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星期五

余杰:自由亞洲電臺不能關門大吉



驚聞川普政府下屬的美国广播理事会(BBG)提出自由亞洲電臺2018年度的预算方案,2017年华盛顿总部普通話組的经费是496万,而2018年的预算雪崩式地被裁減到區區30万,兩個數字形成了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對比。

該預算最后還需要国会通过,如果国会真的通过这个预算,等于自由亞洲電臺內部規模最大的普通話組將面临关闭的命运。這不僅將導致數十位資深記者和編輯的失業,更會讓美國在與中國的宣傳戰中潰不成軍,進而使得中國國內備受摧抑卻又生機勃勃的公民運動失去有力的支援,並將嚴重危害美國自身的國家安全。

對於所有關心中國民主化的各界人士而言,自由亞洲電臺普通話組的“非安樂死”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噩耗。目前尚不能確定此次預算的調整是基於川普政府“美國優先”的孤立主義思路,還是幕后有中國政府的壓力和陰謀——美國之音中斷郭文貴直播採訪事件之後,以批判中國極權統治、倡導和捍衛人權爲己任的自由亞洲電臺的地位更加凸顯,它成為中國政府的“眼中釘”和“肉中刺”,若自由亞洲電臺普通話組因經費問題而被迫解散,最高興的顯然是習近平當局。

自由亞洲電臺是自由歐洲電臺的“孿生姊妹”。在冷戰時代,自由歐洲電臺如同一盞傳播民主自由思想的燈塔,照亮了數億蘇聯東歐國家在鐵幕之後艱於呼吸視聽的民眾。柏林牆的倒塌和蘇聯東歐共產黨集團的垮臺,自由歐洲電臺功不可沒。蘇聯人權鬥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薩哈羅夫在回憶錄中說,他的那些批判蘇聯當局的文章,在蘇聯國內沒有媒體能發表出來,無數民眾是通過自由歐洲電臺的電波收聽到的。如果沒有自由歐洲電臺的廣播,他的聲音如同一根小小的火柴,完全被局限在少數異見人士的圈子內;有了自由歐洲電臺的廣播,他的思想則如同一道閃電,鼓勵了無數民眾挺身對抗專制而腐敗的蘇聯共產黨。在自由與專制的鬥爭中,自由歐洲電臺起到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最佳作用。

同樣,自由亞洲電臺如今也在扮演同樣的角色。冷戰雖已結束,歷史尚未終結。中共政權在六四屠殺之後,擦乾白手套上的鮮血,以低人權、高汙染的“中國模式”搭上經濟全球化的快車,迅速取代昔日的蘇俄,以“大國崛起”的姿態挑戰近代以來形成的普世價值。於是,中美之間的對決,不僅是經濟和軍事實力的較量,也是文化、思想、價值之爭,其中非常重要的環節就是“宣傳戰”。川普政府上臺前後,我在華府的多次智庫研討會上強調說,必須加強自由亞洲電臺的地位,自由亞洲電臺的角色極為重要。自由亞洲電臺每年數百萬美金的預算,還比不上美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投下的一枚導彈,但它達成的改變和翻轉人心的效果是導彈遠遠無法企及的。

比如,如今在獄中的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其第四次入獄之前,是自由亞洲電臺常常訪問的對象和聯繫密切的專欄作家。在長達十年的時間裡,劉曉波爲自由亞洲電臺撰寫了許多如匕首投槍般的文字,這些文字轉變成電波,啓蒙了無數在黑暗中尋求光明的中國人。

又比如,我的家鄉是四川成都郊區的一個小鎮,很多民眾每天都定時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節目。我雖然被迫離開中國,家鄉父老卻能聽到我在自由亞洲電臺播出的專欄文章,中國的防火墻無法阻擋電波。由此,我也準確地把握到中國的脈絡,繼續爲民主自由的價值大聲疾呼。

近年來,腰包鼓起來的中國政府不僅嚴密控制國內媒體,而且投入巨資對展所謂的“大外宣”戰略。在這場生死攸關的宣傳戰中,西方不知不覺已經處於下風。香港和台灣的多家重要媒體被親北京的商人收購,之後即厚顏無恥地成為《人民日報》之香港版、台灣版,成為黨的喉舌;德國之聲先後解聘多名報道中國人權迫害事件的記者和編輯,拒絕刊登點名批評習近平的文章,而將一名爲中共六四屠殺辯護的“洋五毛”聘為專欄作家;《華盛頓郵報》收取巨额廣告費,在其中夾入共產黨的宣傳資料“中國觀察”,誤導許多讀者。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夏偉(Orville Schell)表示:「當我們的媒體王國正像喜馬拉雅的冰川一樣在融化,北京卻正在擴張。他們想盡可能地在世界上任何一個有信譽的新聞業標誌地搶占一席,所以他們要到紐約,要到(時代廣場)這一標誌性的地點,這就是他們計畫的一部分。」

自由與專制,民主與獨裁不可能和諧並存。美國及西方正面臨著繼一戰、二戰、冷戰和反恐戰爭之後的一場更為嚴峻的價值觀之戰。作為這一龐大戰場的“橋頭堡”,自由亞洲電臺在過去的二十年間發揮了重大作用,而只要中共政權這一全球最大的獨裁政府不倒下,自由亞洲電臺的使命就未完成,它理應得到美國政府和國會的大力支持。
来源: 《世界日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