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港人占领金紫荆雕像 多人遭扣警署无法抗习

活动人士占领金紫荆雕像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四中午抵港前夕,香港几个政党和团体的几十位活跃人士,星期三傍晚再次突袭占领中央政府赠与香港特区的金紫荆雕像,被警方以“公众妨扰罪”拘捕。更多的泛民支持者星期三深夜和星期四在警署门声援被捕者,被捕者至下午后仍未获释。
据港媒报道,属于自决派的社民连、香港众志、人力以及大专政关4个团体的约30人,6月28日傍晚分批乘公车抵达湾仔会展中心后面的金紫荆广场,趁大批游客在场作掩护,占领金紫荆雕像。占领者围坐在金紫荆雕像底座,以铁链将自己锁上,并有5、6人爬上雕像上,展示“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香港市民要真普选”的黑色横额。占领者不时用扬声器高叫“我是香港人”、“撤销人大8.31”、 “我要真普选”和“释放刘晓波”等口号。
警方派遣超过百名警员展开清场行动,将占领者带走或抬走,并用消防云梯车将雕像上的占领者抬走,至晚上9点30半清场完毕,以“公众妨扰罪”拘捕26人,其中包括6位女性,以及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和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
其中一些被捕者星期四凌晨和上午通过律师对外透露,他们在被捕5小时或10多个小时后大部分人仍没有被录取口供,质疑警方刻意拖慢程序,不让他们太早出去后再去示威,以免令习近平主席尴尬。
被捕的社民连主席吴文远,今早9点在脸书上表示,被拘到警署11小时仍未进行任何程序,而警方指负责的重案组人员要早上10点才到,批评警方有心拖延,以阻止他们前往示威,抗议习近平。吴文远又表示,周三晚在金紫荆广场时,示威者电话晚上同时遭匿名境外来电轰炸,几乎每秒打入一次,令他们无法通话,批评此举是让他们灭声。
记者星期四下午两点联系上人仍在北角警署内被捕者之一的社民连主席、抗议常客吴文远。他表示,目前警察还没有对他做任何程序上的跟进,认为警方很明显是故意拖延,不让他们正常出去抗议。
记者:“走你的程序了吗?录取口供的?”
吴文远:“没有,什么程序也没有开始。”
记者:“你觉得他们的目的是不是有意地拖慢这个程序吧?”
吴文远:“那当然是呀。很紧张的,到现在还没有,那么久呀, 15个小时,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程序。这很简单的,就是要以行政程序,来把我们关在这里,让我们不能再向习近平抗议。”
记者:“律师有没有对你们说,警察对你们的指控,他们录口供呀,最多能拖延多长时间?”
吴文远:“最多就是48小时了,如果他们要的话,他们可以。”
记者:“因为我看到有人说,可以拖到七一习近平走了以后才让你们出来?”
吴文远:“也可以,其实他们也可以这样做。48小时后就是星期五的晚上吧,如果他们说要告上法庭的话,法庭没有开。那星期六星期天,也继续留在这儿。”
据人在北角警署外的活跃人士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在警署四周有一些亲政府“蓝丝带”的人士和看似“黑社会”的人,呼吁市民在收工下班后前往警署声援被捕者。
此前,香港众志、人力和社民连三个泛民政党的成员星期一早6点多在湾仔金紫荆广场发起“黑紫荆行动”,将紫荆花雕塑用大块黑布围上,象征香港回归20年来北京没有落实“一国两制”,令“一国两制”危在旦夕。
香港各处出现一些沦陷标语
香港各处出现一些沦陷标语
另据报道,在港府动用大批警力和资源迎接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港庆回归之际,有网民在社交媒体上贴出香港多处地带出现“香港沦陷20年”涂鸦标语的照片,甚至在港岛湾仔警方重点戒备区用作布防隔离的大型水马的白色胶面上也被印上相同的红字,指是为了控诉香港在主权移交后完全被中共控制。
此外,香港支联会星期四晚将在中环终审法院外广场举行“释放刘晓波”烛光集会,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现年61岁、在狱中身患肝癌末期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异见作家刘晓波。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