露一次就可以戳穿一万句谎言”。
共产党的弱势反过来就是郭文贵的强势。道破真相的声音,只要突破封锁,就如雷霆震动,让谎言支撑的庞然大物轰然倒下。
 
郭文贵要与共产党这个庞然大物搏击,他只能用真相做武器。如果他爆料有捏造事实的行为,那是自己做死。钻石攻克顽石,靠的是品质和硬度;石头压碎石头,靠的是体积和重量。 郭文贵个人再能撒谎,无论如何也不能与国家级谎言的规模相比。郭文贵若与国家拼撒谎,那是必败之局,或者如当局曾警告过的:死得很难看,死得很惨!
 
 
三、爆料的可信度
 
郭文贵爆料的可信度与共产党的恐惧郭文贵爆料的程度成正比。中国政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连夜发布“红色通告”,(中国称为“红色通缉令)突然完成郭文贵是在逃罪犯的程序,策划绑架甚至暗杀郭文贵;环球时报威胁郭文贵“死无丧身之地”;中共网警发动集密的骇客攻击企图瘫痪郭文贵的推特网站和明镜网站;加强防火墙,疯狂地删贴、封网-------屏蔽爆料传入中国国内。                                                                                                             
 
中国当局也同时采用柔性的手段:紧急释放郭文贵的兄长;释放郭文贵妻女并允许飞到美国与郭文贵团聚,让妻女规劝郭文贵————最终目的也是让郭文贵闭口。
共产党对待郭文贵色厉内荏、威吓欺骗、手忙脚乱、进退失度。
 
共产党横竖不让说的理,往往是真理,高低不让听的话往往是大实话。
 
 
四,愚民政策再也混不下去了
 
“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能讲”,共产党的现实错误更不能讲——这是习近平的施政政策。归根结底————愚民政策。
 
习近平幼稚地认为只要加强新闻管制,限制言论自由,让媒体都“姓党”,让民众都“爱国,不断制造“正能量”,如此这般,那就会人心归附,天下大治。
 
控制思想奴化人民,不仅在道义上是低劣的,实践上也是难以实现的。如果执政者一意孤行用国家暴力强制推行奴化政策,那么除了造就一批被奴化了的人,更多地造就了一批假装被奴化了的人,例如郭文贵。郭文贵与中共高层官员过从甚密,表现得好像是一个甘心被主子蹂躏驱使的卑贱“小三”,低眉顺眼。但是郭文贵心志健全,深藏谋略。他私下悄悄收集了主人的罪恶证据。时机到来,突然扯起反叛的大旗 ,将一切曝光。 愚民政策生出成千上万顺民不足为奇,但只要生出一个郭文贵则龙庭摇动、社稷不安。
 
习近平应当明白,继续推行愚民政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应该学会如何在网络开放、言论自由的环境下执政,如果他觉着执不了这个政,就应该主动请辞。如果全共产党都无人执得了这个政,共产党应该退出历史舞台。免的死得很难看。
 
五、现代网络反动派
 
最近二、三十年蓬勃发展的I T技术,是当代最伟大的综合科技发明。它分享世界智库的研究成果,极大提高人们认识自然,探索真理的能力。而中国共产党为了永远掩盖其历史劣迹,垄断话语权,维持它伟、光、正的假象,他们对开发民智的信息技术充满本能的恐惧和憎恨。急匆匆斥巨资建造金盾工程、防火长城以消解破坏网络的功能,共产党堕落为新时代的网络反动派。
 
共产党的理论家推出了“网路主权”理论。鼓吹网络虚拟空间和领海、领空一样需要插上五星红旗,宣誓占领和拥有。政府有权运用过滤、删除、封网、捏造等手段对信息进行再加工,然后“喂料”给子民。子民只能听政府想让你听的新闻,只能说政府想要你说的话。
 
理论家们的逻辑混乱、文理不通的理论,让郭文贵一句话就说个明白:“为什么要控制网络?是为了不让老百姓知道盗国贼偷了他们的钱!”
 
中国共产党自称代表了先进的科学技术,讽刺得很,至少在IT领域,他们代表了腐朽、落后的力量。
 
6月11日,郭文贵在“自媒体”宣布,他投资以色列研发出“拆墙”技术,正在试验阶段,该技术能防止骇客攻击,突破长城防火墙,让国内网友看到他的“自媒体直播”节目。同时他宣布要成立“推特党”,以推进信息自由交流为宗旨——如果郭文贵成功了,那的确是功德无量,胜造七级浮屠。
 
无独有偶,不久前Google开始了由通信卫星建立WiFi 网络的实验,WiFi 网络不需要经过海底或陆地光缆或电缆,直接由卫星和用户建立通讯关系。政府就没有机会半路拦截信息,对信息进行蹂躏和强奸。
 
Google 的方案能够成功,就让“网络主权”自销自灭 。毫无疑问,Google的卫星 WIFi又成了中国共产党一大“恨点”。中国还想继续搞网络破坏活动,恐怕需要彻底修补“网络主权论”————例如把网民的眼、耳朵、嘴巴也定义为国家主权的一部分。
 
郭文贵可恨,自媒体可恨,Google WiFi 可恨,一切加速讯息传播的利民新技术可恨------当一个政权面临众多可恨对象,觉得东邻西舍到处都是“亡我之心不死”,电波、声波都暗藏杀机———那不是世界出了问题,只说明该政权在远离普世价值的污浊环境下生活,已经罹患不治之症,它该死了。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