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4日星期日

纪念“八酒”六四 海外华人畅谈成都酒案与民运


6月3日,在美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在华盛顿的一次座谈会上纪念因制作、销售“八酒六四” 的纪念酒而被当局拘捕的四名四川籍活动人士,呼吁海内外华人勿忘六四,并讨论对民主运动未来的看法。

成都复员军人符海陆、设计师罗富誉、维权人士张隽勇以及八九学运领袖陈卫的孪生弟弟陈兵在2016年5月共同制作了一款纪念酒,瓶身设计标写“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并在网上销售。当局随即将四人逮捕,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四人起诉。
川渝八酒六四被捕活动人士妻子的声明
据民运组织“公民力量”的介绍,受四川和重庆活动人士委托,中国一名“体制内同情者”将一瓶纪念酒从中国带到中东,再经欧洲辗转美国,5月25日转交给香港支联会常委陶君行,并于6月2日抵达香港,在香港六四纪念馆展出。
笔名“变态辣椒”的讽刺漫画家王立铭对美国之音表示,这瓶酒是中国国内民运人士试图突破中国言论封锁的创意、智慧和勇气的体现。
王立铭说:“我觉得这是少数人还在坚持的一种勇气。‘八酒’本身是一个谐音,它代表一个创意,是代表了中国严重的政治审查下的一种创意,一种不得已的创意。它更需要勇气,这体现了人们不断在传递的一种勇气,像另类的火炬的传递,所以我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
曾组织成都读书会的中国异议人士杨雨在座谈会上说,“成都酒案”是一种通过日常行动关注天安门事件的实际行动,如果人们能在各自能力范围内从事一些具体的小事,就代表着实践的开始。
杨雨说:“去年在成都发生的民间人士制造铭记八九六四的酒案在我看来就是传播天安门事件、把天安门事件日常化和生活化的一种具体表现。瓶子里装的是什么酒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成都这四位民间人士的行为本身创造了一种意义。”
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提出了一个“六四人”的概念,指的是王丹、柴玲等为代表的直接亲历天安门事件的学生、“天安门母亲”、旅居海外因“六四”改变命运的中国人、以及此后薪火相传投身纪念六四事件的更年轻一辈。
陈奎德说,中国社会目前处在转型期,“六四人”在这个转折时期具有重要的意义。他说: “这一批人,有六四情结的人士,将来在中国的重大变革的时候,这批人看起来完全不显眼地在中国社会中存在,各在各的岗位上,但是一旦有重大事情发生,就像有共同的遗传基因一样,会像火一样一下点起来,他和其他人是不同的……所以在历史契机出现以后,刚才说的六四这瓶酒会发酵,像香槟酒一样最后会喷薄而出。”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通过视频连线参加座谈。他说,28年来,海外民运人士各自的选择不同,经历时代变迁各自选择了不同道路,又因为宗教、民族等问题出现内部的不一致,民运团体面临分裂的危险,面对强大的专制政权应该保持团结和清醒。
旅美学者王康在会上发言(2017年6月3日,美国之音拍摄)
旅美学者王康在会上发言(2017年6月3日,美国之音拍摄)
他说:“如果我们要不断地自我撕裂,让我们强大的专制敌人不断用各种方式把我们原子化的话,那我相信,我们的前途是没有的……现在,如果我们真正经过了28年的坚守,经过了28年的反思,我们应该有智慧,应该在理念上看清未来的道路,在组织上做好准备。我相信,在历史的复杂关头,如果我们真正保持清醒,像美酒一样让自己不断升华、提炼,最后变成富有智慧的老窖,我相信我们会很快地举杯共庆中国的自由。”

文章来源:VOA