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喬木:為何突然整肅網絡娛樂


最近大陸當局突然開始整肅網絡娛樂。中國網信辦約談幾大網絡公司,分期公告,關閉了各大平台上粉絲眾多、影響很大的眾多娛樂社交媒體帳號。這當中既有號稱第一狗仔的卓偉的個人微博,也有融得巨資估值三億的毒舌電影公司帳號,甚至連擁有官方媒體執照的南都娛樂周刊的網絡帳號,也不能幸免。為甚麽?

很多人上網就是為了娛樂放鬆,一直以來娛樂八卦新聞也是最安全的,它不僅遠離政治,而且會降低、轉移人們對政治、社會問題的關注。網民都想着上床享樂,就不會上街呼籲。風花雪月、歌舞昇平正是當局想要的景象。大批從事娛樂新聞的媒體和記者也曾沾沾自喜,談政治,提心吊膽,艱難困頓;談八卦,安全又賺錢。現在怎麽形勢突變,強行關閉網絡帳號,砸了他們的搖錢樹呢?

從時間節點來看,6月1日是此前官方出台的網絡管控新規生效的日子。此次新規,除了繼續對敏感的時政新聞的發布、評論的限制外,還有禁止洩露傳播私隱,抵制「庸俗、低俗、媚俗」的所謂三俗信息,淨化網絡空氣等內容。當次時刻,面對無數的網民不好下手,搞運動最常見的手法,就是殺一儆百。拿這些有影響的網絡大號開刀問斬,既震懾了整個娛樂行業的參與者,當局也通過鐵腕處置,發出了開始整肅的明確信號。

整肅網絡娛樂,也是前幾年禁網運動、抓大V的繼續。那時的當務之急是消除政治上不同聲音,重點是收拾公知,讓人們不敢妄議時政。經過這幾年越來越嚴的網絡屏蔽、刪貼封號,社交媒體上基本都是娛樂八卦、吃喝玩樂、商業營銷了。但只要網絡在,只要它存在開放多元的可能,不像黨報官媒一樣被當局完全掌控,就覺得不安全、不放心,要不斷整頓。

在政治言論之後,自然就是娛樂新聞了。各種段子的流行,對體制、官員各種變相的調侃、取笑、嘲弄,對政治顛覆性、娛樂化的解構,其實逐漸在消除人們對政治的敬畏,對政客的尊崇,對權力的恐懼。從許多國家的社會轉型來看,並沒有發生武裝鬥爭和暴力革命,後極權往往不是被推翻的,而是被笑翻的。當政治說教、政客表演,像皇帝的新裝一樣讓人發笑,就會有相應的不信、不滿、不怕。變化因之而來。

整肅娛樂新聞,還有更大的意識形態需要。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正統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苦行僧的生活方式,本來早已淡化不提,但是這幾年隨着政治的變化,似乎又在回歸。官方重提共產主義理想、長征精神、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紅色基因代代相傳,伴隨着這些意識形態的聯想,就是過去熟悉的艱苦奮鬥、鬥資批修,自己不茍言笑,滿臉階級鬥爭,也不容許別人享樂放鬆,生怕喪失革命鬥志,腐化變質。

對於娛樂八卦,會有不同的道德評判,但法律上它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生活中更是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東西。誰不喜歡可以不聽不看,就像很多人從不看新聞聯播一樣。本來各行其道,現在強行干預,除了權力的蠻橫,也很讓人懷疑它的效果和持久性。全民娛樂的時代,官員也是人,哪個領導能幸免?在台上的不知道,落台的哪一個不是貪財好色、夜夜笙歌?

也有人對當局整肅娛樂拍手稱快,或事不關己看熱鬧。看看各國歷史,反對不行,沉默也不行,沉默就是無聲的抗議。娛樂也不行,娛樂就是對權力的不敬。只有稱頌,稱頌聲音小的、姿勢不優美的,也不行。先是迫害猶太人,最後事不關己的其他人,都進了奧斯維辛集中營。一部分人、一種權利被侵犯,其他人、其他權利能保乎?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