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

联国特派员吁释江天勇 中方反斥干预司法主权

2017年6月,美国行政当局与国会中国委员会呼吁释放包括江天勇在内的709律师、公民,以及其他人权人士。律师江天勇一直活跃在人权一线,因代理敏感案件触怒当局多次遭秘密拘押和酷刑。2016年11月21日再次遭拘,6个月监居期满后日前被正式逮捕。国际社会多次呼吁中国政府无罪释放江天勇。(美国行政当局与国会中国委员会)
2017年6月,美国行政当局与国会中国委员会呼吁释放包括江天勇在内的709律师、公民,以及其他人权人士。律师江天勇一直活跃在人权一线,因代理敏感案件触怒当局多次遭秘密拘押和酷刑。2016年11月21日再次遭拘,6个月监居期满后日前被正式逮捕。国际社会多次呼吁中国政府无罪释放江天勇。(美国行政当局与国会中国委员会)

正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特派员阿尔斯顿提交1份有关中国的报告,并呼吁释放被正式逮捕的709案律师江天勇;但中方指责阿尔斯顿干涉中国的“司法主权”。(吴亦桐/程文 报道)

联合国第35次人权理事会在周二(6日)揭幕,联合国贫困与人权特派员、法学教授阿尔斯顿,周三(7日)就去年8月访华考察提交报告,他同时呼吁释放1星期前被警方正式逮捕的江天勇,他批评中国政府对待异见人士的空间正在紧缩。

对阿尔斯顿调查报告中,赞扬中国过去30年在脱贫方面取得“非凡成就”的内容,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处外交人员蒋英锋(译音)表示认同,并指是“客观公正”。

但他紧接谴责阿尔斯顿在中国的工作,超出职责范围,而在报告中援引某些维权活动人士的案例,干涉了中国的“司法主权”。蒋英锋更说,中国政府不会容忍任何个人或团体,“利用人权的旗帜”掩盖本身的活动。

阿尔斯顿拒接受中方对他的指控,他不认为呼吁释放1个维权人士,是违反1个国家的“司法主权”;当中方试图以这个藉口阻碍特派员或理事会关切违反人权的案例时,就无“司法主权”可言。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中国政府总是宣称联合国的审查超越了职权,联合国的审查是对成员国资格工作的组成部分,比较令人好奇的是,为何中方没将报告中积极评价中国政府的内容,定义为“超越职权”。这个讨论最重要的关注点,是阿尔斯顿明确拒绝认可中方的“司法主权”说法,以及他多次呼吁释放江天勇。

本台尝试联系中国驻日内瓦和瑞士代表团,但未获回覆。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接受本台访问时,批评中国政府作为联合国理会会成员,却拒绝遵守国际机制和人权标准。

潘嘉伟说:因为如果你是参与像联合国这样的1个国际机制,本身是参与且同意联合国机制审查的情况,中国政府以为他们参与国际机制完全不需要遵守国际人权标准?只能说明他们很虚伪的行为。特派员的调查都是根据独立调查结果得来的,这些意见当中完全看不出来如中国所指控的侵犯司法独立的情况,根本是中国的司法系统完全受这个党的机制去影响,它本身也是一个笑话。

维权律师马连顺亦向本台表示,中国政府肆意打压律师和压制不同声音,却试图将这作为世界标准,是对抗文明的行为。

马连顺说:这就是一些反人权、反法治、反人类的活动。

一直活跃在维权一线的709案律师江天勇,曾因代理毒奶粉、少数民族打压案等,多次遭当局秘密拘押和酷刑;在去年11月21日再次被拘捕,6个月的监视居住后,长沙警方在5月31日将他正式逮捕;罪名亦由原来的煽颠升级为颠覆国家政权。阿尔斯顿去年8月在中国考察期间曾与江天勇会面,他早前担忧江天勇的被拘与其见面有一定的关系。阿尔斯顿认为,江天勇被正式逮捕,是中共当局挥动1个看似合法的重锤,对江天勇作出严重指控。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