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4日星期日

六四周年公民被抓网络全面封杀



六四敏感日,中国各地都有不少异见人士被警方带走,阻止他们组织或参与悼念活动。网信办连日来亦大规模封网,禁止民众讨论。周末并升级为6.4专项禁言行动,大批手机社交群也遭封杀,但民间集体发力,图突破官方的管制。(黄小山 / 黄思霖 报道)
维权网资讯中心周日的综合报导,北京公民周莉及卜永柱、广东的李小玲和卜永柱四人,在周日(4日)凌晨分别被警方带走,原因未明。广州公民卓玉桢周日上午因进行六四纪念,被警方传唤扣押。另外,重庆公民潘斌周六晚被刑事拘留;何德普上周五(2日)被强逼旅游离开北京。目前手机也被关闭。湖南公民欧彪峰夫妇与外界失联。
大陆网管单位在持续多日的封群之后,国内最大规模的记者交流群,也于六四前夕遭全部封杀。媒体业人士透露,预料持续到6日凌晨的封杀行为,系官方6.4专项禁言措施之一。此次封杀的特点与以往不同,就是切断网民的横向联系,每个人都只能看见自己的发言,看不见别人的回应。
他说:现在国内这种言论,简直是大倒退。就是控制人们说话,控制人们发言。所有人的微信、微博、微信群,全部被监控了。封杀言论会一直持续下去,就是这一次六四敏感期间,就是封杀群,应该是一个专项行动,就是持续到6号。比如我们500人的群,你进去发内容别人看不到,别人发,你也看不到。但是这个群的名字,所有群成员,都还在。哎呀,这个技术太先进了。
宋庄艺术家王鹏向本台指出,他们的群组讨论已故美国流行歌手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的音乐《我哭泣》(cry),原本和六四无关的,但也被封杀。而他作为活跃的艺术人士,在几天前就已被当局警告,不得离开,只能在家呆著。
新浪网民截图显示,周六(3日)上午,新浪微博管理员就发布了社区公告,称用于系统升级,用户修个个人信息、评论配图、海外用户分享视频和图片的功能暂停使用至5日深夜24时。
根据测试,包括本台记者在内的部分身在海外的人士,其微博的发帖功能被取消。但据适时监测显示,从6月3日夜开始,突然爆发的发帖量,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当局的言论管制。
人民大学校友群召集人之一鲁难表示,之前,他们人大校友群被封,但周3号开始,大家的发帖被删的比例又出现了某种松动,连他的诗《今晚,我不说话》,也被人制作成了音频,并在网上广泛传播。
他说:在几天之前,我们的一个群叫「国家精神人大依然」已经被封了,就是所有敏感的,参加过这些活动的,他们调查在案的,都被封了。但是,就是6月3号开始,大家的言论爆发了。我的一首诗还有人帮我做成音频,发出来了。网站的工作人员,可能跟大家心里面想的也是一样,有意识的把枪口抬高一寸,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为了饭碗,他们有时候不得不把它当成一份又脏又累的活去做吧,而且它这个所谓的6月1号开始起严控的条例,也没有人拿它当回事了。
每逢6.4敏感日,当局都进行严厉的网络管控。除了删帖,封号之外,微博还曾取消过表情符号中的蜡烛灯,以禁止民众悼念6.4死难者。同时,多家网站还禁止用户评论,以防止网信办的惩罚。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