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星期四

高新:闽浙系爱将为数众多习近平顾此失彼?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有外部评论说蔡奇并非十八届中央委员亦或候补中央委员,但肯定会凭借北京市委书记的职务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由一名普通党员直接成为“副国级”的政治局委员,这种“三级跳”的情况在大陆政坛极为罕见。

如上评论所说的三级跳,应该不是指职务级别而是指党内身份。在中共政坛内,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的副国级职务至多只是全国政协副主席或者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其他副国级职务,比如最高检察长和最高法院院长,其党内身份都是中央委员。在国务院系统,国务委员可以是普通中央委员,可以是政治局委员或书记处书记。

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副国级职务的典型一个是邓小平长公子邓朴方,另一个是陈云的长公子陈元。

此二人之所以能够已经达到或者接近正部级封顶年龄时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政坛内智商最低者都明白是所谓的“接班集体“在邓小平和陈云相继去世之后对他们家族的政治犒赏。而之所以只能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副国级职务,并不是当时的中共高层不想让他们进入中央委员序列,而且为让他们进入中央委员序列,特别把他们的大名列入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大会主席团名单之后,仍然不被党代表们买帐,在初选的第一轮就被差额下去了。

按照中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选举规则,在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被差额掉的,会立刻接到大会主席团通知,征询其本人的意见,看其是否愿意进入中央候补委员预选名单。

笔者过去曾经在《习近平曾受邓朴方的恶名牵连》一文中介绍说:当年中共政权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唯一的孙子是美国公民一说再次引起公众关注,是因为邓家三公主本意要以借官方媒体的“独家采访”对外辟谣,没成想反被讥笑为“此地无银三百两”。有网友因此而还炒出了当年邓家长子邓朴方落选中央委员的旧闻,并发表“独家评论”认为当年习近平在中共十五大之后获封“孙山”雅号,全都是受到邓家后代恶名的牵累。

中国大陆上上点岁数的人都还记得当年所谓“官倒”一说就是始自邓朴方和他的康华公司,而他的残疾人联合为被明确为正部级机构,更令全党上下认为是中国政治领域里最荒唐的体制设计。残疾人事业当然重要,但残疾人部门应该是中国民政部或者卫生部下属机构在任何人看起来都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就因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发起人的一把手是邓小平的儿子,该机构就可以被明确为正部级机构。

在十六大召开的五年前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中央候补委员差额到谁的游戏是由江泽民和胡锦涛联合导演的。当时的预先准备好的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加上从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不幸被差额掉的邓朴方等几位,向党代表提供的全部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推荐名单共一百五十四人,但并没有向各代表团说明要差额掉多少名。各代表团预先投票过后,大会主席团在计算选票的过程中绝不会做任何手脚是肯定的,计票的结果,习近平得票在整个中央候补委员建议候选人名单倒数第四,邓朴方得票倒数第五。邓朴方实际得票只比习近平高两票。接下来,以江泽民为首,胡锦涛具体主持日常运作的大会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其实也就是当时仍然在主持工作的上届党的中央政治局的全体人马紧急协商,有人提出为了照顾小平同志的家属,应该差额到邓朴方以下为止,意思是把包括在邓朴方在内的都留下,差额掉四个就行了。但胡锦涛适时表示说当时已经担任了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各方面的表现都十分优异,是全党不可多得的政治工作干部,既然这届中央候补委员差额到朴方同志以下,差额比例已经不是百分之五,那幺还是应该把习近平同志也留下来为好。与是,参加会议的全体主席团常务委员眼见江泽民已经对胡锦涛的提议点头称许,立刻举手通过了十五大主席团常务委会关于本届中央候补委员选举差额人数的决定,在一百五十四名参选者中差额掉习近平之下的三名得票最少者。然后就把这份习近平名列最后的候选人名单交由大会进行正式选举,而这个正式选举其实是等额选举,因为只是说明得票过半数即可当选,而这份候选人名单中在代表团预告过程的得票最低者也都是过了半数的,在正式选举过程中得票不过半数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而中央候补委员在预选过程中每个人的得票数,与正式选举中的得票数基本一致,这就是习近平一九九七年九月在中共十五大上名列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最后一名的内幕经过。当时公开的一百五十一名当选的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之前,特别说明了按得票多少为序,得票相同的按姓氏笔画为序,自然就令名单上的最后一名习近平显得十分刺眼。

在习近平当选中共总书记的中共十八大上公布出的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李鹏的儿子李小鹏名列倒数第一。此前五年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上,中央候补委员的倒数第一名是江泽民的大秘贾廷安。再向前回顾五年,中共十六大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最后一名的则是江泽民第一保镖,时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而这位由喜贵和与他一样在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排名最后几位的王洛林,陈元,邓朴方,还有知名党员女作家,现今的中国作协主席铁凝,都是从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差额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的,也就是说,我们在外界所能够肯定的中共十六大的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选举过程中,至少有此五人在两天之内受到了全体党代表的接连两次选票羞辱。事先,为了保证陈元,邓朴方,铁凝和王洛林在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过关,江泽民等人特别要求把他们的名字放进大会主席团名单里,以彰显他们政治身份的特殊,殊不知党代表们反而因此而更不买账。不知情的外界评论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后,根据公布出来的中央候补委员名单,评论说因为江泽民竭力举荐召至党代表的不满,导致由喜贵在中央候补委员选举中成了得票最少的一个。这完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说法,真正的事实是由喜贵的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选举过程中并不是得票最少的一个,而是比他得票更少的都被差额掉了。

在习近平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十七大上,他本人和李克强还有邓朴方和邓楠都被安排进大会主席团,但党代表仍然不买帐。因为当时的中共高层已经内定要在次年三月安排邓朴方出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所以考虑到如果他当选中央候补委员的话,以此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还不如干脆以“普通党员”进政协更不容易遭致党内外诟病,于是邓朴方便没有再连任中央候补委员。五年之后的陈元,也被习近平导演出了同样故事。如同邓朴方凭其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身份居然可以进入十六大主席团一样,陈元在习近平的安排下以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身份居然进入十七大主席团。但结果是党代表们象对待邓朴方一样对待陈元,接下来的故事完全是五年前的邓朴方故事的翻版。

众所周知,因为十八大是习近平接班的党代会,同时又因为胡锦涛原来就是一个弱势领导人,所以十七大的中央候补委员以上的人事安排,基本上都是习近平说了算。 在此前提下,习近平可以说一不二,下令把自己的“太子党”大哥强行塞进大会主席团名单,那么如四年后即今贵为北京市委书记的蔡奇当时为什么连个候补中央都没有当上?是因为当时的浙江省委内需要被他习近平安排进入十八大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的政治心腹人数众多令习近平无法不顾此失彼,还是蔡奇也成了“党内民主”的受害者?详细的分析,留待下篇文章继续道来。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