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林彦邦:两制下的狱长 一国中的囚徒



IQ题:谁人会被迫在中央媒体现身,带着空洞的眼神、呆板的声线,念出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对白,承认自己犯错、诚心改过以保平安?

林荣基、李波还是桂民海?正确答案是还有几天便履新的候任特首林郑月娥。

早前曾出现一个林郑月娥,她在专访中指对港独是否成得了「思潮」有保留,明显想降温;客观事实和民意调查都反映,港独甚或本土都在退潮,她应当知道;而她当选以来,亦一直试图扑灭过去五年梁振英到处点起的斗争火头,希望息事宁人。

但后来又出现了一个林郑月娥,改披极左外衣,紧跟梁振英的做法,向着港独这个稻草人大力放箭,说要对港独「严格执法」,但又无法指出有何法可依可执;还说要从幼儿阶段开始,培养「我是中国人」的概念。

港独是否成得了气候、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林郑月娥,公众心中雪亮,但真假对错不重要。重要的是,北京希望林郑月娥摆出哪一种姿态,她就必须无视客观状况和理性判断,打倒昨日的我,不论她是否情愿都好。

换血受阻 班子四不像

不知道她面对中央台的镜头,无意识地左闪右避时,心中有否想到同病相怜的李波、林荣基,慨叹自己恐怕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一世英名,权欲熏心谋得特首宝座,结果却处处受制,只能随着北风左摇右摆,连自己的班子人选都要过三关、结果弄至四不像。

当然林郑月娥在公开场合,被一再追问下抛出一句「现在的班子最理想」,为「理想」重新定义。说财金官员要大换血,没有;增加女性问责官员数目,看不到;要落实管治新风格,但班子大半是旧人。

梁振英心腹,丑闻多多民望长期低迷的陈茂波,成功过渡;身体状况欠佳近乎「为国捐躯」的袁国强,明明连日后执业的办公室都下了订,都要捱义气留任。

袁国强在公布任命当日见记者,都懒得否认自己处理完一地两检这烫手山芋后,就可能辞官归故里,在任命当日预言辞职,恐怕没多少人能如袁国强般洒脱。

他还在记者会说了一句「任期长短并不重要」,颇堪玩味。任期不重要,那甚么才重要?潜藏的答案恐怕是,北京开绿灯才最重要。

有传林郑月娥真正心仪的人选,欧阳伯权和谭允芝,先后被中联办和北京DQ,所以林郑不想要的陈茂波,和本身不想留的袁国强,才会和「百搭」张建宗,组成三司。

也别忘记仍在吹风阶段的教育局副局长人选蔡若莲,作为选举败将,出身深红、往绩欠奉,任命她入阁从任何角度看都是自制政治炸弹,除非林郑月娥脑袋进水,否则难得送走吴克俭这负资产,又何苦请回一个蔡若莲?甚至有传闻蔡若莲本来是要当局长,林郑力拒方「降」为副局,背后的西风和北风显而易见。

林郑月娥早前对BBC说,自己不是北京的傀儡,这些官话反过来读意思就刚好。又或许林太不喜欢傀儡这形容,那说她是北京的囚徒也无不可,对港人而言反正亦无多大分别。

但可笑的是,林郑月娥本以为可以在「两制」这牢房当狱长,结果却发现自己不过是被锁上镀金手铐,困在「一国」中的又一名囚徒。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