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美众院听证会吁加强对台军售抗衡北京压迫


在巴拿马这个星期选择与中国建交并与台湾断交后,长期支持台湾的美国国会对台湾国际空间受到北京进一步挤压表达关注。星期四,在通过鼓励美台高层互访的《台湾旅行法》后,多位美国众议院外委会亚太小组成员在随后的一场听证会中,呼吁美国政府对对台湾提出再保证,以抗衡中国对台湾的政治、经济和武力胁迫。

在亚太小组这场主题为“重申保证加强美台关系”的听证会上,出席的两党议员都支持美台关系进一步强化,并强调台湾不会成为美中之间的谈判筹码。
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伊斯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伊斯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外委会主席罗伊斯(Ed Royce)特别到场发言力挺台湾。他说,在国会通过的《台湾关系法》之下,多年来他每年都率领代表团访台,在台湾面临新挑战的时刻,美国重申对台湾的承诺更加必要。
罗伊斯说,台湾关系法最重要的条文就是美国要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卫武器,近年来美国政府延误对台军售让他感到担忧,他希望川普政府能将军售过程定期化,也希望看到今年有一批新的对台军。
罗伊斯说:“我对于美国前几任政府延迟通知国会对台军售感到担忧,因为这不必要的拉长军售过程。我希望看到未来军售通知能定期化(regular),也期盼今年有新的军售案宣布。”
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约霍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约霍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小组委员会主席约霍(Ted Yoho)说,自2015年以来美国政府没有宣布新的对台军售,对防卫台湾安全的决心不足,使得中国对台湾的胁迫更加大胆,如今台湾面临北京当局外交、军事、经济等多方面更大的压迫,自1979年以来美国实行的一中政策不变,但制定一中政策当时的地缘政治已经发生显著的变化,中国已经不再是美国与苏联两大强权竞争的第三者,美国有必要重新审视那些政策是否依然符合美国的利益。
约霍说:“它已成为一个挑战者,想要通过颠覆一个单级(unipolar)的和平秩序取得一个大国的地位。尽管如此,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自1979年至今几乎完全没有改变。重要的是,国会必须考虑我们的政策是否仍然符合我们的利益,以及我们如何改善它们。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重申对台湾的保证,而对台湾持续坚定的支持尤其重要。”
约霍说,美中之间应该对彼此的立场做更清楚的表态,自1982年之后美中之间就不再有其他新的公报,“或许现在是时间有第四个公报”,让彼此在步入21世纪时对未来有一个清晰的方向,一个和平的方向”。
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主任卜大年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主任卜大年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不过,约霍对第四公报的说法,在听到出席听证会的前美国国防部官员卜大年(Dan Blumenthal)提出警告后又有改变,表示他要重新考虑这个想法。
卜大年说,他反对美中之间再有新的公报,因为在前三个公报中,中国得到的好处更多。
卜大年说,尽管美国实行一中政策,但美中之间的联合公报或声明并没有规范美国总统不能与谁通电话、谈话或会面,那很可能只是3、40年前国务院有人对当时的公报内容作出的解释。他说,尽管美国必须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但那并不表示中国可以决定美国该怎么做,事实上美台保持高层对话对美国、对中国都有益处。
此外,卜大年也对中国的“大外宣”提出警惕。他说,中共以美国为目标发动的政治宣传战“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它已经改变了许多人的想法,使包括决策者在内的人相信共产党所说但却不是事实的一件事,那就是美国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目前是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的卜大年说,中国对台湾的胁迫越来越大,但美国不是没有方式可以协助台湾抗衡这种压力,他认为对台军售、加强台湾融入国际经济体系及支持台湾加入国际组织,都是美国可以帮助台湾的选项。
除了卜大年外,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全球台湾研究所执行主任萧良其(Russell Hsiao)也都强调美国对台军售及加强美台经贸关系的重要性。
韩儒伯说,美国对台湾安全及经济自由的支持对美国在亚太地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但中国正在执行有计划的胁迫政策来削弱美国对台湾的支持,限制台湾的自决权利,如果美国政府只是在言论上做出支持台湾的表态却没有实际行动,那么台湾将面临在世界上被进一步边缘化的风险,这种发展趋势极有可能导致另一个台海危机,因为中国会认为美、中、台三边关系的平衡已经向他们倾斜。
萧良其说,中国对台湾经济、军事及外交的全面打压不断加剧,巴拿马与台湾断交是一个最新的例子,美国对台湾的作为不应该受到中国的影响,他建议美国充分利用美台2015年建立的《全球合作训练架构》(GCTF),协助台湾扩大国际活动空间。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