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全世界多方呼吁让刘晓波出国治病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身患肝癌晚期,被从监狱转移到沈阳一家医院救治的消息周一(6月26日)传出后,引发外界高度关注。有关北京当局是否会允许他出国接受治疗的讨论也随即展开。
Friedensnobelpreis 2010 für Liu Xiaobo (picture-alliance/NTB scanpix)
2010年,狱中刘晓波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媒体“Now新闻”特派记者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现场报道称,医院的肿瘤内科病房住了几十名病人,家属如常出入,未见有加强保安。有职员表示,没听说有特别人物来医院接受治疗。Now新闻记者向院方查问刘晓波是否在这个病房,护士让记者自行查看病人留院名册,但没有找到刘晓波的名字。
与此同时,一段据称是刘霞与友人、作家周忠陵的视频通话片断正在网络上流传。在仅有约10秒钟的视频中,当周忠陵问道,刘晓波的病情是否还能通过手术医治时,刘霞哭诉道:"不能动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
与周忠陵和刘晓波均熟识的独立作家野渡对德国之声表示,确认视频中两人身份无误。野渡表示,身为刘晓波的老朋友,他在听到刘晓波身患肝癌晚期的消息后深感震惊和悲痛。"本来他只有三年时间就能出来了,但是没想到这个时候看到这样的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
台湾、德国“做好准备了”
德新社报道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刘晓波被允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出一天后表示,如何对待刘晓波是中国的内政。而在中国外交部网站上6月27日的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例行记者会记录中,并无法看到与刘晓波有关的任何内容。
同时,台湾方面表示有意为刘晓波提供医疗服务。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向德新社表示,如果中国愿意送刘晓波来台治疗,“我们当然至表欢迎,也会提供最完善的医疗照顾”。但事情能否这样发展,邱垂正表示不乐观。同时邱再次呼吁中国立即释放刘晓波,让他到他希望治病的地方治疗。
目前正身在法国的民运人士王丹通过其脸书帐户发布消息称,他正在通过关系联络德国外交部,希望德国表态欢迎晓波到德国治病。因为他“听说德国有一家很好的有治疗肝癌专长的医院。”有网友表示还是应该让刘晓波到美国治疗,因为“看新闻美国的一些朋友都做好了准备。”王丹就此表示,“德国的朋友也做好准备了”。
刘晓波早年以美学和文学批评出名,1989年因参与六四民主运动而遭当局关押。出狱后,刘晓波继续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并撰写大量文章,曾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2008年年底,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被捕入狱,并于2009年12月一审被北京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二审维持原判后,刘晓波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刘晓波入狱后,他的妻子刘霞一直生活在软禁之中。2010年,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狱中的刘晓波。
刘晓波入狱之后,外界对他情况了解并不多,对于他的身体健康状况也知之甚少。这次传出绝症消息,就连他的好友、同为人权活动人士的胡佳也倍感震惊,甚至起初不相信这一消息。在得到律师方面的确认后,胡佳认为,刘晓波突然病重的一种可能性是监狱内医疗条件不良,因为狱方疏忽或条件所限,耽误病情,终致病情达到不可逆的状态。但胡佳同时也指出:"良心犯在中共共产党的监狱里得到绝症,就是政治谋杀。用一种慢性的方式,哪怕是消极放任的方式让他们的身体恶化到无法逆转的程度,我认为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在专制体制下,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推测当局的手段。"
诺奖委员会:欣喜与遗憾
位于挪威奥斯陆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6月26日当天发表声明称,对于刘晓波长期关押后离开监狱感到欣喜,但同时也对北京当局直到刘晓波身患重病才作出这一决定而“极为遗憾”,并同时指出,如果刘晓波是因为遭到关押而无法得到必须的医疗照顾,中国政府必须为此承担严重责任。诺奖委员会再次强调,刘晓波被判重刑仅仅是因为行使了言论自由的权利,并要求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并给予他最好的治疗,无论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国外。
最后,诺奖委员会重申邀请刘晓波前往奥斯陆领取和平奖。
美国国务院同一天就刘晓波保外就医发表声明称,美国注意到相关消息,正努力搜集有关刘晓波的法律和医疗状况的更多信息,并呼吁中国当局不仅释放刘晓波,也解除对其妻子刘霞女士的软禁,并向他们提供保护和自由,包括行动自由和自愿选择医疗的自由 。美国国务院声明中强调,按照中国的宪法和法律制度以及中国的国际承诺,刘晓波和刘霞有权得到这些自由。
许多刘晓波的好友以及关心他的个人和组织也都发出了类似呼吁,比如知名独立记者高瑜、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和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和公民力量。
出国医治是否可能?
对此,胡佳表示,据他所知,其实在刘晓波重病消息传出的几周之前,已经有西方国家具有决策权的驻华高级代表与刘霞有过沟通,希望了解刘晓波夫妇是否有意愿在刘晓波刑满释放之后出国,或者以类似"政治交易型"的保外就医提前出狱。
Chinesischer Menschenrechtsaktivist Hu Jia (Zeng Jinyan)
胡佳: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推测当局的手段
在刘晓波重病消息传出后,"这一进程已经加快",与美国等国家驻华使馆保持密切联系的胡佳表示。他认为,此事运作成功的可能性是50%:"我们不敢做过高的预期,但我们也不那么悲观。其实对中共而言,把一名濒死的政治犯流放出去,是有好处的。如果刘晓波在北京,像当年陈光诚事件一样,可能会引发大量媒体、外交官关注。另外,在北京的这些人,别说访民了,就算我们这些刘晓波的朋友,那几十上百总是有的。对当局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胡佳表示,正因如此,北京当局明确拒绝刘家提出的回北京治疗的请求。尤其是中共今年将召开十九大,"政治上不能有任何闪失。"
独立作家野渡则认为,恰恰是从政治计算角度而言,北京当局不太可能允许刘晓波出境医治:"对于党国来说,如果让晓波出去医治的话,是一种不可控的因素。政府宁愿把刘晓波这样具有国际声誉的人物牢牢掌控在手中,以免增加政治风险。他们不会考虑什么人道主义因素,只会很冷酷地计算政治风险如何。"
但胡佳认为,目前已经有消息传出,刘霞方面已经表示愿意让刘晓波到海外治疗,"我们就有理由全力推动这一进程,让他最后的意愿能够达成,当然我不希望这是他最后的意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