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星期四

黎则奋:八九六四与香港前途



又是六四。过去几年来每逢这个日子,所谓本土派都会借机炒作一番,在爱国/本土对立这个假议题上大做文章,藉以挑动年轻新世代的反中厌共情绪,从而壮大自己主张自决独立的政治力量。梁振英政权和中联办利益团伙固然有机可乘,制造政治稻草人港独,以便「理直气壮」推行打压反对派和收窄港人民主自由的强硬路线,延续689政权的统治;曾经投共为中共涂脂抹粉的所谓知识分子,出于赎罪悔咎感也好,基于讨好年轻人的恋童癖亦罢,也砌词造说出来吹嘘本土主义,甚至不惜歪曲历史事实,贬抑悼念六四的意义。客观的政治效果,当然只会合理化年轻新世代的冷漠,正中要求忘记六四的中共之下怀。

今年六四游行不足一千人,六四烛光晚会的参加人数料亦不乐观,但讽刺的是,这并非本土主义崛兴的结果。恰恰相反,一次选举失败,毋须强力镇压,所谓勇武本土派和城邦派已经土崩瓦解,连网上的喧哗也不复多见,更遑论街头上的实际抗争了。更可笑的是,他们的分裂和式微竟与意识形态和路线分歧全无关系,只是私人恩怨和金钱利益纠纷而已。证诸古今中外的历史,质素如斯不知所谓的乌合之众可以搞出甚么抗争和「革命」,未之有也。因此,对于自己在院校的权益也无力捍卫抗争的大学生再弹旧调,说甚么悼念六四没意义,除了令人哑然失笑外,批评亦属多余。


当然,造成今天的冷淡局面,脱离政治现实的支联会也难辞其咎。今时今日,悼念六四只讲「爱国」,又岂能动员民众?中共治下的中国根本不值得爱,绝大多数港人早已哀莫大于心死,但八九六四本质上是民主运动,与香港前途息息相关,而8946月期间在本港出现的空前绝后、波澜壮阔的支持行动,实质上就是香港有史以来规模最庞大的群众运动,论深度和广度,都非其后的七一大游行和雨伞运动可比。要在香港搞任何政治运动,尤其是扎根本土的民主运动,能不认真检讨当年的行动、学习有关经验和吸取必要的教训吗?

不分阶级党派的全民运动

过去大半个世纪,试问又有哪一个历史时刻比八九六四期间,更有足够的天时、地利、人和,让香港全民真的可以独立自主地决定自己的命运和前途?

在香港,支持八九民运是全民运动,不分阶级、党派、种族,皆万众一心,无分轩轾,可说全无内部矛盾,连份属既得利益的建制也可达成两局共识,主张立法局一半议席立即直选和九七前全民直选,以及土共亦反对邓李杨政权,试问主张公投决定香港前途,会在社会上遇到政治阻力吗?

在中国,六四镇压前后,基本上陷入无政府状态,而中国人民也和港人站在同一阵线,如果香港适时提出公投自决,中共自顾不暇,可以和有能力反对吗?

国际上,中共六四血腥屠城,已经引起公愤,杯葛制裁之声此起彼落,对港人要求公投自决,肯定会予以同情和支持。强硬如邓小平,面对国际舆论压力,形格势禁,相信亦不敢贸然出兵镇压,否则开放改革,势必毁于一旦。以中共实用功利主义的政治取态,香港在八九六四民运期间要求自决,未必没有可能成功。

鉴古知今,1989年是港人公投自决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没有好好把握,今天中港政治力量对比强弱悬殊,社会内部又严重撕裂,胡诌独立自决,不是痴人说梦吗?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