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星期五

“ 六四敏感日 ” 后维权人士逐渐 “ 解禁 ” 在京访民信访局外呼唤见总理

上海6月7日集体访(受访者独家提供)
上海6月7日集体访(受访者独家提供)

被中国当局视为 “ 敏感时期 ” 的 “ 六四 ” 过去,一些此前被软禁、被旅游的维权人士被 “ 解禁 ” 。在北京,信访局外出现大批访民聚集,要求总理李克强面见访民。在上海,访民继续在人民公园外举行定期集体访。 

令中国当局如临大敌,进行全面维稳的 “ 六四 ” 已经过去,不少此前被限制人身自由的维权人士逐渐被 “ 解禁 ” 。山东维权人士赵未 6 月 8 日告诉本台记者,他于 5 月 15 日被山东警方从北京接回聊城后,就一直被软禁, 6 月 1 日至 6 日,他被限制在宾馆内, 24 小时全天候贴身监控: 

“5 月 15 号到 6 月 6 号凌晨,整整限制了我 22 天(自由)。其中在 6 月 1 号中午,到 6 月 6 号凌晨,他们将我限制在宾馆, 5 个人贴身看管,扣手机,没有换洗衣服,整整 5 天。 ”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也于日前在网上发布消息指,他于 6 月 1 日被公安绑架至燕子山庄宾馆,期间室内电话被拿走,电视线被剪断,直至 6 月 6 日才被送回家,拿回手机,但手机上的所有信息已全部被清空。 

在北京,敏感时期过后,四五百名访民 6 月 6 日再度聚集在信访局外,高声呼喊要求 “ 李克强见访民 ” 。一名维权人士向记者表示: 

“ 在信访局门口,现在访民都不愿意到信访局里面去登记了,因为登记也不管用。大伙就在信访局门口,呼唤要见李克强。因为李克强说过在基层感觉不到阳光的时候,中南海的大门时常为你打开。但是老百姓根本到不了中南海,所以只能在信访局的门口呼唤要见李克强。 ” 

而在上海,每周三是访民固定的集访日, 6 月 7 日,大量访民继续来到位于市政府旁的人民公园聚集。访民徐佩玲向记者表示,敏感日后的首个集体访,人数比之前有所增加: 

“ 昨天人蛮多了,因为敏感日(过去),统统回来了。那么多年下来,也不解决问题,像我们不去登记了,因为登记了也没用。但是每个星期我们都会去,一方面让他们知道一下,问题不解决我们绝不妥协,绝不放弃;另一方面,有什么新闻或者有什么消息,大家去了那里以后就会知道。 ”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