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西藏前政治犯组织纪念“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



西藏前政治犯组织于星期一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绘画赛、图片展及烛光祈福集会等活动,纪念“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藏人遭酷刑迫害的处境,要求中国政府释放所有西藏政治犯。
6月26号是联合国大会设立的“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设立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前政治犯“九•十•三运动”于星期一(26日)早上9点30分开始在当地西藏儿童村日校,以“缅怀西藏英雄——新一代人的感触”为主题举行绘画赛和图片展活动,共有该校和实验示范学校的70名学生参加了活动。
活动主办者西藏前政治犯“九•十•三运动”的主席南杰卓嘎在现场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组织方面每年纪念‘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今年的活动比较特别,我们让这批生长在流亡社区的第二、三代藏人对西藏的印象、认识和感受通过绘画展示给民众。”
九•十•三运动于傍晚6点组织民众从麦罗甘吉主街广场到大昭寺附近的西藏英雄纪念碑举行烛光游行祈福集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藏人遭酷刑迫害处境,要求中国政府释放所有西藏政治犯。
九•十•三运动主席南杰卓嘎对本台说:“习近平执政以来,酷刑现象变得更广泛,尤其酷刑手段包括刑具变得更为恶劣残酷,对此我们表达强烈抗议。中国政府作为联合国重要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签署过《国际禁止酷刑公约》,但它却一向违背公约、违背联合国的宗旨与原则,所以我们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这些违法行为,释放在押西藏政治犯。我们也呼吁国际社会严重关切境内藏人遭酷刑迫害的悲惨处境,并用行动来声援。”
长期研究西藏问题的藏人行政中央驻澳洲华人联络官格桑坚参星期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签署《国际禁止酷刑公约》是逃避不受检查的特殊权力,而它每次递交的报告与实际不符,虽在文字上似乎有了进展,但实质上它的很多做法都在退步,而国际社会对中方滥用酷刑提出的批评起不到制止作用。
格桑坚参说:“中国在签署《国际禁止酷刑公约》的时候,最先它不承认公约的第二十条的规定,也就是说国际公约委员会有权调查被指控为酷刑行为的国家,但是中国不承认这一条,因此当很多国家、很多非政府组织提出中国犯下酷刑的行为报告以后,由于没有一个公正的、没有一个自由的调查委员会来调查中国的行为,往往在递交这些报告的时候,除了双方间的一些争论以外,对中国禁止对犯人的这种酷刑行为起不到任何作用,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它在市场里巨大的这种诱惑力,很多国家,不管是联合国也好,世界人权组织也好,对中国政府的人权行为包括酷刑的这些行为,做不出一个有力的监督。因此这些因素造成了虽然在中国对政治犯也好,对犯人也好,酷刑屡见不鲜,但是国际社会做不到任何实际性的作用,我认为原因在这里。”
就有关在押和获释的西藏政治犯处境方面,格桑坚参说:“我们知道在中国的这些汉人政治犯所遭受的待遇这么差,可以想象像西藏这样远离媒体的曝光度的地方,我们最近看到的很多西藏政治犯在被放出以后都会去世,因为他们在监狱里遭到很大的酷刑行为,像朱古丹增德勒仁波切等这些在监狱里遭到酷刑而死亡。有很多这样的例正,但是都无法改变或者说无法禁止中国继续对西藏在押政治犯的这种酷刑行为。我们都知道北朝鲜这次放出的美国大学生,他在监狱里所遭受的这种酷刑,被放出以后已经去世,像这样的情况在西藏太多太多了,但国际社会的关注度不够。像美国这么强大的国家作为后盾,却在这种共产专制国家的监狱里面遭受的这种待遇,我们从北朝鲜这个例子可以看到,这跟西藏的在押政治犯的处境是一模一样的。”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