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星期五

返藏探亲者:藏人在拉萨如同笼中鸟


青海黄南籍流亡藏人桑吉结束返藏探亲后,在近期返回印度,她于星期四接受本台专访时谈及拉萨和她家乡青海一带的现状,并指在拉萨城内,本地与外来藏人如同笼中鸟,身心失去自由。

居住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桑吉于去年年底获得探亲签证后返回家乡青海黄南州,先后在西藏首府拉萨和青海境内朝佛,近期返回印度后于星期四接受本台专访时,谈及她在探亲旅程中的亲身经历和切身感受。

桑吉说:“我是途径尼泊尔到西藏日喀则樟木口岸后再抵达拉萨的。我们从印度来探亲的藏人,虽然持有中国大使馆颁发的签证,但是在西藏边境被警察带到一座房间,每个人的手机和行李包都被搜查得很彻底,护身符、玛尼丸和佛珠等不准携带,凡发现有这类东西都被没收。我们必须在警方的安排下离开边境,到了拉萨还得住在地方派出所指定的旅馆内,不准更换旅馆。在抵达青海家乡后,我们被带到地方公安局,警方从我们的耳朵上抽血检查,还给我们拍照,正面和侧面都拍,感觉在给犯人拍照一样。然后警告我们说,除了青海境内,不准踏入其他地方半步,如果要去,必须获得有关部门的批准。”

桑吉表示,虽然中国政府宣称“拉萨是中国最幸福的城市”,但是对藏人而言,“拉萨是最不幸福、最不自由的城市”,生活在那座城市里的本地与外来藏人如同笼中鸟。

“我们在拉萨居住期间,看到各个寺院内外、街道巷口都被安装着监控摄像头,不时有军警列队巡逻,经大昭寺广场进入八廓街要通过安检,不准携带打火机和汽油之类的物品。来自安多和康区一带的外来僧俗藏人入住拉萨城内的旅馆,必须要具备所需证件,只凭身份证不行,还需要办事处及派出所开具的证明。拉萨当局对僧尼的限制最严,一举一动都会进行严密监视。当局还规定,凡是拉萨市内寺院的僧尼进城必须身穿家常便服,因此在拉萨街头出现穿僧服的男女,警方便会一眼认出是从外地来的,于是对他们严加检查和盘问,有的甚至遭到驱逐。生活在这座古城的藏人,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来人,他们做什么、说什么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谁也不敢谈论敏感的政治话题,如同被关在笼子里的鸟一样,身心都失去了自由。还有从印度结束学业返回家乡的藏人,在拉萨也好,在我们家乡也好,都有很多难处,很怕被国保人员无故请去‘喝茶’、‘喝咖啡’,一旦被请去,有的会遭毒打,有的甚至生死不明,所以他们知道我们返回,也不敢来见面,都很害怕受牵连或者失去工作。而碰到的一两个老同学,都流泪说很想念印度,说家乡一点自由都没有。”

桑吉表示, 回藏探亲藏人的朝圣之旅在西藏自治区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

“我们在拉萨想去朝佛,但地方政府进行种种限制而无法如愿。不仅仅是像我们来自印度的藏人,连来自美欧等西方国家的藏人的行动自由也受到限制。所有探亲藏人在拉萨只获准到城内的寺院和位于郊区的色拉寺以及哲蚌寺朝佛,但被禁止前往位于拉萨城外县区的甘丹寺、山南地区的桑耶寺和日喀则等地朝佛。在拉萨,本地藏人凡是公务员或退休干部都不准去转林廓(外转经道)祈祷,藏历每月15号、30号也不准去寺院朝佛。尤其在拉萨见不到一张尊者达赖喇嘛的法像,只有布达拉宫尊者的寝殿开放给朝佛信众,看到的是空床,也没有尊者的法像,想到尊者不能返回西藏,我们都感到很悲伤,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桑吉表示,拉萨年少藏人被同化现象比起其他藏地更为严重,而青海家乡的老人被迫送进养老院的现象也开始增多。

“在拉萨,可以说是汉人和回人的天下,尤其八廓街和冲赛康的经商者,百分之九十都是汉人和回人,藏人经商者少得可怜。拉萨的少男少女都极少用本民族语言沟通,满口汉语,被同化得非常严重。如今拉萨变成了花天酒地的地方,如果这些年轻藏人成天喝酒度日、荒废学业,这才是中国当局所希望的。我们去青海海东地区达赖喇嘛尊者的故居朝拜时,也发现那里的藏人绝大多数只讲汉语。在我们青海家乡,牧民的草场不能共同享有,被铁栏大面积围住,人畜完全没有自由活动的空间。以前在我们家乡不可能将家里的父母送去养老院,现在因为没有收入,家里能做体力活的人都去打工,不得已把父母送去养老院的现象也开始慢慢增多。”

在谈到此次探亲之旅的感受时,桑吉说:“以前从未想过还能回去,这次得以实现这个愿望,虽然悲喜交集,也有很多遗憾,但是感觉完成了人生的一个使命。”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