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9日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第三只眼”监视你?中国大数据时代的便捷与隐忧


最近在中国贵阳举办的一场国际大数据博览会上,中国官员表示,计划在2020年将大数据扩大到全国,帮助提高政府业绩,也可以追踪了解民众的日常生活。到底什么是大数据?中国政府为何如此看重它?大数据除了为民众生活带来便利,是否也对隐私产生威胁?当所有个人信息通过大数据成为开放、共享的信息时,我们是否也暴露在“第三只眼”的监视下?大数据是否可能成为中国政府监控异议人士的新工具?欧美等西方国家又是如何运用大数据?

旅美科协网路协会会长胡嘉南说,大数据能处理传统方法所不能搜集和管理的资料,通过现代科技来提高优化能力,拥有大容量、多样性、高频率等特性。网民在网站上的点击都会留下足迹,因此要保持谨慎,尽量在有信息安全保障的网站上购物。
中国时政评论人何清涟说:“我觉得大数据是科技进步的产物,在美国为人民带来便利,但中国是个极权国家,所以大数据总是让人想到老大哥在看着你。中国方面确实一直很重视网络监控,而且把大数据的实践变成了一种监控系统,这点早在2001年就开始了,中国将金盾工程当作协助警察破案、减少犯罪率的工具。”
胡嘉南说,转型中的中国市场非常庞大,如果能建立起好的诚信系统,未来可能在这方面独占鳌头。他说:“由于你购买也好,网上搜索也好,实际上你已经在网上留下你的足迹,根据你的搜索习惯,他知道你想买什么,就会提出建议,从正面来讲,是会加大销售的一种推荐系统,根据搜集到的信息来更精准的为你服务。有些人比较反对,觉得你怎么知道我要什么?实际上它是根据你在信息高速公路上的行为,做出简单的、不是太精准的判断。中国在2014年建立诚信制度,就是为了立法,避免某些不必要的暴露隐私。”
何清涟说,美国也有社会信用体系,比如美国人都有信用评分,有些人在求职时也被要求将所有社交媒体用户名交给单位。这在美国没有引起恐惧,在中国就不一样了。科技是手段,就看和什么制度结合。美国的信用评级只针对当事人的付款记录和犯罪记录,但在中国,政务信用、商务信用、特殊人信用等都形同虚设,针对一般人的自然人信用参考价值也低,在网上说错一句话就可能让自己的信用分数下降。
节目中有网友提问,大数据能否帮助找到贪官?胡嘉南说:“大数据肯定能帮助找到贪官,不但是找到贪官,那些违规的、欺诈的也能找到。贪官更容易,他在哪里吃饭,在那里消费,你看他的消费模式pattern就知道,天天在哪里吃饭或是在哪里消费多少金额,能反映出贪官是否在这方面留下足迹。“
胡嘉南说,中国政府现在积极想建立诚信制度,但诚信是相互的,如果政府没有诚信,又要怎么叫公民诚信呢?政府监督民众的同时,也应该让民众能监督政府。人民也要提高保护自己隐私的意识,不论网上购物或微博留言都要注意不要泄露太多隐私。
何清涟说:“制度决定技术如何使用。斯诺登早揭露美国政府有能力监控每个公民,我们知道我们的电话记录和上网记录都在政府的採计范围之内,但为什么美国人没有感到恐惧?是因为美国对这种数据的使用有严格的法律限制,政府不可以没有经过法律批准,任意公布任何人的数据,把它用于刑事犯罪诉讼等,这都有一套严格的程序。中国关键问题是要限制政治权利,限制政府如何使用大数据。”
胡嘉南说,美国等西方国家有法制限定,政府泄露民众个人隐私将被起诉。大数据还可以反监视、反监听,只要你不是被政府怀疑的对象,一般公民不必对自己是否被监视感到过于紧张,因为政府没有那么多时间盯着你。何清涟表示中美两国对特定人群的定义不同,在美国可能有间谍嫌疑或犯罪记录的人才会被监控,但在中国,对政府不满、有点批评声音的人就有被监控的可能。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