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身陷权斗难善终,太子党退出情报系统



身陷权斗难善终,太子党退出情报系统
 
《外参》第86期封面

被称为“隐蔽战线”的情报系统在中共发家史中一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的情报系统一度掌控在太子党手中;经过了几十年的权力斗争,这些太子党幸运的可以平安退休,倒霉的锒铛入狱。本期“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外参》杂志主编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外参》第86期的内容:身陷权斗难善终,太子党在中共情报系统的历史已经终结。

法广:第86期《外参》中《中共太子党在公安间谍系统——终结之毁》一文,援引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披露的消息说,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情报系统中的骨干多是中共太子党?
贺兰若:是的,本期《外参》的这篇长文是根据明镜电视《点点今天事》节目整理出的完整版文字稿。在节目中,何频先生分析说,文化大革命时期,太子党们为了避免上山下乡,很多人选择了当时最好的出路——当兵;于是他们纷纷进入了军队和公安系统;经过十几年,这些人逐渐成长,羽翼渐丰,最终在江泽民时代成为军队和公安系统的少壮派。另外,由于情报系统的特殊性,使用太子党也让中共领导人放心。
当时在情报系统工作的著名太子党包括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和叶剑英的儿子叶选宁等人。
法广:第86期《外参》着重介绍了一些在情报系统工作的太子党们捲入各种政治漩涡,最终锒铛入狱的往事;请问这些有着深厚红色背景的太子党们,为什么最终会落得如此下场呢?
贺兰若: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工作性质的隐秘,情报系统一直是位高权重,可以无法无天;再加上这个系统是最容易介入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因此也最容易出问题——其中最著名的案件当属姬胜德美国贿选一事。
姬胜德是中共元老姬鹏飞的儿子,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他曾经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竞选期间,拿了30万美金给克林顿的一个老朋友锺育翰。何频先生援引罗瑞卿大将之子罗宇透露的信息说,这件事情是熊光楷在当时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检举揭发的。据说江泽民在听到此事后当场表示要把姬胜德抓起来。
另外,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当时以商人身份也介入了这次政治献金事件中。
最终,姬胜德以受贿罪、贪污罪及挪用公款罪等多项罪名被解放军军事法庭在一审中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终审将死缓改判为无期徒刑。
法广:据说姬胜德是熊光楷一手提拔上来的,那他为什么又要去揭发姬胜德呢?
贺兰若:熊光楷提拔姬胜德,是为了报答姬鹏飞对自己的提携之恩;但是出任总参情报部部长之后,他觉得姬鹏飞对自己更上一层楼已经没有帮助了,转而去巴结江泽民。当时的江泽民正在为刘华清和张震把持军权烦心,熊光楷借举报姬胜德给了江泽民一个彻查军队腐败的藉口。
姬鹏飞为了营救儿子,四处游说无果,最终愤然自杀。姬胜德的部下,时任解放军情报部北美司司长徐俊平于2000年叛逃美国,成为俞强生叛逃后的中国最严重的一次叛逃事件。
法广:2017年搅动中国政坛的郭文贵曾在一段视频中提到自己的故交,原公安部一局常务副局长林强;本期《外参》详细披露林强一案也是涉及情报系统的诸多秘辛,请您星系介绍介绍?
贺兰若:是的。林强出身红色家庭,其父亲曾是李克农与周恩来手下的一名高级间谍,他的叔叔(或伯父)凌青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任驻联合国代表。林强执掌的公安部一局就是现在人们非常熟悉的“国保”。
香港回归前后,为了拉拢各方势力,林强被派去与香港的黑社会打交道;这种敏感工作从事多了,自然对他的微词也就多了起来,加上后来赏识他的原公安部部长陶驷驹退休,于是林强就被排挤出了公安系统,后进入郭文贵的公司工作,最终因为是马建的得力部下而被抓。
林强的哥哥林地也工作于国安系统,曾经出任五局与十二局的局长,负责情报的综合处理。他妻子的哥哥,原中联办秘书长蔡小洪被查出是英国间谍。当年中英就香港问题谈判时,中共发现很多时候英国提前就知道自己的底牌,于是怀疑团队中出了奸细。之后,中共採取假情报试探的方式,查出洩露机密的人正是蔡小洪。
据何频先生披露,蔡小洪之所以会洩密给英国,并不是出于金钱或者美色的诱惑,而是因为看不惯中共的六四镇压和体制内的诸多问题。蔡小洪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作为,与其家庭背景分不开的;他的父亲,前司法部部长蔡诚曾经是赵紫阳的旧部。另外据蔡小洪的家人说,蔡洩露给英方的信息根本谈不上是机密。
当时负责抓捕蔡小洪的正是马建。
法广:讲了这么多太子党在情报系统的秘辛,请问为什么本期《外参》说,太子党在该系统的历史已经终结了呢?

贺兰若:正如我们上面所讲的,之前在情报统中的太子党们,在过去几十年里,介入了党内复杂的权力斗争;一些人得以平安退休,而另一些人却因为各种原因锒铛入狱;而新一代的太子党们则不愿意再去干这种阴谋诡计的事情,因此中共太子党在情报系统的历史已经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