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刘晓波、刘霞要求出国就医 声援者纷纷遭到国保施压

2017628刘晓波0-600x396.jpg (600×396)


著名中国民主人士、《零八宪章》起草者之一、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和妻子刘霞,自20174月起就要求出国就医,却一直没获得中共当局批准。而现在刘晓波已经患了肝癌晚期,他们急需当即获准出国就医。
20176282010-11P28Yu.jpg (500×378)

628中午前后,刘晓波和刘霞的好友,著名作家廖亦武在推特上公布了此前刘霞给他的两份要求出国就医的材料,其中一份是刘霞的情况叙述,另一份是刘霞写给中共当局要求出国就医的申请。

在写于2017420的情况叙述中,刘霞说:“我厌恶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很难看,我想撕碎这丑陋生活中的我,我渴望逃离。没想到刘晓波同意跟我和刘晖一起离开,在有机会的时候,他非常担心我的病。我拜托你和朋友们为我们奔波,我想尽快拥抱你!”
2017628DDYxAE_XUAAgxQz.jpg (720×959)

201749写给中共当局的要求出国的材料中,刘霞说:“这些年以来,由于种种原因,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到了极限,抑郁病情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缓解,病情时有发作,医生也告知彻底改变生活环境可能比较有效。以前我一直没有告诉刘晓波我的病况,上月见面我如实告知他我目前的身体情况,他非常担心,并且同意陪我出国就医。朋友帮助我联系了德国政府,德国政府非常欢迎我们一家去德国。以前我能接到德国大使的电话时,他每次都表示德国政府愿意提供给我们任何帮助,欢迎我们去德国。特申请由刘晓波、刘晖陪同我一起去德国治疗,低调生活,恳请批准为盼!”
2017628DDZ90ZmUMAE3b42.jpg (675×1200)

对于公布这份材料的原因,廖亦武说:“太多媒体找到我,问出国就医是否刘晓波夫妇自己的意愿,如何证实。我一再重复说过的话,我解釋得太累了。眼下,刘晓波夫妇已被严密控制,我不得已公布刘霞手迹。我还有刘霞向国宝提出出国申请的手迹,暂时不便公布。媒体可以此为凭:出国治病是他们最迫切的心愿,千真萬確,曉波説死也要死在西方。”

本来不准备公布刘霞向中共当局申请出国的材料,但随后廖亦武又将其公布。廖亦武:“今天早上7點鍾,電話鈴響,接著我通過我的朋友,向美國政府提供了劉霞的兩份手跡,其中一份是劉霞和劉曉波商量之後,向國保遞交的出國治病書面申請。此前數日,同樣的書面申請也送達德國政府,得到相當積極的回應。現在,美、德、中政府都有劉霞的手跡。真相是掩蓋不住了。請祖國放他們一條生路吧。”

对于刘晓波、刘霞要求出国的情况,原德国之声记者苏雨桐在627透露:“刚刘晓波的一位挚友又打电话告诉我,无论去哪个国家,刘晓波和刘霞希望到海外救治! 这位挚友已被官方警告和通讯监控。”

苏雨桐还透露:“6月初刘霞去沈阳前与好友廖亦武通话,说刘晓波情况很不好,已多次申请到海外治疗。当时她还未了解刘晓波病情的严重程度;到达医院后才发现刘晓波病情比预想的严重得多,刘晓波希望到海外救治,死也要死在西方;刘霞请一位亲戚告知廖亦武情况,请他帮忙联系到海外救治事宜。”

参与网主编蔡楚也透露:“支持晓波和刘霞出国治病。我4月下旬与刘霞通话时,刘霞告诉我,廖亦武一直保持着与她的联系。据我知道,有关方面在几周前已启动对晓波和刘霞的救助。”

在刘晓波因患肝癌晚期引起海内外各界巨大关注之际,中共当局于628公布了一份刘晓波狱中视频,称刘晓波在狱中得到常规体检。然后却遭到质疑,既然有常规体检,为什么直到肝癌晚期发作才于上个月被送到医院治疗?

<iframe width="600" height="360"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ekSylSqrXpU"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网友吴发课表示:“官方的刘视频经过了精心的剪辑和拍摄,拍摄的器材大部分是警察随身佩戴的执法记录仪和固定监控设备、剪辑此视频的中心思想旨在证明当局一直以来对刘进行精心的照顾和有此病史的关联性发展。9年的狱中岁月就都凝固在这三分零六秒之中了。实为珍贵。”

网友东邪西毒示:“刘晓波治疗视频曝光,此情况,只有在官方同意下才有可能流出。视频没有拍摄的确实日期,只能说是回应外界质疑与压力的宣传技俩,然而这也是首次见到刘晓波入狱后他本人的片段,理应关注。”

对此,著名评论人士、刘晓波、刘霞的好友莫之许则表示:“病,是党国关出来的,命,也是党国关掉的,就不要尝试洗地了,没用!”

此外,因为关注并签名声援刘晓波,要求让刘晓波出国就医,有民主人士遭到国保威胁。

刚出狱不久的安徽著名民主人士张林说:“我此番出门没几天,安徽宝宝就不断致电,要我回家,现在又说我不该对晓波病危发表议论,还要不辞劳苦、不畏炎热来广西找我,很可能现在已在追击我的途中。我已经够低调了,一路上连饭局都不敢参加。我又不是囚徒,凭什么老是要受管制?真不愿被他们捉回安徽。因为上次他们从西安把我截回安徽,就威胁说,假如我再次溜出去,就要派人住进我家,每天24小时贴身监控。太可怕了,想到分分钟可能出现在我面前的宝宝,我六神无主!幸而广西有十万大山,我准备扔掉手机,进山与狼为伍,看他们怎么找到我!”

北京著名民主人士何德普说:“今天(2017628)国保警察、片警与我面谈并录像,说你参加了呼吁释放刘晓波的活动还签了字。另外你们北京的维权人士200多人给蔡奇(北京市委书记)写信提要求,71快到了,你要注意了,不要搞活动!”
2017628DDaEfu3UQAEeVPL.jpg (900×1200)

而居住在广州的贾榀则遭到警察驱赶。贾榀在28日上午说:“几天前房东跟我说让我搬走,今天早上房东再来找我,让我带着贵重物品今天一定离开这里,也不能在附近租房,说是因为我近两天又在网上发表了很多东西,不走的话下午或明天警察来抓我,其实类似的被驱赶已经多次!我就发现一个问题,想低调了也不行,广州国保就是不希望我淡出,这是刻意制造不稳定对象!”

下午,贾榀已经被强行驱赶。贾榀:“再次被强制驱赶,警察和住处村子的十几个人上楼帮我搬东西,把东西装上一辆小货车,让我离开,说我在网上发敏感内容。”

文章来源:参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